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09章 你又胖了,我抱不动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舞七扶额,将他放在地上,心道:“你以为我的瞎的吗?”

    刚才你在吃点心,看风景,我可都看得一清二楚。

    居然睁眼说瞎话……

    小猪见舞七居然将他放在地上,不抱他?

    白皙的面容顿时变丑了,饱.满精致大眼羽睫显得委屈极了。

    那张可爱的面容落在舞七的眼中,犹如夺命煞神。他每靠近一人,舞七就感觉不妙。

    “小猪,你干嘛?”

    “你、你、你居然嫌弃我!你以前都是牵着我,抱着我的,今天居然将我搁置在一旁。

    臭丫头,你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小猪宛如一个被抛弃的小媳妇,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舞七指责。

    那漂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委屈极了。

    舞七无奈地说道:“你又胖了,我抱不动。你也变大了,我抓不住。”

    舞七语气淡淡,完全没有将他的委屈放在眼里。

    “哎?大叔呢?我去看看他们。”

    说完,舞七就朝宗门内走去,将小猪抛弃在身后。

    “哼!”小猪心里又气有委屈,可还是追着舞七去了。

    在舞七找到卓烨霖的时候,有一件好消息,那便是找到了当初独孤松说的那个女人。

    高妙之,今年二十八岁,虽然已经过了少女的年纪,但是那张美颜上却有着婴儿肥。

    虽然面貌特征很明显,但是,见过她的人并不多,似乎因为和她在詹殿的身份特殊有关。

    舞七知道在詹殿,分为殿主,左护.法与右护.法,其他的均是使者。

    而这个女人的身份特殊,并且地位不同凡响,舞七心想难道她是殿主的女人?

    舞七想到这里拿出一面镜子,看着自己的面容。

    曾经自己住在一个叫作嘉珍楼的地方,听闻詹殿殿主在每一个分殿,都有一处一模一样的嘉珍楼。

    那么他应该有一个十分珍爱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名字中应该有一个字叫做“珍”!

    而高妙之这个女人,不仅仅和自己长得不像,就连名字里面也没有“珍”字。

    一连两个令人奇怪的地方……

    卓烨霖见舞七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于是轻声问道:“首领,怎么了,你想到了什么?”

    什么?她什么也没有想到,只是觉得奇怪而已。

    她轻轻闭上眼睛,长而卷翘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精致的侧脸竟然有一种无法言语的不分性别的美。

    忽然,她又猛地睁开眼睛。

    一双水润漆黑的眼眸,就仿佛是上好的黑曜石一样,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抓到这个女人,或许一切的谜题便能够解开。”舞七淡淡地说道。

    卓烨霖闻言只能回答:“罗刹会尽力找到她的藏身之所。

    只是,首领,高妙之此女不一般,要抓住她怕是不容易。”

    罗刹早在年前就发布消息出去,找寻这样的一个女人。

    在云中国、星恒国、月盈国和日石国内找了许久,终于在四个月后,确定了这个女人的身份。

    再往下查找,所有的消息都被封锁了,一点头绪也没有。

    所以,找到且抓到高妙之的难度极大。

    舞七侧过身子,站在问天宗的高处,眺望着远方。

    墨鸦般的发丝如丝绸一样透着光泽,随意地披散在身后。

    美人长眉若柳,一双杏眼散发着淡淡的冷意。

    浅色的薄唇微微抿着,一席云纹黑色长袍衬的整个人犹如九天之上不谙世俗的冷情仙人。

    却在那一弯唇间,变成最诱人的蔷薇,刹那芳华。

    她不管这个高妙之在詹殿内又多高的地位,也不管詹殿在中游势力,在五等国、六等国、七等国、八等国里它是怎么的存在。

    舞七只知道是高妙之下达了一个任务,杀掉舞方景与牧娟儿的任务,自己便变得家破人亡了。

    她,注定要死。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自己便是那根草,很好,现在便要一步步地向她索命!

    舞七扭头看向卓烨霖道:“大叔,你只管让罗刹的人去找便好,找到一点消息的人积分翻倍。”

    “好的,首领。”

    今日,卓烨霖的语气尤其凝重,也是因为这次任务比较困难。

    可是,卓烨霖依旧会去办好。

    因为,曾经是他收到独孤松的订单,然后才杀掉了舞七的家人,自己是一个间接的杀人凶手。

    这不是矫情,他身为原罗刹的首领,从进入罗刹的那一刻开始,手里的血腥便不曾停止过。

    可是,唯独破坏了舞七原本安宁的生活,这件事情,令他永远觉得亏欠舞七。

    所以,他现在在弥补,在偿还他曾经欠下的债。

    待卓烨霖离开问天宗之后,便去罗刹的联络点,将舞七的命令下达。

    相信积分翻倍,应该会激起大家对高妙之追踪的热情。

    此时,问天宗已经重建近两个多月,一切都在步入正轨。

    问天宗也在云中国与星恒国间渐渐被人们知晓,不过,刚刚建立还翻不起什么巨浪。

    人们只是当它是个三流宗门,可是就是这样的情况,依旧有人看它不顺眼。

    只不过,有的在暗中观察,准备给它猛烈一击,有的则迫不及待地去给问天宗一个大耳朵。

    三个月前,在第二峰离开的那十人,在一日清晨突然出现在山门下。

    他们高高地昂起头,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样。

    但是,眼神却不停在在问天宗周围瞟着,别说这问天宗建立得不错,看着大门材料和工艺,还有宗门这气派样,真的有天级宗门的样子。

    不,比五十年前的问天宗还要漂亮,除了名声大不如从前。

    其中一人朝守在门前的弟子喊道:“去把你们掌门叫出来,就说问天宗大长老与二长老回来了!”

    守门弟子是新入宗门的外门弟子,他从未见过这些人,但是大长老与二长老他是见过的。

    一个是穿着大红袍子的四岁小男孩,一位是身穿深紫色袍子,有着八字大胡子的大叔。

    哪里是眼前这些人?

    两位守门弟子道:“我们问天宗的大长老、二长老尚在宗门内,几位请不要冒充。”

    守门弟子客客气气的话惹恼了这些人,一个个气得鼻孔有大拇指粗。

    “什么?”

    说罢,那架势就像是要干架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