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42章 又晕倒在她的怀里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只是这种危险、脾气古怪的人,真是伴君如伴虎。

    南浔瞧着玄牧一瞬间便情绪逐渐如常,也是震惊。

    刚才舞七给玄牧喂雪蟾丹的时候,他也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药香,只是有些不确定那是什么灵丹。

    那样浓郁的灵气与寒气,真是世间少有。

    他又想起当初舞七问他的问题,难道这小子真的有寒性的七级千年灵药炼制的灵丹?

    这个想法一出现,南浔就震惊的嘴巴里可以放下一枚大鹅蛋。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自己可要好好地讨好于她,先前火主腰间的那枚银针不也是她刺下的吗?

    南浔忽然对舞七的身份充满了好奇,或许是个医道奇人。

    舞七看着眼前的玄牧双目逐渐恢复,然后变得清明,后来开始双眼朦胧,怕是身体承受不了突如起来的刺激,要晕过去了。

    可笑的是,这玄牧刚才还要杀自己,现在又晕倒在她的怀里。

    这是什么意思,对自己又恨又没有防备吗?

    舞七扭头看着南浔道:“把他抱回去。”

    对于南浔而言,舞七可是一个医道奇人,是个自己要讨好的人。

    于是,听到舞七的话,麻溜地跑过去,将玄牧抱在怀里。

    可是,玄牧却双手紧抓舞七的衣服,无论南浔怎么拽,都不松手。

    “这……”南浔为难地看着舞七,这真的不是他装可怜,实在是火主不松手啊!

    舞七白了他一眼,看着他浑身上下都是血的模样,冷冷地玄牧抱在自己怀里。

    然后大步踏进他的卧房,将他平躺在偌大的床上。

    然而就是这样,这次玄牧还是没有撒手。

    舞七黛眉紧蹙,扭头看着南浔,问道:“他为什么一直紧抓着我的衣服?”

    “这……”难道是火主喜欢她身上的味道?南浔想道。

    但是,面上南浔却这么回答,“或许,火主在睡梦里抓着什么吧!”

    对于火主是不是喜欢大长老身上的味道,他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可是,就因为玄牧一手抓着舞七的腰间,一手抓着舞七后颈衣服,这让舞七无法脱身,也无法坐下,只能双手撑着,架在他的头两侧。

    这样的姿势让舞七更加近距离地看着他,而且甚是暧昧的姿势。

    终于,舞七有忍不了了,扭头问道:“他什么时候醒?”

    要是一直不醒来,自己岂不是要一直这样?

    很痛苦的……

    “大长老,火主只是昏迷了,想必你喂下了那枚灵丹极其厉害,应该就快醒来了。”南浔劝解道。

    现在南浔已经自行服下了丹药,所以,刚才被火主打的地方也不那么痛了。

    现在他要紧跟大长老,求她赐灵丹。

    舞七闻言,脸色才有了些缓和。

    想着,便伸出一只手,将玄牧腰间的那根引着拔掉,免得他疼的厉害,这样就要昏迷更久的时间了。

    南浔见她不再那么生气,便笑嘻嘻地讨好地过去问道:“大长老,您先前喂的那灵丹还有吗?”

    现在,他的大脑已经将舞七先前拿他做挡箭牌的那段记忆,自动删除了。

    舞七听到这话,就知道他的目的了,道:“你想要?”

    “嗯嗯,求大长老赐灵丹。”

    舞七瞧着他满脸讨好的笑,心想你怎么这么厚脸皮?

    怎么,想一笑泯恩仇,之前你那怨毒的眼神,还有那些骂我、威胁的我的话呢?

    舞七的眼睛微微一眯,扯起一抹僵硬笑容,道:“没有。”

    南浔的心,那就一个拔凉拔凉的,知道自己惹到舞七了。

    看来想要灵丹没有那么容易了,但是,那灵丹对于火主来说真的是立即见效,或许等火主醒过来,可以让火主去开口。

    随后,二人便静静地等着玄牧醒来。

    舞七双头撑在他的头顶,整个人只能看着下面的那张脸,线条柔和秀气,风姿清逸。

    玄牧墨色的长发散乱在床榻上,映衬着他的脸颊越发白皙如玉。

    那双漂亮的眉毛在睡梦中舒展开来,完全不似醒着时,总是皱着的模样。

    他的眼眸紧紧地闭着,长而卷翘的睫毛在眼窝处投下一层淡淡的阴影。

    他的长相还是不错的,只是想起自己这段时间与他的相处,舞七便摇摇头,将心里的那点好感给甩掉了。

    半个时辰之后,玄牧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舞七在甩着脑袋。

    看着与自己如此之近的俊颜,他一时间忘记了呵斥眼前之人滚开。

    一张惊为天人的脸,英姿俊美,幻若仙人,极天地之姿。

    一头水墨的长发慵懒的流下,扫在自己的脸上,有些痒痒的。

    加上舞七在甩着头,发丝与自己脸颊的触碰,更加愉悦了他。

    就在这时舞七感觉到身下之人的气息变化,连忙低头看过去。

    二人离得如此之近,四目相对,鼻子对着鼻子,嘴唇隔空对着,一切都觉得那么暧昧。

    南浔见火主醒来,欣喜不已,可当他发现火主与大长老那暧昧的姿势,还有两人的眼神交流,大脑中似乎闪过一道光,他恍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他轻手轻脚地赶紧离开,绝对不能破坏火主的好事。

    先前就曾听白玉、虎牙、狼宪还有蛇矛说过,火主与大长老之间有一腿,见如今这场景应该是没错了。

    南浔出了大殿之后,贴心地为他们关上了大门,心里还窃喜。

    要是大长老真的成了火主的人,那么那什么灵丹一定不会再藏着掖着了。

    他完全忽略了,舞七现在的身份是一名男子,什么龙阳之好,也被他忽略了。

    还在房间内的舞七,看着如此之近的玄牧,呼吸也是一紧,随即又呼出一口气。

    这样的热气喷洒在玄牧的脸颊上,酥酥.痒痒的,毫无征兆地,玄牧的脸就这样红了,红到耳根。

    他的眼神有些闪烁,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舞七眉头一蹙,你还敢问为什么?

    难道你没有发现咱们现在是什么姿势吗?

    舞七眼神朝上,又朝下看了一眼,道:“你的左手,还有右手什么时候能松开?我很累的。”

    听闻舞七的话,玄牧这才发现其中的原因,一脸不好意思地收回双手。

    没想到自己又一次抓着人家不放,这次还双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