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66章 我来给你涂药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可是在院子里,就不一样了。

    皇甫睿眉头挑了挑,然后眼神盯着院子的暗处,命令道:“出去!”

    舞七知道,他这是在命令他那两名暗卫,她也不想在别人面前表演活春宫,不过是逗一逗睿罢了。

    花兽和季辛额头直冒汗,主子好恐怖,对待主子夫人时柔情似水,百依百顺,对待他俩简直就是“魔帝”。

    但是,皇甫睿的命令他们必须遵从,就是主子不吩咐,他们也会悄悄退出去的。

    看见了主子夫人的身子,那是有十条命也不够主子杀的。

    花兽和季辛胆战心惊地离开,皇甫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舞七对他们这般小动作自然也是看在眼里,如今睿已经是半仙后期,那两名暗卫的实力也达到半仙初期,都是厉害的主。

    眼下这小院内没有一人,舞七将他推到在地,坐上他的腰部,解开他的腰带。

    将他双手往上拉,绑在后面的石凳上,一边笑得坏坏的,道:“别装了,睿,我知道你是个欲求不满的,憋了五个多月该憋坏了吧?”

    皇甫睿虽然由得她将自己绑上,但是听到那句话,还是心中不快不由自主地反驳道:“我没有,我那是为了满足你……”

    舞七笑着凑近他的耳边,吹气如兰,只整得他耳际麻麻痒痒的。

    她轻声说:“那我现在要是只是看着你的身子便满足了呢?咱们是不是该到这一步就结束了?”

    皇甫睿被她气得又恼又怒,索性闭上眼睛不理她。

    哪有挑起别人的欲望,便置之不理的?

    舞七笑嘻嘻地说道:“好,你不理我,我就将你一直绑在这里,也不碰你,看你还硬不硬气。”

    皇甫睿仍是不睁眼睛,抿着唇不出声。

    两人僵持了一炷香的时间,他没想到舞七竟然说到做的。

    绑着自己,不碰自己。

    而星恒国的冬天也格外地冷,胸膛的已经微微敞开,白皙的皮肤裸露在外。

    寒风吹过,便是如同刀子一般刮在身上。

    他难受地睁开眼睛,却见她俏生生笑盈盈地站在眼前,道:“还和我斗气吗?”

    皇甫睿只能服软,喊着:“夫人,你真要将为夫这般绑在这里吗?”

    说这话时,眼中竟有些寂寞和萧萧,一时说不出话来,痴痴地看着她精致绝伦的娇颜。

    “为夫紧赶慢赶才忙完手里的事物,没想成夫人你居然如此待我……”

    舞七“噗嗤”一笑,扑在他的身上,柔声道:“那你还不快说,你有多想要我?

    只要你说出来,我便碰你,给你取暖,你要不说我就不碰!”

    皇甫睿瞪着她,终于忍不住轻笑斥她:“人人敬仰的幽灵医主,竟然这般坏!”

    舞七抚着他的笑容,竟有些沉迷在他这般的温柔中。

    她着迷地看着他如春风般吹拂过的绝美容颜,轻声说:“睿,我只对你一个人坏哦……”

    皇甫睿心头刚一软,她就坏笑着说:“将你绑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的样子,真是勾死人了!咱们天天来院子里打野战好不好?”

    皇甫睿忽然觉得胸口好闷,有些说不出话,只能够用冰雪般的眸子怒盯她,她嘻嘻笑着……

    待舞七为他解开腰带的时候,手腕已经被勒出一道深紫色的痕迹,舞七心疼不已。

    都怪她,做着做着忘记了时间。

    也怪他,太勾人,还嘴硬!

    皇甫睿提起长裤,半敞着的袍子在风中摇曳。

    见她盯着自己的手腕看,便取出凝露膏涂上,免得她内疚。

    其实,只要她高兴,自己做什么都是能够容忍的。

    “我来给你涂药。”舞七拉着皇甫睿回到房间,先是给他手腕涂抹了一番,又要他脱.裤子。

    毕竟地上那么凉,这又是农历十二月,正是冷得时候,在地上躺那么久应该冻坏了。

    皇甫睿见舞七一本正经地要检查自己的屁股,俊美的脸庞一下子涨红了。

    “你还害羞了?你浑身上下,我哪里没有看过?”舞七身体前倾,坏坏地打量着他。

    可是,这样和那样的情况不一样好吗?

    那是他们在欢.爱的时候,大家都是赤身果体的,现在却叫他单独脱下裤子,这叫他情何以堪。

    舞七见他傻愣着,噗嗤笑了,人人畏惧的铁面炎尊,如今变成了羞涩大男孩?

    见他不动,舞七便一把掰过他的身体,让其趴在桌子上背对着自己,然后一把拉下他的长裤。

    “小七……”皇甫睿趴在桌上,侧头轻声唤着她的名字。

    如今这般姿态,让他心下有些紧张。

    舞七的指腹抚上他冻得发紫的臀部,果然冻坏了。

    她轻轻滴给他涂抹着药膏,动作很轻。

    “嗯……”他忍不住低吟出声。

    舞七坏笑着,涂上凝露膏之后,皇甫睿的臀部又变得柔嫩雪白,这般肌肤晃得舞七眼花缭乱。

    舞七自从喝了半碗腊八粥,便再也没有吃过一丁点东西,直到傍晚才幽幽地醒来。

    而唐逸和江风也知道皇甫睿来了,先前李婉与凌蓝和他们换班的时候,就曾叮嘱过:“主子没有传唤,千万不要前去打搅。”

    大家心知肚明,主子和睿公子肯定是在温存。

    唐逸的心中又是一痛,为什么她喜欢的人不是自己?

    两年前,她从死亡森林回来,自己精心准备的一场献身,都未曾如愿。

    如今,她与他人在房同床共枕,而自己只能守在院门外。

    心是有多么痛?

    “唐逸,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要是不舒.服先去找凌蓝帮忙瞧瞧,主子肯定没有这么快起身的。”江风说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是啊,他们的感情极好,就是一年只见上一次,也能够立马干柴烈火的燃烧。

    而自己,却怎么也进不了她的心房,更别说……

    唐逸无奈地摇摇头道:“没什么事,只是想点事情。”

    说完,他便收回了心思。

    他的心里其实还在抱着一些心思的,他守着她一年的时间,不仅仅是遵守当初的承诺,更是因为他心里是喜欢着她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