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90章 人间最美的食物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事到如今,面对自己喜爱的女子,他也是个男子啊!

    此刻,独孤松的里衣也被夜柳也解开了。

    独孤松虽然长相俊秀,但是,他的身材也是好得无可挑剔。

    两块胸肌不大不小,下面平坦的小腹上六块腹肌显而易见。

    男性的气息正在朝她慢慢靠近,独孤松不知不觉已经靠近了夜柳,一把将她拥在怀里。

    她抬头看着他充满情.欲的眼神,一下子羞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柳儿,我这里还有酒水呢!”独孤松靠近夜柳,抬起他的左手,轻轻地在她的脸颊摩挲。

    夜柳立马感觉到脸上一阵冰凉,心想,怎么忘记他的手上也是被酒汁也弄脏的。

    “哦,我这就给你擦擦。”夜柳连忙要掏帕子。

    但是,独孤松又再次出声,道:“要是擦掉,那得多没有趣味。”

    说着,举着左手到夜柳的嘴边,凉凉的酒汁贴着她香软的红唇,等着她的动作。

    这就算夜柳再傻,也明白独孤松的意思了。

    独孤松朝她露出一个危险的表情,道:“柳儿,夜深了,该休息了。”

    夜柳目瞪口呆,她从未经历过人事,这突然要做那事,心里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慌乱地揪着独孤松的衣袖,有些紧张。

    熟不知,她这一切小动作在独孤松的眼里都显得太过诱人。

    夜柳没想到独孤松喜欢这样的房事,从前她也曾跟着傲旋、友灵、冰露三人一起去偷看过别人的房事,有些客人就喜欢这套。

    回想当初她还说过几句,没想成今日居然落到自己身上。

    此时他俊美的容颜上,带着一丝邪笑,仿佛在经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

    他早已迫不及待,只是看着夜柳不知所措、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他更加兴奋。

    这是他的女人,这个女人家族里面并不知晓,他可以随心所欲。

    明明身下那物死死地抵着夜柳,已经要按耐不住,蓄势待发了,可是他明面上却是唇角微勾,淡定如斯的模样。

    “独孤,我还没有做好准备,要不我们今日先用膳,待下次吧?”夜柳越说声音越小,身体也往门外走着。

    不了,独孤松反握住她的手,猛地往怀里一带,她就这样冷不防地撞击他的怀里,高挺的鼻梁撞到他的胸口,差一点给她撞歪了。

    “啊……”一阵阵娇呼从口中流出,酥魅娇嗔,婉转动听,宛如一阵阵的动听的乐曲。

    “独孤……”近乎哭腔的祈求,她真的害怕了。

    可是,独孤松根本不会就此停止,他享受着用膳前的甜点,一点点地诱惑着夜柳步入他设下的陷阱中。

    老鸨曾近也教导过她们四人,怎么讨男人欢心,虽然驭床术不太精通,但也不是什么也不懂的新人。

    男人的胸膛起伏,紧贴着女人的锁骨。

    他鼻翼微张,俊脸上依旧挂着那丝笑容。

    细长的眼睛盯着夜柳,里面流转的是她不知用什么来形容的光彩。

    他的嘴唇印在自己的唇上,像是火星一样点燃了她那一筐稻草的情丝,夜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夜柳被他扣着腰,被动地承受这个吻。她被他亲得心脏乱跳,嘴唇发麻,气息渐渐紧迫。

    最后她呼吸越来越困难,挣扎着推了他一把。

    她双手抵在独孤松的胸膛前,伸手推着他。

    可是,她如今已成为独孤松的猎物,哪里会让她那么轻易地逃开?

    随着这场吻,独孤松也变得热烈起来,他的喘息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他按着她的后脑,不许她撤退。

    他的力道很大,唇与唇之间用力挤压着,然后他张开嘴巴,用力咬了她一口。

    他的的大掌,覆盖在她的后脑位置,上下分别将她禁锢住,让夜柳所有的抗拒徒劳无功。

    夜柳脑袋涨涨的,忍不住回抱住他,仰头迎合他的吻。

    这样的反应似乎取悦了他,他的动作变得轻柔了一些。

    紧闭的双眼,眼角流出两缕泪水,“呜……”

    真的是痛的,晶莹的泪光在夜幕中闪烁。

    双手紧扣在夜柳的腰间,来不及安抚一下夜柳,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更多。

    只因为这味道实在太美好,原来,这才是人间最美的食物,一吃上瘾,恨不得一直吃下去。

    夜柳还没有喘口气,便感到他们已经融合了。

    她的而身体让独孤松感到十分销魂,对夜柳的味道更加痴迷。

    “啊……”夜柳猛地拱起腰肢,那种不适感令她痛极。

    以至于那一声变成了惨叫,就在奴仆们夜柳的院子外面,经过之时,都能听到夜柳的惨叫声。

    些许过了小半个时辰,夜柳的叫声才变成了娇媚的呻.吟。

    而奴仆听到这股声音之后,也迅速地朝着四位管事的院子内走去,将这个重大的消息告诉了他们。

    这是李婉等人与夜柳院内仆人特意吩咐好的,而这又是舞七的计划。

    这场计划才刚刚开始,而且已经成功了大半,接下来就看独孤松对夜柳有多么依赖了……

    得到消息的唐逸与江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计划继续执行。

    房内两条*的鱼儿还在欢快地嬉戏着,夜柳快乐的感觉遍布全身,几乎要将她淹没。

    而独孤松亦是对夜柳的味道痴迷不已。

    他还浑然不知这场局中,他显然已经陷入,就如同已经咬住饵的鱼儿,只待钓鱼的人将线一拉,他便脱离了水源。

    等待着他的死亡,或者是比死亡更加恐怖的东西。

    有些人他们天生怕死,而有些人他们除了生命以外,还有更加重要的东西,比如财、权、名等等……

    在这场局中舞七花费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她显然有些不屑于与其计较,只收回自己的债务即可。

    夜柳一开始还能咬牙认着不叫出来,到后来忍不住了,只好一口咬在他的肩上,死命闷住声音。

    夜柳被独孤松弄得腰肢发软,甚至神志有些模糊起来。

    终于,在他一次次的索取中,累晕了过去,他低头看着身下的人,脸上浮现出一抹满意的神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