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47章 第三次公主抱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天雷之力有多强大,这里的而每个修炼之人都经历过晋级时的天雷,各自均有体会,每次都会挨上三道天雷。

    而玄牧这次硬生生地挨了四道!

    舞七在第二次天降乱雷手决掐完之后,便急促地飞到玄牧的身旁,可依旧晚了,雷电的速度是最快的。

    早在舞七露出惊诧、恐惧的表情的时候,玄牧的内心便释然,她终于可以得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了……

    当舞七接下倒过去的玄牧时,他浑身焦黑,还散发着烤熟的味道。

    “啪!”

    黑色面具裂开,露出那毫无血色的脸庞,嘴角流淌着艳红的血液,毫无生机可言。

    舞七眉头紧皱,紧紧地搂着他,胸腔内像是被充满了气,一下子快呼吸不过来。

    她低沉地问道:“为什么?”

    可是,怀中的人并没有回答,就那样安静地躺着。

    舞七忙着收拾起自己的情绪,右手搭在他的脉搏上。

    虽然从前他们相处过几次,就连上次晕倒,她都只是把人送到火主宫殿。

    这是她第一帮他把脉,第一次知道他身体的情况。

    两息过后,舞七抬眸看着他的面庞。

    少年墨色的长发炸起,唯独他的脸颊白皙如玉,甚至惨白,感觉毫无生气。

    那双漂亮的眉毛在睡梦中一直皱着,他的眼眸紧紧地闭着,长而卷翘的睫毛在眼窝处投下一层淡淡的阴影。

    她不知道他在睡梦中梦到了什么,只是他身体的情况,很不好。

    舞七立马右手穿过他的膝窝,将他抱起。

    当黑烟散开的一瞬间,擂台下、阁楼上的人看到的便是舞七将火主打横抱起的一幕。

    火主那件繁复暗纹的黑袍已经破碎不堪,却被舞七紧紧地抱在怀里,只将他的后背留给众人,而火主在大长老的怀里也是一动不动。

    天呐!

    难道刚才大长老的那道雷击将火主打败了?

    众人各怀心思,猜测着。

    不然,谁能告诉他们,为什么现在火主的衣裳破碎,还在大长老的怀里一动不动?

    一米八的人被打横抱在舞七的怀里,顿时,便显现出舞七的身材是有多么地瘦小,但是,她却抱得一点也不吃力。

    白玉、虎牙、狼宪三人见状立马飞身下来,可是只看到了舞七离开时的一片衣角。

    她将玄牧放置在他宫殿的房间内,没有让一个婢女进来,没有叫人去传唤南浔神医。

    因为她本来就是医者,更可谓还是幽灵医主,医术本就在南浔之上,叫他有何用。

    舞七将一枚护脉丹给他服下,这是二级人灵丹,虽然等级低,但是绝对可以护住他的心脉。

    然后又命人抬来浴桶,便将人赶了出去。

    南浔听到白玉说明了南浔的情况,便立即赶来,却被舞七拒之门外,更加嫌弃其聒噪,布下了一道隔音阵。

    总之,谁也不放进来。

    舞七将浴桶里面的水倒掉了,然后换上了生机仙府里的温泉水。

    扭头看着安静躺在床上的玄牧,最后便走出去将正说话的南浔给揪了进来。

    “哎?哎?”南浔正在外面骂着,他生怕火主被舞七暗害了。

    只是喊了半天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当突然被这么揪进来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懵的。

    “大长老,你想作甚?这可是火主!就算你今日将火主打败了,可是……”南浔想要威胁舞七,可是发现自己说的话,好像哪里不对。

    因为,舞七已经赢了玄牧,那么……现在,舞七就已经是火邢坊的现任火主了。

    缺的只是一个仪式,将舞七的身份正式告知大家。

    想到这里,南浔便不说话了,不像刚才那么张牙舞爪。

    “帮他沐浴。”说完,舞七就走到房间的屏风后。

    “哎?”南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本还担心舞七会用她现在火主的身份收拾自己呢?

    没想到她叫自己进来,居然是为了帮玄牧沐浴?

    他扭头看到正躺在床上的玄牧,除了那张脸,浑身上下均是狼狈不堪。

    身上的衣裳也破碎了不少,但是他身上的皮肤都已经焦黑,这个时候不应该先治疗,病涂抹凝肤膏吗?

    南浔有些气不过,生气舞七无知,居然以为玄牧身上的焦黑只是那么一层灰。

    他只是那么看一眼,便知道玄牧身体受到那些天雷的轰炸,已经有三成熟了。

    “七号!你知不知道玄牧现在的伤势有多么严重,居然自作主张地为他沐浴。

    你,到底是何居心?”南浔站在原地望着屏风的方向怒吼道。

    他现在已经不管舞七是什么身份了,玄牧对他有恩,要不是六年前被玄牧救回来,他现在已经生死未仆。

    所以,玄牧的生死他是不会不管的!

    舞七要不是顾忌玄牧是个男人,又担心他醒来之后,知道是自己帮他沐浴的,会赖着自己。

    她用得着拉南浔进来,帮玄牧沐浴?

    舞七气得差点咬碎自己一口银牙,她站在屏风后,闷闷地说道:“既然知道玄牧差点死在我手里,那就听话一点。

    我想你的实力应该不如他吧?

    要弄死一个快死,和一个没什么功力的人,对于我而言轻而易举。

    要是不想我现在就杀了他,就赶紧帮他沐浴,否则……”

    舞七越说声音越冷,南浔感觉从屏风那边传来的杀气越来越重。

    他心里憋屈极了,可是自己不过金丹修为。

    舞七可是连半仙圆满的玄牧都打败的人啊!

    现在要想杀掉他和玄牧,简直轻而易举。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现在只能忍辱负重,待玄牧醒来之后,再重新商议。

    想到这里,南浔不情不愿地上前将床上的玄牧衣裳褪尽。

    越脱,南浔的眉头便越来越紧。

    他搭在玄牧的手腕上,发现玄牧现在并没有生命危险终于放下心来。

    眼神恶狠狠地盯着屏风的方向,心道:七号,你等着,等玄牧醒来,便是收拾你的时候,你且先得意着!

    南浔心疼玄牧的伤势,轻轻地架到浴桶内。

    这么一靠近才恍然发现浴桶内的灵气极多,这是他见多最浓郁的灵气。

    这水怎么会有这么多灵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