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88章 独孤,你终于来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一张妖娆的俊颜只让女子羞愧,一双眼睛清澈干净,眼型却带着妩媚的风情。

    薄薄的唇,色淡如水!

    总爱慵懒地微眯丹凤眼,胸前的衣袍微微敞开,露出白皙结实的胸脯,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纵是是李婉这样的冷漠美人,也觉得惊艳。

    只是判断出那道视线之后,李婉并没有抬头,依旧低着头。

    耳边还传来主子与睿公子唇齿发出的“吧唧”声。

    一炷香之后,二人终于分开。

    “小心一点,我等你。”舞七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流出浓浓的不舍。

    皇甫睿只是在她的眉心留下一吻,一定会平安回来,然后一直一直地守护着你。

    “这些都是我为你炼制的丹药,除了牵制天眼寒焰的丹药,还有各种疗伤、复原丹。”舞七递过去一个储物戒指,凡是她能想到,能够炼制的丹药全部为他准备了一遍。

    皇甫睿神识往储物戒指里一扫,便看到那一排排琉璃瓶。

    他知道她的丹药绝对极品,比外面的灵丹要强上许多倍。

    心中霎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嗯。”

    皇甫睿点头,便飞身上了飞行器,花兽与季辛也跟着离开。

    两息的时间,飞行器便在视线中消失。

    他走了,又走了。

    舞七在心中叹息,又是一个新年,自己十八岁了。

    或许下次见面会是另一个新年,舞七踏着步子转身回到房间内。

    黎汉城中一丁点动态都会便人发觉,更何况是被各个家族十分关注的舞府呢?

    大年初一,舞府内飞出一架飞行器,并且从中飞走三人。

    各个家族都在揣测到底是怎么回事?

    独孤松、顾晨、即墨西、夏侯苏翌日清晨均来拜访。

    当然前来拜访的肯定不止他们,但是,能够进舞府的只有他们四人。

    不过,依旧可惜,只是进来了一番而已。

    因为李婉与凌蓝告知他们,主子已经闭关修炼,所以不便出来待客。

    四人闻之,心中均是在猜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真的闭关,还是人已经离开?

    昨夜离开的三人,夜色太黑,监视的人也并没有看清,所以不知道是不是舞七。

    而且,舞七的贴身侍从也少了两位,也许是他们三人也不一定?

    独孤松心中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还想通过夜柳那边帮他确认一下。

    所以当四人离开之后,在傍晚的时候,独孤松又来了一次,这次他是来见夜柳的,他要通过夜柳来得到一些消息。

    夜柳本身就是舞七买来送给他的,所以,唐逸与江风并不会阻拦,带着独孤松直接去了夜柳的院子。

    而且主子闭关前就特地吩咐了他们,若是独孤松找夜柳,一概不要阻止,让他们见面,不要打搅他们相处。

    夜柳的膳食与洗漱用水都是经过舞七特别吩咐的,舞七在其中加了些料,为的就是用夜柳完全将独孤松绑住,拖住,令其陷入她的温柔乡内。

    当独孤松见到唐逸与江风时候,心中便确定了,那三人铁定不是他们了。

    但是,舞七究竟有没有离开?她的四个侍从没有离开,也不代表他们的主子也没有走啊?

    他想从玉府了解一些情况,可是玉府从不让任何人进去,远远没有舞府亲和。

    在夜柳看到独孤松的时候,便立即抱了上去:“独孤,你终于来了。”

    她心中欣喜不已,自过年前,她就肚子待在这舞府中。

    虽然舞府上下一点也没有苛待她,但是远没有一个女人见到自己的心上人那么开心。

    如今可以抱到自己日夜思恋的那个人,她的心神更是愉悦不已。

    夜柳恍如无骨一般黏在他的身上,身体紧紧地贴着独孤松,仿佛要将二人之间所有的空气全部挤出去一样。

    被夜柳这般依赖,独孤松心中那大男人感也自我膨胀了起来。

    他伸手搂住夜柳的纤腰朝着圆凳上移动,而房间内服侍夜柳的所有仆人也非常有眼力劲儿地退出去,并且顺带着关好房门,将空间留给这对人儿。

    “柳儿,许久不见,你更美了。”说着独孤松抱放在自己身上,双手捧着她娇嫩的肌肤说道。

    看着近在咫尺的娇美人,心中甚是愉悦。

    他在独孤家中从未表现出喜欢过任何一个女人,但是,现在他喜欢夜柳却可以直接地表达出来,不用担心会被同族抓住自己的小辫子。

    这么一想,独孤松又用手指描摹着夜柳的眉眼,心中甚是愉悦。

    夜柳被他这么一调戏,立马地下眉梢,脸上浮现出一抹羞涩,小脸儿没有涂抹腮红反而让人觉得娇媚。

    “独孤,你在这么调侃人家,我就不理会你了!”说罢,夜柳便将他的双手从脸上拿开,作势就要起身。

    可是独孤松哪里会让她得逞,双手擒住她的腰际,死死地按着不让她起身。

    他将人圈在怀里说道:“柳儿,几日不见,脾气也见长了,居然还不让我说几句实话了?”

    他贴着夜柳的耳边,说着缠绵的情话,引得夜柳娇笑连连。

    夜柳坐在他的身上,就算不是娇笑,身体也跟着颤动,渐渐地独孤松便感觉肚脐下三寸的位置,十分燥热,恍如升起了一团,急需要灭火。

    但是,他依旧没有忘记此次来找夜柳的正事是什么。

    “柳儿,你今日可曾见过舞公子?”独孤松如同说寻常话一般问道。

    夜柳尽是摇头,她哪里知道那舞公子的行踪。

    她每日住在舞府,虽然吃穿不短,但是也并非那么自由。

    每日那三个奴仆都会跟着自己,还有便是舞公子住的主院不允许她接近。

    她虽然也在府内逛过,可是,很多地方是不允许进去的,被拒绝得多了,她便也懒得出去。

    所以,今日看到独孤松才会那么激动。

    她扭过身子说道:“独孤,我好想你,我们快七日没有见了。

    何时,你带我出去逛逛,我每日待在府内简直快要闷死了。”

    夜柳感觉她从念碧楼再到舞府,不过是换了一个环境罢了,依旧无法出去,依旧得不到自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