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32章 醒了就翻脸不认人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白玉一想到这里,心就有些痛,如果对方是女人,她还能争一争,可是要是男人呢?

    想到这里,白玉就一阵心痛,更有些无可奈何。

    就在气氛极其怪异的时候,南浔神医的声音响起:“火主醒了,你就是七号吧?火主吩咐让你过去。”

    南浔神医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众人都十分惊喜,火主醒了,火邢坊的主心骨醒了。

    舞七则庆幸他醒了,应该便能够证明,不是自己害他昏迷,这样就能够留在火邢坊,从而拿下火邢坊大boss这个位置。

    当舞七进去的时候,玄牧正双目微阖,上半身斜斜地靠在柔.软的高枕上。

    如墨青丝撒了半床,侧脸的线条柔和秀气,风姿清逸,几乎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冷漠挑剔。

    皮囊是真的好,好到几乎完全忽略了他那奇怪的性格。

    她抿了抿唇,顺势转身绕过黄花梨的方桌停在他床前。

    这人一只手轻搭在棉被上,一只手垂落身旁,面上浮着些许倦色与疲惫,唇色略显苍白,眉目却是安然。

    这是舞七第一次见到他没有带着黑色曼陀花面具的时候,见他正微阖,舞七便没有出声,只是在床前坐着。

    忽然,玄牧睁开了眼睛,那张刀削雕琢的五官,魅惑深邃的瞳仁,眼底一片清明……

    “七号。”玄牧说道。

    “嗯?”想说什么?

    “你今天为什么那么做?”玄牧盯着舞七的眼睛说道。

    舞七这才想起,他应该是说自己将他公主抱的事情。

    她凝神看着玄牧的眼睛,似乎没有刚才那么清明,似乎有些没有底气。

    而且,舞七眼尖地在他的耳根看到一点红。

    舞七偷笑,然后回答:“火主赎罪,当时情况紧急,我一时无可奈何才那么做的。”

    以至于整个火邢坊的杀手都看见了,您老躺在我怀里的一幕。

    玄牧看见舞七居然在笑,一下子生气起来。

    “你……”他抬手指着舞七,而是身体还有些虚弱,所以刚憋了一口气说出来的话有气无力。

    简直就是有火发不出,这种感觉感觉很不爽。

    舞七睨了他一眼道:“火主,您老还是好好休养,养好身体再想如何教训我吧?”

    嘴上说着,养好身体再教训,可是再瞧舞七那嬉皮笑脸的模样,玄牧简直恼羞成怒,就不应该让她进来。

    “你出去吧!”玄牧剑眉微皱命令道。

    舞七却笑了:“火主,我记得您老这房间,除非您的命令,其他人不得入内,而且这房间那么大,那些婢女也不一定能够听见。

    所以,我要是不走,您老也没有办法不是吗?”

    玄牧恨得牙直痒痒。道:“七号,你看我这样子,像很老的样子吗?

    你左一个‘您老’右一个‘您老’的,够了!”

    “火主,您为这个生气啊,可真不值得,难道我刚才说了那么多,您只生气这个?”说罢,舞七笑了起来,火邢坊的火主这么可爱?

    将可爱这个词语用在杀人如麻的火邢坊火主身上,真是不恰当。

    “出去。”最后,玄牧只说了这两个字。

    舞七不但没有出去,还凑近他说道:“我抱你来的时候,虎牙二长老想要接过你的时候。

    火主,你可是紧紧地抓着我的后领,舍不得放手,怎么才一醒过来就翻脸不认人了?”

    玄牧听到舞七说自己当时居然做出此等事情,当下脸色就有些不好。

    白玉和虎牙他们都知道了!

    再看向舞七,这个小子除了长得俊一些,还有什么价值,自己居然做出那么丢脸的事情。

    玄牧越想就越恼火,“你滚!以后别让我在看见你……”

    说完,玄牧额间便直冒汗,胸口直喘气,脸色苍白得泛着不正常的红。

    舞七有些怀疑,他到底是生气,还是羞涩了。

    “好好,我先走,火主注意身体,好好休养。”这样半个月后,我才能够向你挑战。

    舞七勾唇一笑,那笑容里,带着说不出的邪魅和放荡不羁。

    白玉、虎牙、狼筅、蛇矛,还有南浔神医在正殿外等候,一见舞七那春风得意的笑容,当下便感到各自脸上的神情有些僵硬了。

    看来,他们猜测的不错,火主与这小子有一腿。

    “火主让我回去,那七号就先告辞了。”舞七说罢,便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但是,众人却感到惊讶,火主居然没有让自己喜欢的男人照顾他?

    离开那宫殿对舞七来说正好,还有半个月就是所有星恒国火邢坊杀手都到回到基地的时候。

    到时候自己要大显身手,等了这么久,可不能一直做一个最低级的黑焰。

    不过,舞七又想起今日从玄牧手里拿到的那枚火毒丹……

    生机仙府内,舞七坐在地上仔细把玩着手里的毒丹。

    七级天毒丹,火毒丹,这个味道很是熟悉,是真丹没错了。

    舞七剖开火毒丹,慢慢地闻着,感受这里面都有哪些灵药。

    凭借舞七炼药三年的经验,再加上培养一级到七级灵药十五亩地的经验,舞七从中判断出了三种灵药。

    三叉草、狮子荷叶、地楞木。

    这三种灵药当中,有两味是灵草,还有一种是地楞树的一点枝木,可是地楞树却是万年前的品种,遗留下来的地楞树极少。

    舞七也是曾经在詹殿的药草房见过,当时,药房里面的人怎么也不同意把那块地楞木都给舞七,就给她割了一个小角。

    还一万个舍不得的样子,就像宝贝似的。

    然而,现在舞七应该去哪里才能够搞到一块地楞木?

    舞七将三味灵药记下之后,便继续闻其中的味道。

    整整一日,舞七都在对一个被剖开的火毒丹进行嗅觉修行。

    每过一段时间,她便在纸上记上她猜出来的灵药。

    一天一夜,舞七一直保持着闻一会儿,然后蹙眉判断着是什么?

    自己一个人坐在桌案前面嘀咕,在纸上写下名字之后,又写下几味味道差不多的灵草出来。

    终于在第二日晌午,舞七才放下手里的毛笔,拿着自己写下的灵药开始比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