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39章 将他扑倒在地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已经不需要舞七再用功力传音,白玉已经从阁楼上飞身下来。

    白玉依旧端着大族小姐的风华,那薄薄的嘴唇就那么一弯、一勾,细长眼尾再轻描淡写地往下一压,一阵暖光散发。

    白玉的出现令擂台下的所有人都疯狂起来,这可是大长老白玉啊!

    白玉生的貌美,剔透的面皮透着光来似的,而且她的身上没有一点杀手该有的寒意,而是凭空生出密密匝匝的暖意来。

    不管你往哪个方向瞅她,都如同见到太阳,一样温暖。

    所以,白玉在火邢坊内有很多的人气,顿时,大家觉得让白玉对战七号,真的很残酷。

    他们心目中的女神与这么一个身手极强的七号,哎,怕女神最后也变成二长老他们那副残样子啊!

    他们的想法绝对不是杞人忧天,反而还要严重一些。

    因为白玉是四大长老之首,所以功力也要比他们强一些。

    在舞七与其对战的时候,也使出了之前没用的修为,最后舞七打败白玉,白玉惨不忍睹。

    现在舞七已经是一人之下了,众人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极其认真的崇敬。

    这样身手了得,而且修为深厚的人值得他们尊敬。

    更重要的是舞七连续挑战了五人,从头至尾,她都灵气饱.满,直到将白玉打败之后,心里提起的一口气终于松开了。

    这才显得有些泄气,舞七服下一枚聚灵丹,这下才好多了。

    玄牧目光深沉,看着舞七犹如看一团雾一般,怎么也看不透。

    当日,舞七便搬到了大长老的阁楼,自己独自拥有一座阁楼,而且还有许多婢女仆从服侍自己。

    这生活简直比之前待的那个小院子,好太多太多了。

    这样的环境,舞七当然要好好享受一番。

    她在阁楼内转了一番,原来的牌匾叫作“白玉阁”现在换成了“七号阁”。

    舞七悠闲地在七号阁内闲逛,在上下三层的阁楼内走着,每一个房间都打量一遍。

    随后,又站在三层眺望着远处的密林。

    现在她已经进入了火邢坊的内部,作为大长老有许多特权,掌管着火邢坊的大部分事务。

    舞七打算明日便去瞧一瞧,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任务单,最好能够以自己大长老的身份在火邢坊内查看到一些秘密。

    舞七心里悄悄地打着小心思,就在这时,婢女过来禀报:“参见大长老,火主请您过去一趟。”

    “嗯?”舞七的自娱自乐被打扰。

    她一扭头便看到婢女还保持着半蹲行礼的姿势,她微微一笑,抬手虚扶。

    “知道了,你退下吧!”

    舞七的一系列动作做得极为不经意,可是落在周围的婢女眼中,那可是完美的白马王子,一个个眼睛里面都冒着粉色爱心。

    回去穿上外袍子之后,舞七便径直飞向玄牧的宫殿。

    此时他正坐在花园内,明明还是四月,可是这里却开着盛夏的莲花,这让舞七想起了她的七色莲庄园,那里比这池塘内的莲花开得美多了。

    玄牧见舞七来了并未说话,而是看着那池塘里面的莲花,一时失笑,他的这位新大长老真是有趣得很。

    舞七一扭头,便看到玄牧正看着自己。

    此时的他并没有带着那张刻着血色曼陀罗花的黑色面具,脸色带着病态的白。

    如墨的青丝披在背后,侧脸的线条柔和秀气,风姿清逸,几乎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冷漠挑剔,皮囊是真的好。

    他面上浮着清晰可见的倦色与疲惫,唇色略显苍白,眉目却是安然。

    他的视线一直没有从舞七的脸上移开,见舞七有些不耐烦了,才开口道:“我的大长老,见到火主难道不应该行礼吗?”

    舞七猛地瞪着他,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

    “参见火主。”然后也不多等玄牧说话,自己就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

    玄牧见舞七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立即恨得牙直痒痒。

    “上次吃了你的烤肉害得我晕倒,这个罪我还没有治你呢,你倒是放肆!”玄牧走到舞七身侧,低头看着她的头顶。

    “嗯?”舞七挑眉,接着说道:“那么火主您今日叫我过来时问罪的?”

    对!

    玄牧还没有说出那个字,舞七又说道:“火主您要是不能吃烤肉,直说啊,我烤来自己吃便是。

    自己身体不好,吃个烤肉都晕倒了,还怪起我来了?”

    让你逞能!舞七在心里暗暗地骂道。

    玄牧见舞七朝着自己瞪眼睛,一时先前准备的说辞,说不出口了。

    要是说出来,便显得自己小气了,而且万一惹恼了她,以后再也不给自己烤肉了。

    眼下还不能得罪她……

    而且,南浔神医后来告诉自己,自己晕倒的原因是因为体内的灵气太过饱.满,絮乱在体内乱撞,这才会导致突然晕倒。

    自从那日开始,玄牧明显感觉自己体内的修为增长了一些。

    体内突然多出的灵气,玄牧无法解释,那几日生活中唯一不同的便是和她一起食用了烤肉一顿。

    “你那日烤肉的调料不错,能给我一瓶吗?”最后无话可说的玄牧想起了这个。

    “嗯?”舞七蹙眉,脸上有些不悦。

    虽然那些看起来只是些调料,但是,那一瓶里面装的灵药可都珍贵这呢!

    “不能,很贵,很难买,给了你就没有了。”舞七扭头说道。

    玄牧一时生气起来,拎着舞七的后领,一把将舞七从椅子上拽起来。

    别看玄牧长得一副病态的模样,可是这一身功力可是扎扎实实。

    “啊……”

    原本还在躲闪玄牧视线的舞七,也没想到玄牧会突然有这样的举动。

    一个踉跄便顺着玄牧的力道将他扑倒在地,玄牧如墨青丝铺散在地上,他的右手还保持着抓住舞七后领的动作。

    舞七整个人扑在他的胸膛,因为身高差和先前二人之间的距离的原因,舞七的额头撞在了他的下巴上。

    玄牧闷哼一声,这少年的额头是铁做的吗?

    一想起她先前用一顿烤肉换了自己一枚火毒丹,现在自己与她要那烤肉调料,她也小气得不给。

    这么一想,玄牧便心头一肚子火,自己登上火主之位的十载,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