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67章 睿公子,你先回去吧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待舞七醒来时,便见皇甫睿背靠着床头坐着,手里捧着一本书。

    舞七只觉得好生眼熟,不对,那不是自己最近搜集来的《宠夫三十六计》吗?

    他怎么拿在手里?

    她忘记,自己喜欢把没看完的话本放在枕头下了。

    皇甫睿低头看着她窘迫的模样说道:“你醒了?”

    “这本话本还真是好看,不如借我瞧瞧?”皇甫睿晃着手里的《宠夫三十六计》说道。

    但是,语气之中却带着几分莫名的深意,舞七眉头一跳,总感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嗯……你要是喜欢看,就借给你看了,但是看完还得还给我,我还没看完呢!”

    “嗯?让你看完了,再用在我身上?”皇甫睿俯身,右手压在她的脸侧,让她不得不看着自己。

    心想着,今日她怎么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似乎比以前更坏了,还花样百出的折磨自己,原来是涨知识了。

    “呵呵,呵呵……”舞七干笑着。

    “我看你,不也挺享受的吗?怎么样,我服侍得舒.服吗?”舞七也不怕他,伸手搂住他精壮的腰身。

    将两人之间原本的空隙全部挤压掉,亲密无间地抱在一起。

    眼对眼,鼻贴鼻,彼此似乎是在抢氧气一般。

    舞七睁着大大的杏眼瞧着他,只见他的脸庞越来越红,又因为二人之间的接触,所以呼吸显得有些浓重。

    忽然,皇甫睿侧头吻住她的双唇,灵活而炙.热的舌.头往她口中攻城略地。

    澎湃的情焰在两人唇舌间回荡,他忘情地吻着她,吻着这个狡猾的丫头。

    大手往下滑去,爱.抚着她光滑如丝洁净如雪的后背。

    她的双唇,因强烈的吸.允而越发的饱.满诱人。

    她的身体,酥.软到无骨,毫无招架之力。

    舞七被她吻得快窒息了,皇甫睿这才松开,捏着她的下巴,看着她大口地吸着氧气,问道:“喜欢我的服侍吗?”

    这个皇甫睿真是一点也不肯低头,非要和自己硬气。

    舞七一把拍开他的手,然后推开他下了床,自顾自地穿好衣服,然后开门而出。

    整个过程没有瞧他一眼,皇甫睿心慌了,她什么时候这般忽视过自己?

    难道刚才调.戏得过火,生气了?

    皇甫睿赶忙穿好衣裳出去寻人,可是舞七早就不在院子里面。

    等他找到书房,总算听到了她的声音,这才心安。

    她似乎在和唐逸、江风商量着问天宗的事情……

    五等国天字级宗门需要有一名合体、两名分神强者镇宗。

    现在宗门内倒是有两名分神强者在,但是,却没有足够的半仙。

    所以问天宗如今已经连地字、人字级宗门都算不上。

    几十年来,问天宗群龙无首,而内部又分为两个帮派一直纷争不断。

    而其他大小宗门都会趁机来吃一口肉,导致这个原本天字级大宗门,落魄至此。

    但是就算这样,这问天宗两个帮派也没有停止内战,重整问天宗。

    小七怎么会谈起问天宗的事情,而且一谈就是一个时辰。

    他记得,他穿好衣服之后就出来找她了,她也一直没有用膳。

    想到这里,他就一阵恼意,那两个侍从也不知道适可而止,是要饿坏小七吗?

    他这般想着,又等了半个时辰,书房门才打开。

    舞七一眼便看到了一身黑袍的皇甫睿,他坐在院子内宛如一座望妇石。

    “小七,你饿了吗?我刚才命人给你准备了晚膳。”皇甫睿上前想要拉住舞七的手,可是舞七一点面子给不给他。

    在唐逸和江风的面前径直闪开了,道:“你那么硬气,就别碰我啊?”

    说完,就走开了,随后皇甫睿又听到她清脆的声音:“唐逸,命人给我重新准备一桌膳食,还有,将乱认主的奴仆变卖出去,重新买几个听话的回来。”

    “是,主子。”唐逸领命,脚步也变得轻快了。

    主子似乎和睿公子产生矛盾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结果却是好的。

    想着,唐逸的嘴角边弯起一抹弧度,去办事的效率也高了许多,当天晚上就又领回来三个奴仆,好仔细敲打了一番。

    待他回舞七房门外守着时,才发现皇甫睿没有走,还坐在院子里。

    一轮明月照耀在他的身上,显得有些落寞。

    江风守在舞七的房门外,而主子房内已经熄了灯,显然已经睡着了。

    唐逸自然知道皇甫睿这是被主子赶出了房门,自己又是个外人,还是不要去打搅他才好。

    可是,皇甫睿见他回来便抬头看了一眼,这下不打招呼都不可能了。

    唐逸只能勉强地走过去,低头说道:“睿公子,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明日再来。”

    站在他的身旁,唐逸感觉他的眼神似乎没有平时那么清明,仿佛是醉了。

    见他又是举起一杯酒,完全没有听见唐逸在说些什么。

    如此模样,便是思恋房中的主子罢。

    而自己落寞这一年多,今日看到你也难过一次,唐逸的心里其实是有些窃喜的。

    皇甫睿喝了两坛酒还是没有离开,这若是以往,必定是和主子一起喝的。

    要是主子闭关,庄中也必定会给皇甫睿留下一间厢房,大部分都是在舞七的隔壁住着。

    但是现在,如今的情况不同,主子刚刚和皇甫睿闹了矛盾,而且还因此赶出了房间。

    那么,极有可能是厌恶了,若真是这样,那么自己便有了机会。

    所以,唐逸根据傍晚舞七的吩咐揣测,主子肯定是不希望皇甫睿留在舞府过夜的,所以,不如趁机赶出去。

    俩个人要是见不到,便也不会擦出什么火花,如此一来,或许,主子会……想起自己的好来。

    这般一想,唐逸又说道:“睿公子,你先回去休息吧,主子已经歇下了。”

    皇甫睿幽幽地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一点动静都没有,还真是狠心。

    拎着酒坛子便出去了,唐逸一直送他到大门口才回去。

    这一夜皇甫睿一直没有睡着,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太硬气,所以生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