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72章 我今晚能在舞府留宿吗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那人居然登到第一百零一层,那么他是分神、合体、洞虚、大乘?

    亦或是更高,自己不知道的境界?

    又或者此人不是修仙者而是武者?

    武者自入武、武师、武王之后是:武圣、武神、武尊、武宗、武影、武魂、武帝。

    但是,传闻武者修炼是有极限的,那便是武帝,达到武帝之后,便不能在往上提升境界了。

    这也是武者的一个极限,而修仙者则不同,在大乘境界之后还有其他的境界。

    只是,这也只是一个传说,目前就连一个分神都没有遇见过。

    收回思绪之后,舞七问道:“这曲宏胜为何将自己的宗门取名为死门?这名字岂不是要给自己绝路?”

    这天下正派宗门,无不叫着大气且意味源远流长的名字。

    而像一些黑暗势力的宗门,虽然名字较为吓人,但绝对不会用“死”字,绝自己后路,给自己不痛快。

    皇甫睿摇头:“这曲宏远从小便是修炼奇才,但是脾气也古怪,所以别人都不知道他为何要取死门这么名字。”

    “那如今死门的人如何?”到底死了没?

    “来无影去无踪,查不到他们的落脚地,但是他们在中下游势力中,还是留下了一些痕迹。

    显然,他们是存在的,只是我们找不到他们。”提到死门,皇甫睿也毫无办法。

    死门内部极其严密,外人根本打探不到其中的有意义的消息。

    舞七没想到曲宏胜不在,这死门还能运转。

    而同样是群龙无首的问天宗,却如今落魄成那样,舞七肩上的担子真是不小。

    今日,舞七和皇甫睿登上天下宴席第六十层的消息,早就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

    “听说今天有两个少年登上了天下宴席第六十层!”

    “真的假的?别说六十层,就连五十层都二十年来没有登上去过?

    这一下子还蹦出两个?”那人一愣一愣的,感觉听到了什么惊世骇闻。

    这时又一个人凑过来道:“我今个儿在天下宴席一层吃饭,那里的店小二说确实有此事!”

    黎汉城的街头小巷都在讨论着这件事,而真正的权贵则在屋内商讨。

    顾家、即墨家、夏侯家、独孤家各个家主都在和族里的长老商议。

    “舞七和皇甫睿?一个才十七岁,一个二十岁,都是极其难得的修炼奇才。”顾修杰的脸上浮现一抹野心。

    这里是顾家的会议室,除了几位老祖闭关之外,其他长老和自己同辈的都参加了。

    “大哥,顾晨与这二人年纪相仿,让他前去,或许能交好,再将二人收到我们顾家……”顾修年说道。

    顾修杰闻言点头:“我正有此意!”

    即墨家、夏侯家、独孤家均在商讨如何将这两个奇才纳入自家家族的事情。

    四大家族调查到的结果均是,舞七和皇甫睿出自一等国,而舞七还有一个身份便是炼丹师,所以才能进入五等国。

    如此,四大家族对舞七的拉拢之意更加强烈。

    他们获得的消息,均是舞七让皇甫睿帮忙暗中篡改的。

    除非是知根知底的,否则绝对不会查出舞七真正的身份。

    五等国詹殿内。

    殿主带着破碎的恶魔面具坐在黑椅上,听着下面人的汇报。

    面具下,殿主眉头一挑,皇甫睿居然和她在一起?

    他皱着眉头,眼神寒冷,眉头与眼睛之间紧皱简直可以夹死个人。

    他一下一下地敲着黑椅,一言不发,下面的黑暗使者依旧单膝下跪着,他不知道殿主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

    地上的黑暗使者忽然眼睛瞪得大大的,他不敢去看殿主,虽然只能够看到他的嘴,但是殿主依旧很恐怖。

    因为没有将舞七和皇甫睿抓回来吗?

    可是,这两个人,任意一个都非常难对付,更别说两个一同出现了。

    黑暗使者俯下的头,一直看着地面,耳朵里只有殿主的敲击声。

    “咚咚咚!”

    仿佛敲在他的心坎上,黑暗使者紧张得嗓子眼都提了起来。

    忽然,殿主一阵冷笑,这次这个心爱之物他是不会拱手送人的。

    最好是要藏起来,哪怕是折断她的羽翼,他也不要她在外面,与自己分开。

    黑暗使者只觉得周身变得很凉,殿主的功力又增强了,真是太恐怖了。

    “让他们再蹦跶两天,这几日不要对他们进行采取行动,严密监视即可。”殿主的眸子中闪着一丝幽光。

    “是,殿主。”黑暗使者立马领命。

    皇甫睿,既然你在五等国,那么七等国的事情就无法分身顾及了吧?

    殿主冷笑,随之起身离开了詹殿,黑暗使者这才感觉活了过来。

    殿主的功力深不测,而自己修为才天人,更加不清楚其究竟是何修为。

    詹殿内有个传闻,说殿主是洞虚境界。

    但这只是个传说,毕竟大家都没有见过殿主动手过,光是看那气势,就足够吓掉半条命了。

    舞七和皇甫睿从天下宴席出来之后,将那几人撂倒才回到舞府。

    “小七,我今晚能在舞府留宿吗?”一进房门,皇甫睿就将舞七箍在怀里。

    “今日,你耗费了那么多灵气,我帮你按按!”皇甫睿又将舞七拉坐在自己怀里,在她的腿上揉.捏着。

    渐渐地,双手便往上游走,处处点火。

    舞七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娇嗔道:“你是想在我房间里留宿吧?”

    “要是小七不愿意,你可以去我房间里留宿。

    我保证,你是唯一一个进过我房间的女人。”皇甫睿兴致大起,将小七诱拐到自己府上也是极好的。

    等舞七走到东院墙的时候,才知道自家奴仆的执行力这么强,两府相隔的墙上已经开了一个拱门。

    而且没有门扉,那么这里将会成为自己布置阵法的漏洞。

    舞七当下就跳了下来,然后重新修改了一下阵纹。

    “小七,你要是将这阵纹改了,我以后还怎么来你府上?”那么这门不是白开了吗?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喏,给你的令牌。”

    皇甫睿接过三块令牌,又忘空中一抛,那两块便无声地消失了。

    皇甫睿的宅子里面大都是暗色的,或者比较清爽的颜色,和他这个人差不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