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00章 小哥哥,谢谢你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说罢,舞七手心便出现一把红缨,对着红发男子的喉咙一割,随后又刺进了他的心脏。

    实在是担心他再有什么幺蛾子,所以必须要保证万无一失。

    “你……”红发男子睁大了眼睛,滔天的怒意早就冲破了天。

    没想到这个舞七,居然不守自己蛊惑,自己活了一千两百年,居然自在了一个十八岁的少年郎手里。

    他这辈子简直白活了!

    但是,他的气愤并没有延迟多久,便咽气了。

    舞七将他身上的储物戒指搜刮干净,又将黑衣老者,还有其他三十多名问天宗弟子的储物袋和储物戒指全部搜刮干净,最后给他们倒上腐尸液。

    看着化为一滩血水的他们,舞七将大叔扶起,二人一起出了白府。

    这个夜晚已经过去,自白府往外已经被冲刷了两遍。

    在舞七与卓烨霖走出白宅的一刹那,整个白宅斗化为乌有,全部碎成灰尘。

    想来,一定是红发男子已死,所以,那白宅失去了修为的支撑便坍塌了。

    那些小苹果的歌声再次响起:“我是好吃的苹果,想你,想你,想你,想得睡不着,当我仰望星空,你的双眼点亮了我的夜晚……”

    忽然自灰尘中升起点点白光,宛如发光的蒲公英一般。

    “小哥哥,谢谢你,我们终于解脱了。”

    耳边响起稚嫩的声音,舞七看着那些白光,它们越升越远,直到和天上的星辰一般,分不清到底是白光还是星星。

    “或许,他们是曾经死在红发男子刀下的亡灵吧!也许,现在它们可以超生了。”卓烨霖说道。

    刚刚醒来的他,声音还有一些沙哑。

    “大叔?”你醒了?

    舞七看向卓烨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想起卓烨霖被红发男子打得那副惨样,现在再看这副面容,已经算是好的了。

    “首领,对不起,这次让你深陷危险当中。

    如果我提前打听清楚的话,至少不会让你面临这么棘手的境况。”卓烨霖十分自责道。

    他现在浑身全部依靠在舞七身上,虽说,舞七的力气不小,但是,她也是刚刚战斗过,身负重伤的人。

    舞七仰头看着他,道:“大叔,你确定要现在和我道歉,说一些煽情,却没什么用的话吗?

    咱俩的境况真的合适在这里聊这些吗?”

    说着舞七上下打量着他和自己。

    一个浑身断了七八根骨头,一个身重尸毒、玄铁匕首毒还有内伤……

    卓烨霖尴尬地立马直起身子,然后扶起舞七说道:“还是,我扶着你吧!”

    他们的伤势,明显舞七的更加严重一些。

    卓烨霖就近在第三峰的山下找了一个空屋子,很奇怪,这里的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真的除了门窗,一点家具都没有,不过在山下处倒是可以看到不少家具。

    卓烨霖从山下捡了两张床回去,他和舞七一人一张,各自一个房间,然后便关门开始疗伤。

    这一夜霸峰的所有人过得都不好,有人被海水冲到了几十里外,有的被冲到了河水里,顺流而下,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

    这些舞七和卓烨霖都不知道,只是专心地疗伤。

    舞七在关好房门之后,便回到了生机仙府。

    身体里中了两种毒素,这种痛楚真的让她疼的快咬碎一口银牙了。

    终于到了生机仙府,她再也不支撑着了,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云云立即飞身过去接住她,舞七倒在了软软的、暖暖的羽毛中。

    “云云,把我放到书架前。”

    尸毒属于阴气比较重的一种毒素,舞七撕开衣裳,看到手臂已经开始发黑。

    她慢慢走到湖边用湖水清洗伤口,只是用湖水冲洗过后,黑色的尸毒已经变淡。

    然后,她又去药田里面找了炼制回煞丹的几种灵草,再加上一味一点红。

    随后,咬碎放在胳膊处,包扎好便差不多了。

    最严重的是在后心处的伤口,它不但离心脏仅有半指的距离,而且还带着剧毒。

    舞七用透明器皿装着自己刚刚放出的血液,用炼制药液的精密仪器,开始一步步地尝试解毒。

    她将血液分成十份,装在小的透明器皿中。

    先用解毒丹试了一遍,舞七从中确认了几种可用的灵药。

    随后,舞七想到那黑衣老者吞下了小苹果的魂魄,于是,舞七又去找了几种至阴的灵草。

    她宛如一个药剂师一般,在一次次地尝试着那些灵草可以将毒解开。

    忽然,舞七的脑海里又想起了鬼修几个字,又去书架前找了一本鬼修的秘籍。

    在前几页关于鬼修的介绍中,舞七与找到了一些突破。

    两个时辰之后,舞七终于找到了可以解毒的灵草,并制作成了药液。

    让云云将小白兔抓来,给它喂了几瓶自己的血液之后,时隔一炷香之后,再给它服下解药。

    见小白兔并没与什么不良反应,放出来的血也是正常的颜色,舞七这才放心了。

    这场解毒,终于结束。

    舞七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还好自己没有死。

    不然,爹娘的仇,还有睿,他该如何熬过剩下时光的寂寞。

    天刚蒙蒙亮,舞七就听到了外面嘈杂的声音。

    “我草!昨天是个怎么回事?

    老子睡着睡着,怎么发大水?”一个壮汉扛着一张凳子往回走。

    山下的家具已经被他们给收起来了,只是一些易碎的物品,是挽救不会来了。

    很多人都非常气愤,但也有庆幸的,因为不少人在昨晚的发大水中溺亡了。

    “这是怎么回事?其他屋子的门都开着,就这两间门窗都关着?”其中一人看出了不对劲说道。

    其他的一些人也注意到了,有人说道:“好啊,居然有人乘火打劫?”

    “咱们问天宗昨夜天降横祸,居然有如此不耻之人?”说罢,那人就手持长枪冲向舞七紧闭的房门。

    “啊!”那人大喊着,其他人和他一个心情。

    卓烨霖一脚踢飞那人的长枪,道:“来者何人?”

    长枪落地,那人一甩长袍不怒反而觉得卓烨霖有意思。

    “嘿,兄弟们,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占着咱们问天宗的地盘,还敢问我是何人?”那人歪着头,说话的腔调犹如街上的二流子一般。

    :雪糕们好,我是小千雪,微博:姬千雪,求关注~o(n_n)o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