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48章 小七,你怎么来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舞七的心里十分难受,虽然自己并没有对他做任何直接的伤害,但是,他却因为找自己受到伤害。

    她的指腹搭在他的的手腕处,生机极少,身体很脆弱,就像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一般。

    体内有五百年人参的气息,要不是这株人参,他的命怕是吊不住。

    将他体内的情况摸清之后,舞七喂他吃下一枚雪参丸,养身用的,主要也是吊命,恢复生机用的。

    管家给舞七几人安排了住处,三人住在一个院子内,而漠星雨自然另有住处。

    洗漱完之后,舞七就回到了生机仙府。

    她将生机仙府逛了一遍,随后便在药田里面忙碌起来。

    将挖出来的每一株灵草,舞七都用湖水泡了清洗了一遍。

    在生机仙府里面的灵草,没有哪一株的药龄是低于一百年的,就连两百年的都非常稀少。

    上千年的比较正常,谁让这里有两枚灵珠,让种植在这里的灵草都度日如十年地疯长~

    舞七走到一个提纯器皿前,这个器皿很精准。

    她将每一株灵草都放进去,耐心地提纯,一个时辰后一大瓶药液提出。

    舞七又舀了半瓶湖水兑进去,做最后的蒸馏,只要最精纯的药液。

    又是一个时辰,舞七将最后的绿色药液倒进准备好的琉璃瓶内,这才安心地走出生机仙府。

    第二日,她早早地就起来了,在江风的服侍下用了早膳,便去漠飞羽的房间。

    远远地看去,床上的人时候变得厚重了一些。

    早上,那两个奴仆也已经醒了,为漠飞羽擦了脸,喂了些流食。

    今日,王爷似乎张了嘴巴,还动了牙齿,他们惊讶不已。

    以往,王爷哪次不跟个活死人似的,为他吃流食都是一动不动的。

    今个儿,居然有了反应。

    也不管漠飞羽为何这么做,总归是好事,便去报告了管家。

    这其中一人刚出去,舞七便来了。

    舞七远远地看着床上人,他和昨天变得不一样了。

    虽然还是很瘦,但是已经不是消瘦了。

    舞七慢慢走到床沿,握着他的手腕,拉出被子,很白很干净。

    “你出去吧!”舞七命令道。

    这么做事以防这两个人一会儿大惊小叫的,让自己分了心。

    见他们犹豫,舞七又说了一句,“有什么疑问去找漠星雨。”

    男仆看着舞七威严的样子,有些害怕了。

    心想,昨日这女子是和王上一同来的,王上唯她是尊,还是先和王上通报一声,看看王上的反应。

    见男仆出去,舞七又对江风说:“帮我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主子。”

    果然,还是自己人用着舒.服。

    等房间里再无他人之后,舞七就将灵气引入他的经脉,先尝试着寻找已经分开的四根经脉。

    断口处已经结伽,而且舞七的灵气似乎还不能够驱动它们。

    看来,只有一根根地来了。先从右手再到左手,左脚、右脚。

    舞七足足花了两个时辰才将经脉挪到它们原本的位置。

    随后,一瓶药液灌进他的口中,舞七立马催动灵气,指引着药液的力量前行。

    “嗯……”四肢传来的痛楚,让漠飞羽叫出了声音。

    四根已经结伽的经脉,再次穿透,舞七又喂他服下一枚降露丹。

    渐渐地体内的经脉开始愈合,经脉连接好,舞七便也放心了。

    之后,只需要好好养着便是,写下一副调养的方子,她推门而出。

    “舞七,我七王叔如何?”见她出来,漠星雨立马走上去追问。

    从男仆那里得到了消息,他便在门口等了三个时辰。

    舞七的额头上也染着一层薄汗,这场接经脉是一个极其耗费灵气的事情。

    “没事了,今日注意不要大力地挪动他的四肢,这是调养的方子,每日一副即可。”说罢舞七将方子放在漠星雨手里。

    江风见她很疲惫的样子,就直接将她横抱飞身回到房间。

    替她擦了一把脸之后,便掩门守在门口。

    舞七足足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脑袋还有点昏,于是服下一枚聚灵丹。

    “江风!”舞七起身轻唤一声。

    用膳间,江风道:“主子,昨日下午明西王身体动了一下。”

    这说明有知觉了,昨日接经脉的时候,他就曾叫过一声。

    这是个不错的迹象。

    “嗯,我知道了。”舞七点点头,吃饭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了。

    饭后,舞七又去他的房内看了一眼,睡得很香,仅是一天,皮肤就开始变得饱.满了。

    舞七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反正唐逸也要几日才能够回来。

    三日后,漠飞羽终于醒来了。

    首先醒来,他有一些茫然,自己不应该已经死了吗?

    为什么还没有死?

    看到床边有两个熟悉的男仆,一脸的兴奋,然后其中一个走了出去。

    “王爷,您终于醒了!”男仆激动地走到床边,扶漠飞羽起身,然后又为他垫着一个枕头。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最后视线落在床上,自己的手臂上。

    这是自己吗?这手臂几乎和正常人一样。

    “七王叔!”漠星雨一打开门,便叫了起来。

    “星雨,你怎么来了?”莫非自己这病,是他请大夫来帮自己医治的?

    漠飞羽正猜测着,漠星雨已经来到了床边,而门口一白一青两道身影出现。

    漠飞羽眼神一滞,是小七?

    先是欣喜,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终于出现了。

    可是随后,他便有些膈应了,自己已经被血之佣兵团的人给折磨成那样了。

    虽然还是男人,但依旧是一种屈辱。

    舞七只是看到他的眼神,并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

    “羽,手脚感觉怎么样?”舞七快步上前问道。

    漠飞羽点点头,“嗯,挺好的。”

    说罢,还活动了一下手脚,没有半点不适。

    舞七坐在床边,指腹搭在他的手腕处,灵气在他的体内转悠一圈,发现经脉已经修复好了。

    早在舞七给他服用降露丹的时候,他的旧疾也被医治得七七八八了。

    所以,他的身体才会呈现出正常人的大病初愈的样子,而不是一张苍白的脸庞。

    “小七,你怎么来了,你……最近好吗?”漠飞羽低头看着舞七扑闪的睫毛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