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76章 心都融化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从她上次在艺幸峰见他与詹殿的杀手交手,便看出他的拳头里不带有任何属性。

    这个世界可以修炼的方式太多,舞七也研究不过来,所以便也没有深想。

    随即她又与夏侯苏搭腔道:“怪不得,真羡慕夏侯小姐,如此一来冬日、盛夏的严寒与酷暑均解决了。”

    夏侯苏听到她的夸赞嘴角弯起一抹弧度,“若是舞公子也想修炼冰属性,改日去我府上,我刚收集了一本冰属性功法,真不知道从何修炼起。

    不如……舞公子帮我看看?”

    舞七连忙摆手道:“夏侯小姐莫要折煞了在下。”

    你一个半仙后期居然要我一个半仙中期指点,莫不是傻了?

    周围的三位俊男均是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夏侯苏,想要交好舞七的想法也太明显了吧?

    请舞七去府里看功法,是真有功法诱人,还是没有功法,以人钓人?

    几人在茶花室内吃吃喝喝聊了两个时辰,这才离开。

    舞七对这四人印象都不错,若不是因为独孤松与自己爹娘的死有关系,恐怕她也会有与其成为朋友的想法。

    他们四人都承担着要成为未来家族家主的担子,所以,谈吐和心计上都不是一般的段位。

    再一次让舞七见识到了,中游势力与下游势力的差别。

    “你还没看够?”就在舞七思索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黑,阳光被一具高大的身影阻隔。

    “嗯?”舞七抬起眼眸,看着他充满阴霾的眼神。

    就在舞七发愣的时候,皇甫睿突然拉着舞七进入后面的休息厅。

    这里与前面的茶花室只间隔了一堵墙,这皇甫睿突然之间发什么疯?

    有什么话是在茶花室内不能说的?

    皇甫睿一手握住舞七纤细的手腕,将她恶狠狠的扯近身前,舞七脚下不稳扑跌在他的胸膛上。

    刚巧鼻头撞到他的坚硬的胸膛,有些吃痛,她微眯着眼看着他。

    “睿,你……”舞七伸手去揉鼻子。

    皇甫睿却一手扣着她的下巴,硬是抬起她的头,将面具解开露出俊美的容颜。

    他另一只手摩挲着她红如樱桃的唇,冷冷道:“你今日用这里对别人笑得过多了!”

    然后,手指又挪到她的左右眼皮上,顺着眼皮摸到浓密的睫毛上,道:“你今日盯着别人看的太久了!”

    舞七的心蓦的一惊,抬眼向他望去,却见他故意避开了眼神,看不出他的心思,是怎么了?

    “你吃醋了?”舞七下意识地问道。

    “没有。”皇甫睿立即否定。

    他怎么可能吃那几个人的醋,那个夏侯苏一个女流之辈,怎么可能满足得了小七。

    那三个男人,加起来都比不上自己一根手指头,自己又怎么可能吃他们的醋?

    在皇甫睿的心里,就是如此看待他们的。

    舞七见他阴沉着一张脸,是掩饰?还是另一类的妒忌?

    死来想去,舞七觉得他肯定是吃醋了,于是脸上又变得笑面如花。

    “睿,我平日里与人沟通怎么能不看他们,捕鱼他们说话?

    而且,现在正是放长线钓大鱼的时候,所以你就别生气了。

    你看我今日穿的是男装,那独孤松、即墨西还有那顾晨那个看上去像断袖的?

    你就别多想了。”说着,舞七踮起脚垫朝他眨眨眼睛。

    皇甫睿一手拄在她发丝旁,身体向下倾,动作缓慢,像是一朵干净的云彩在缓缓迫近。

    “你连他们是不是断袖都知道?”那睨着舞七的眼神里面带着一丝探究,还有一种为难。

    舞七瞪着他,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过猜测一下。

    他们现在的身份可都是家族继承人,你认为四大家族会选出四个没用的废物吗?”

    说到这里,舞七的脸色也变得僵硬了一分。

    而皇甫睿依旧将手拄在他的肩头,看不出他的情绪是好还是坏。

    舞七微微蹙眉,便举手将桌上酒壶中的酒含了一口,闭目朝他嘴边送去。

    皇甫睿的心“咚”的一下跳得飞快,望着她精致绝美的容颜越靠越近,心中却是从未如此的慌乱。

    没错,他是妒忌了。

    妒忌她从头到尾没有看自己,就算是为了拉拢和独孤松的关系,也应该留几个眼神给自己。

    就算自己带着面具,看不见什么……

    没错,他是吃醋了。

    吃醋那四个人一直盯着小七看个不停,纵然她一身黑色的简袍,仅是以男装出现,也迷住了所有人的眼睛。

    一张惊为天人的脸,英姿俊美,幻若仙人,极天地之姿。

    一头水墨的长发慵懒的流下,只用一条玉带松松地绑着,长长的发带随着风轻轻地摆动。

    她的美好,他只想自己一个人看见,尤其是那四人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痴迷眼神。

    想到这里,皇甫睿越发的生气。

    当她的唇终于碰上他的时,他只觉得那温软柔情似水地包容了他,这一日的阴霾全部驱散。

    从小深宫长大的他,却从未真正的爱过,没有人是他爱的。

    母妃离世,他在深宫挣扎,父王的爱让他觉得如履薄冰,因为他是可以主宰自己生杀大权的男人。

    他不知该爱谁,更不知爱应是怎样的。只知道唯有变强,才有给自己安全感。

    纵然后来王叔夺权,他只是惊讶了半响,便悄悄从皇子府离开。

    他不仅是青龙国的皇子,还是黑炎狱的炎尊,就算失去了一个身份,他也可以活的很好。

    而这一刻,他只知道当她轻轻地吻下,他只愿再也不醒来,时间不再有意义,世界上其他的所有事都不再重要。

    他想为她抛弃一切,只愿陪在她身边,好好地保护她。

    而不是,通过黑炎狱从各个地方搜集来的消息里,推测她现在身在何处?哪一件惊天地动鬼神的事情是她做的。

    她的绝美容颜、她的邪魅、她的温柔、她的自强,她的一切都让他不能自拔。

    丝丝冰凉的酒在他嗓中划过,他想自己一定是醉了,就算没有醉,他也不愿醒,他们不知吻了多久。

    这一吻令他的冰冷的心都融化了,心里变得荡漾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