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25章 千万不要相信你的眼睛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心下不禁握拳,这降露丹对伤势极好,下回一定要拿第一。

    裴立群收回思绪,便和小组里其他三人一起收拾甲板。

    虽然舞七没有交代,但是这浓重的血腥会给他们在海上带来麻烦,大家都自行开始洗刷。

    收拾过后,文梦安小组回到房间便开始商量,下次如何作战,一会儿去找舞七兑换什么灵丹。

    一时间大家对海上战斗有了极大的欲望,而舞七回到房间后,便闪身进入生机仙府。

    这么多呼雷鲸,好几十枚兽晶呢,全部都是四阶的。

    舞七用红缨一枚枚挖出,然后堆在六戌书架上。

    蓝光闪闪的,代表是雷属性。

    舞七修炼的《凤舞决》是火属性的,凤舞九天是很厉害,但是,如果里面再加上些雷属性呢?

    舞七现在很想知道自己修炼雷属性之后会在怎么样?

    看呼雷鲸使用雷弧的时候,很爽,几乎一道雷弧下去便能就将对方定住。

    现在她需要一个雷属性的功法!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舞七便翻出一本《朱雀雷》,这是庞毅当年寻到的一本天级雷属性功法。

    舞七拿着功法便回到房间,这个时候,那些少年们该来找自己的。

    一共两个小组获得十个以上的积分,待处理好他们的事情之后,舞七又将整个船布下防御阵,这才离开。

    《朱雀雷》一共五式,但是这庞毅收集的也是个残本,只有前两式,宗雷劈和落溪雷。

    前者是单独一道雷弧,但是威力强大,一道电弧下去便可便可将人劈成两半。

    就算呼雷鲸这样有厚鳞保护的海兽,也会一分两半。

    这样强大的功法适用于远程攻击,而且很省力。

    一番思索下来之后,舞七便将第一式宗雷劈的口诀在心中默念了一遍。

    第一次修炼这种功法,一股酥.麻的电流在经脉中流动,隐隐她的身体泛着蓝光。

    但是没一会儿,她就浑身泛着焦味,整个人趴在地上直喘气。

    舞七盯着地上的《朱雀雷》沉思,难道是时间或者地点不对,现在自己不能修炼?

    舞七摇摇头,心想算了,还是先把那些毛头小子和黄毛丫头给管教好了,赶紧完成任务才行。

    她在郗同学院担任特聘导师的消息,留心的人都知道,但是,几个组织是在保护她,还有一个组织则是希望得到她。

    可舞七却来到了从忌涧,他们得到的消息又断开了。

    后来,在从忌涧的海域,又经历了几次海兽的袭击,每次舞七都一旁观看,大部分时候她不出手。

    大家也对她这样的态度已经习以为常,而她坐在那里也不会有海兽对其攻击。

    大家不明白,但是心想她那么高的境界,多少有些理解。

    一次次面对成群的海兽攻击,大家身上的稚气都蜕变了不少。

    而舞七那里的丹药从十个积分、二十个积分乃至更多都有,要换取必须是小组的积分,单独行动不算数。

    这也是舞七培养他们团结协作的关键,让他们养成这个习惯。

    二十八人,康明朗、文梦安、潘伟祺、张思源、寿谷蓝、易乐双、夏俊晤七名小队长气质都发生了改变,无形中身上散发着一种气魄,那是一种自信。

    在临近上岸的几天时间里,舞七闭关三天。

    待到从忌涧,那里的树木都是深绿色的,而且里面飘着一层薄雾,让人看后有些恐惧。

    舞七将船收进生机仙府,系在这里,可能会没了,还是收起来放心。

    然后,她对身后的二十八人说道:“继续按照原来的小组行动,接下来跟着我进去,我们先在外围转转。”

    说罢,舞七就往前走了,寿谷蓝比较活泼,便凑过去问道:“舞导师,这从忌涧里面都有什么啊?”

    舞七不经意地扭头,朝绽放一抹笑容:“千万不要相信你的眼睛。”

    “啊?”寿谷蓝没明白舞七的意思。

    到那儿时,康明朗和文梦安却懂了,却不知道怎么看。

    走了大概一个时辰之后,树林中的小道越来越细,而且树下的杂草越来越高,片片泛着蓝光,如同到刀片一般。

    这时舞七停了下来,又取出她的椅子,道:“今天,我要给大家讲的是神识,这对你们接下来能不能保住命很重要。

    虽然对你们的生命安全,我有一定的责任,但是,人太多,死掉一两个也在所难免。”

    舞七脸上勾起一抹温润玉如的笑容,这笑容在别人面前,绝对能够引起一大片少女的春心萌动。

    但是放在这里,就有点像斯文的阎王了。

    大家宁可舞七的面容狰狞一点,或者像一个面露凶色的导师。

    但是,她就是可以保持着那种笑容,让你看起来她很好说话一般。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知道了。

    “很好,接下来,我开始讲课。”

    舞七讲了大概一个时辰,又做了一个示范,闭上眼睛将每个人的动作全都说的一清二楚。

    神识,主要告诉大家不要完全依赖双眼看到的。

    眼见,不一定为实。

    给他们一个时辰的时间缓冲了一番,舞七便带着人,继续往从忌涧深处前进了。

    路上的杂草丛生,而且一碰到,血肉便会被割破一道口子,于是大家纷纷穿上铠甲、战靴。

    又安排一组弟子在最前方开路,负责割断前面的杂草。

    这从忌涧内不管你走多远都看不清前面有什么,而起这里连一点虫鸣鸟叫的声音都没有,十分安静。

    越往里面走,越让人觉得昏天暗地,除了草木什么都没有。

    传闻,这里有许多凶兽的,可是为什么他们什么也没有看见?

    忽然,队伍的最后传来一声尖叫声!

    众人望过去的时候,只发现一道被拖拉的痕迹。

    舞七黛眉一皱,神识扩散,发现那人还活着,当下便松了一口气。

    “快追!”

    二十八人,沿着地上一道痕迹飞行。

    舞七一眼瞧见那名被一根绿色的粗藤缠住的弟子,此时他已经昏过去了。

    绿腾长在一棵三人才能抱住的树上,而且这颗树此时还张开了大嘴,十分恐怖。

    虽然只是一个黑洞,但是,那黑洞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会腐蚀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