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40章 你以为我不敢吗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愤怒一上头,玄牧的手便跟着动了起来,左手掐着舞七的脖子,紧紧地握着。

    舞七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个男人他想要干什么?

    就算她知道火邢坊的火主,不是什么一笑泯恩仇的豪爽之人。

    是那种记仇记一辈子,心眼小到针尖都戳不进去的阴戾之辈。

    可是,自己哪里惹到你了?就因为自己拒绝了将烤肉调料给你,你就这副样子?

    舞七怒视他,好看的俊颜上出现一丝愠怒,那眼神看上去不比玄牧弱。

    忽然,舞七又冷笑一番,“怎么,我触碰到你的威严了?”

    她的眼神极冷,没有了以往的嬉皮笑脸与邪魅,反而有着一丝慵懒。

    “那你怕是要失望了,因为一个月后便是你下台的时候,这火邢坊最终将会是我的。

    玄牧,七号将会是火邢坊新的火主,如果你想要保住这火主的位置,现在就杀了我,你的大长老。”

    说话之际,舞七眼神清凉,并未因自己的脖子握在他的手里,而害怕得瑟瑟发抖。

    她绝美俊颜完美得找不出一丝瑕疵,眸如幽潭,深邃迷人,浑然天成的尊贵之气。

    相对而言,玄牧眼球浸满了血色的猩红,这完全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表情,倒像是疯了。

    “你以为我不敢吗?这整个火邢坊都是我的,你要是死了,那么蛇矛他们便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玄牧沙哑的声音里竟然带着些许笑意。

    舞七诧异转头,怔住。

    这玄牧真的是疯了,难道要让火邢坊的杀手们军心大乱,然后以暴制暴吗?

    真是个疯子!

    舞七内心鄙夷,但眼下自己的脖子还握在他的手里。

    脖子上面端的可是脑袋,这条命现在还是握在他的手里,这让舞七感觉很不爽。

    自己的命,怎么能握在别人的手里?

    舞七左手扣住他的手腕,势必要将他的左手给掰下来。

    玄牧的嘴角扯出一个疯狂的弧度,双眸魔怔般尽是撕裂一切般的火焰。

    “你以为凭你,可以挣脱开我的手吗?”一个半仙中期而已,就这样还敢和自己斗?

    她以为她能够赢了白玉四人,便也能夺下火主之位吗?

    玄牧越想,手里便更加用力。

    与此同时脸上扯出一抹兴奋的笑容,舞七见后眼神一滞,现在眼前的玄牧很危险。

    就在玄牧的思维越陷越深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腰间一阵剧痛,连忙收回手,舞七一个翻身便从原地后退数十丈,与他拉开距离。

    玄牧低头看见腰间插着一根细长的银针,顿时暴怒,随即便要将针拔掉。

    “等一下!我劝你还是不要拔掉为妙,不信你可以问一下你的南浔神医。

    那根针到底可不可以拔?

    如果你嫌命长的话,便拔去好了!”舞七说完,无所谓地把手一摊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该死!”玄牧虽然不想让舞七得逞,但是这样就中了舞七的道,他心里极度愤怒。

    忍着疼痛,走到院子外面让人把南浔神医叫过来。

    等他回来,发现舞七还站在原地,并没有离开,心下便冷笑。

    待我将这根针拔掉,你便活到头了!

    可等南浔神医过来后,瞧见那银针所插.入的位置,眼睛瞪得大大的。

    “火主,你这是……何人所为?”这么精妙的位置!

    玄牧被南浔眼中痴迷的神情给激怒了,你现在不应该关心如何将此针拔出吗?

    玄牧深吸一口气,眼神往舞七身上一瞟,厉声道:“她。”

    哎呦!南浔闻声看过去,只见是一个少年。

    也不管舞七今年多大,只觉得她能将这根银针插.入火主的腰间那细小的骨缝间,并且还控制了火主的痛觉神经。

    这样的事情,就是他也做不到啊!

    玄牧实在讨厌南浔看向舞七那炙.热的眼神,打断道:“能不能拔?”

    凌厉的声音打破了南浔对舞七的崇拜,将思绪拉回了现实。

    要知道,现在玄牧可正痛着呢,这种痛比女子分娩之痛还要疼上两倍。

    这就是为何半仙圆满的玄牧会疼得倒吸凉气,脾气越来越臭、脸色越来越黑的原因。

    舞七瞧着他这副模样,顿时心情好了起来,哼,敢掐我的脖子?

    这次就算不弄死你,也让你丢半条命!

    暗暗地睨了一眼玄牧,便将眼神放在南浔身上,只见他为难地看着玄牧腰间的那根银针。

    “这……”他表情为难,这了半天也没有下文。

    玄牧皱眉冷着脸盯着南浔,他越是说不出个结果,玄牧就越不高兴。

    “到底能不能?”玄牧是在忍不了他这么吞吞吐吐,不耐烦地问道。

    南浔抬头看着舞七,说道:“火主,此针只有下针之人才能解,小的学艺不精……”

    说完,南浔便低下头,什么也不说了。

    可是,玄牧也知道了这话中的意思,他看着十丈外一脸得意的舞七。

    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就在玄牧在用怒火看着舞七的时候,南浔也被他身上的火气给焦灼到了。

    随着玄牧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南浔终于沉默不下去了,道:“火主,请勿动怒。”

    火主修炼的是火功,因为从小身体孱弱,所以在修炼火功之后,虽然对身体素质提高了许多,但是却也灼伤了他的身体。

    所以,玄牧的身体常年才会显露出一种病态的白,他的皮肤要比常人白很多。

    正因如此,他的气质才会显得柔和秀气,风姿清逸。

    而实则,从小被火邢坊捡来,在火邢坊的训练中长大的他,是个十足的心眼小的阴戾之辈。

    可是,此时,玄牧心中早就被舞七气疯了,他感觉自己被舞七算计了。

    被南浔的回答彻底惊醒了,原来,当初自己掐着她的脖子,现在她用银针来锁住自己的命。

    眼看着玄牧周围的空气温度越升越高,南浔自知,如果再任由发展下去,火主必定走火入魔。

    “大长老,您就说说句好的吧!”南浔焦急地劝导着舞七。

    “哼!”舞七不屑地睨了一眼玄牧,他这是自找的。

    我要是救了他,他还能放过我?

    不如乘此机会,让他走火入魔,经脉错乱,到时候功力全失,也省得自己下个月去挑战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