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85章 十八岁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今日出来吃一顿,就仿佛是吃遍了整个五等国一般。

    舞七与皇甫睿手拉着手走在主街上,而这样的大年三十还有卖棉花糖的。

    一个个蓬蓬的似球的物体被摊主串起来,越滚越大。

    舞七盯着那棉花糖看得眼睛都直,不明地食欲就被勾了起来。

    皇甫睿感觉到舞七脚步暂停,回头看了一眼,再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俨然发现她原来是盯着那棉花糖看的。

    顿时觉得忍俊不禁,食指扣在她的脑袋上,问道:“小七,想吃?”

    “嗯。”可是她发现在摊位旁边排队的都是一些十岁上下的孩童。

    她虽然长得不像十七岁的人,可是亦是比那些孩子们年长许多。

    自己若是也跟着去排队,怕是会非常突兀。

    然,皇甫睿像是一点也感觉不到尴尬似的,握紧了她的手便往棉花糖的摊位上走去。

    前面还有三个小男孩小女孩在排队,她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出现就显得有些突兀了。

    而更加突兀的是她旁边的这位,身高一米九,还已经二十岁了的少年,两个人就这样排队买棉花糖。

    中年大叔问道:“要几个?”

    她看了一眼摊位上的几根白色棉花糖,说道:“给我来个粉色的,我不要这白色的。”

    于是,摊主便帮着她做起新的棉花糖来。

    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有从那群白色棉花糖中抽出了一根。

    她将手里的棉花糖递给了皇甫睿,“喏,给你一根。”

    本来陪舞七买棉花糖,他还浑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可现在让他一个大男人吃棉花糖……他心里有些异样了。

    “小七,你吃就好。”皇甫睿乞求道。

    谁知人家仅是摇头,然后结果摊主的粉色棉花糖,付钱过后便拉着他走了。

    一身黑袍的皇甫睿,原本给人俊美暗黑的视觉感受,现在手里突然多了一根白色棉花糖,这给人一种别有一番滋味的感觉。

    舞七站在一旁看着他吃着棉花糖,心里美滋滋的,比自己吃还要开心。

    皇甫睿见她喜欢自己吃棉花糖,便一口口地将它吞下。

    就在这时,远处的天空中绽放出一片的烟火,五颜六色,眨眼即逝,又立马有新的烟火出现。

    舞七搂着他的胳膊枕在他的肩上,举起手里的棉花糖比划着道:“睿,新年快乐。”

    过了新年,你就二十一岁了,而我也就十八岁了。漫漫人生路,只希望每一个新年都有你在身边。

    皇甫侧头看着她眼中的烟花璀璨,心下亦是欣慰。

    第三个新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随后,皇甫睿将棉花糖递到她的眼前道:“新年快乐!”

    舞七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被他吃空一角的棉花糖道:“不带将自己吃过的送给别人的。”

    谁知,他又将她手里棉花糖接过道:“我只是想尝一尝你的那个。”

    舞七就这么被他糊弄过去,其实舞七吃得比他快,一个球一样的棉花糖,只剩下一小半了……

    烟花过后,两个人依偎着走在路上,没有买什么,有点像是消食,那棉花糖也子啊不知不觉中被吃光了。

    皇甫睿牵着她,用周身冰冷的气场逼开向她靠近的人,无形中行人们都不敢靠近这一对男女。

    他侧头看舞七,一头齐腰的黑色墨发犹如丝绸一般顺直,在微微的清风之中发梢优美地飞扬。

    一张绝世的美颜犹如天仙下凡,恍惚一看带着一种如雪风情。

    双眸似媚,眉目如画,鼻梁挺直,丰唇饱.满性感,下颚尖尖幅度优美。

    每一处都仿佛精致到没有缺陷……

    在明灭晦暗的灯火下更显神秘,她安静逸然,气质别样,犹如一股清流拥入,让人神态清明。

    这样的她让整条街的男子都心神向往,皇甫睿邪魅地勾起一抹笑,她是他的,只能是他的,他的唯一。

    众人远远地看着女子肌肤如玉,毫无瑕疵。

    额头饱.满,眉目深邃精致的不似真人。一头乌黑的秀发被一枚玉簪挽在脑后露出雪白的脖颈。

    一身气质悠然清冷,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让人无法侧目。

    忽然天空飘起雪花,大风吹起,她身后飘起两条长长的舞带,发丝轻盈飞扬,衬托得她飘渺如仙。

    比起黑裙的神秘,此时这身白色的长裙更是将她完美的身段暴露。

    纤纤细腰只容一握,长到齐地的绫罗轻盈飘逸,让舞七整个人看起来清雅脱俗,仿佛一个落入凡尘的精灵。

    其实,她也更加钟爱于白色,若是在传男装时,她也喜欢穿着白袍。

    舞七伸出手掌接下雪花,扭头对他说:“睿,瑞雪兆丰年,我们要做的事情,今年一定可以完成。”

    说完,她的眼中闪烁着点点星辉,那笑容婉转动人。

    她相信可以的,随着时间的变化,她与皇甫睿都会变得更强。

    她的目的与他的目的都会渐渐实现,不过就算不能全部完成,她相信也会无限地接近它们。

    皇甫睿伸手将她絮乱的发丝挽好,他的目光望向湛蓝的天空。

    从失去皇子的身份,被通缉的开始,已经过去三年。

    他知道自己在变强,亦是知道那个男人也在变强,不求自己一步而蹴,但求慢慢拔掉那个男人的所有虎牙。

    他的掌心摩擦着她细嫩的肌肤,掌心一痒,心头更是一痒。

    “小七,现在该看的也看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走着,皇甫睿忽然将她箍在怀中轻声细语地贴着她的耳边说道。

    伴着说话,皇甫睿稍许低头,被揉进了银月霜辉的眼眸似星海,依稀透着点漫不经心的柔软,一时如红酒缓缓流淌过心头,带着点柔而不烈的微醺迷醉。

    舞七看着他的侧颜,一瞬宛如时间都停驻在他眼中。

    衬得他清冷姣好的容貌,真如自卷轴里迈出的画中仙人,落入凡尘。

    皇甫睿抱着她,见她呆愣着,又搂紧了柔.软的貂毛披风,柔柔.软软的。

    可是舞七箍进一个坚硬的胸膛,说不出的疼。

    她慢慢抬起头,疑惑道:“睿,这才刚到新年,你不想再逛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