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09章 她是一个记仇的人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忽然,贾子墨想起最后他在一楼叫的那道声音,于是吩咐店小二,道:“去拿十盘藕夹子过来。”

    店小二如蒙恩叩谢赶紧离开。

    小猪闻言,饱.满精致大眼羽睫一眨一眨的,随后又扭过头道:“别以为你拿吃的过来,我就会答应你。”

    可是,十盘藕夹过来了,他真的答应了。

    “这是我的房间,那边是我哥的房间,不要乱跑。”说完,整个人就带着店小二一起端着盘子进房间。

    然后,又随着店小二出去,整个上房都安静了。

    不时会传来“吧唧吧唧”的咀嚼声,还有潺潺的水流。

    舞七坐在浴桶,享受着舒适的沐浴。而贾子墨则在外厅内的椅子上坐着,一动不动。

    忽然,舞七感觉到一道神识扫了进来,连忙将整个身子淹没水里。

    谁这么有本事,竟然可以穿透自己的屏蔽阵?

    顾不得其他,舞七又抓紧在浴桶周围布上一圈屏蔽阵,见神识没有穿进来这才安心。

    随后,又将整个房间布上屏蔽阵,还有监控阵。

    等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人进来,便穿好衣裳,将自己装扮一番走出去。

    舞七心中不快,真是讨人嫌,大晚上还要查探,害得舞七又得将自己的脸折腾一番。

    当舞七出去的时候,发现外厅里面的贾子墨惊讶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她皱着眉头看着贾子墨,然后朝小猪的房间大喊:“小猪!”

    “哎,哥,干嘛!”小猪一手抓着一个藕夹,从房间里面出来,嘴巴里面还包得满满的。

    她明明记得他只打包了两盘子的,那房间里面摆了一桌子的盘子,又是怎么回事?

    舞七指着外厅里的贾子墨,问道:“人是你放进来的?”

    小猪点头,见舞七脸色不太好,然后咽下嘴里的藕夹子,问道:“哥?”

    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似乎做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

    然后看向贾子墨,眼神在二人之间飘摇。

    之前,舞七只是把他拉出来一起上路,可没有跟他说,现在她是个什么情况啊!

    “呵呵!”小猪干笑一声,然后走到房门口,道:“哥,我吃了他十盘藕夹子,你要是要赶人,就帮我把钱给他!”

    说完,就“嘭!”地把门关上。

    舞七对于吃货小猪有些受不了,真担心他被人坑了。

    而眼前的这个贾子墨便是第一人,她走上钱去,掏出十枚金币放在桌子上。

    “我弟弟人小贪吃不懂事,这些钱足够还你藕夹子钱,还能再开一间房。”舞七对着他说道。

    贾子墨没有伸手拿钱,而是淡淡地说:“客满,没有房间。”

    那你就能住在我的上房,还四处查看?

    以为她不知道刚才的人是他?

    本来舞七还纳闷,难道祝尘子真的活过来了,居然可以破她的阵,原来来人已经进入她的房间了。

    真是家贼难防,舞七怨恨地看一眼小猪紧闭的房间,但是那十万福特的目光,还是让屋子内的小猪胆战心惊。

    以后,他再也不贪吃了,贪吃也只吃臭丫头的东西……

    贾子墨说完便不再开口,依旧安静地坐在那里。

    舞七可不是一个好心人,她是一个记仇的人。

    “这是我为自己和弟弟开得上房,阁下住在这里怕是不合适。

    既然你有钱,大可以去找掌柜的要间柴房,凑合一晚便是。”舞七建议道。

    帽檐里的贾子墨身形一震,竟然让他住柴房?

    虽然,很多时候执行任务,住宿条件很差,但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贾子墨并不会克扣自己。

    而眼前的少年,其貌不扬,却建议自己住柴房?

    “我给你双倍的价格,只要住这外厅。”贾子墨再次说道。

    “小爷不缺钱。”和小猪一样让人恨得牙痒痒的话。

    “那你缺什么?”贾子墨的忍耐限度快要爆炸了。

    舞七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笑得十分欠扁,道:“什么也不缺。”

    在舞七看不见的帽檐里面,贾子墨额头的青筋颤动。

    “不过,我倒是对你有些好奇,你要是能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我就考虑让你住下。”

    说完,舞七就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她也不着急,就那样等着,给他足够的时间消化这句话,然后给她一个答案。

    贾子墨没有说话,他穿上这件袍子之后,从未在外人面前脱掉过。

    猛地有人提出这个要求,贾子墨有些措手不及。

    舞七感觉有一道目光正在打量自己,她也不管,只是给自己倒了杯水,小口小口地喝着。

    贾子墨一直盯着她看,似乎是想要将她看出个洞来。

    “告诉我,你的阵法是从何学来的,我就答应。”贾子墨说道。

    舞七嗤笑一声,道:“你莫不是傻了?

    你想住在这里,就得答应我的条件。

    而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揭开还是不揭,选择权在你手里。”

    贾子墨顿时觉得胸闷,感觉自己像是吃东西被噎住了一样难受。

    之所以来这个房间,是因为她的阵法实在高超。

    他的神识居然不能渗透进来,而整个客栈他都已经查看了一遍,唯独这个房间。

    所以,他才想办法混进来。

    而里面只有一个大的和一个小的,他看着舞七的身形,看起来很普通,模样也普通到极点。

    但是她身上的元婴功力,还有这巧妙的布阵阵法,让贾子墨觉得有些熟悉和怀疑。

    所以,他才想办法混进来。

    但是,事情却是,还没有了解到情况,就要被赶出去。

    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舞七惊讶地看着他,他居然动手揭开了帽檐。

    一个看起来清瘦的脸庞,他的下巴略尖,而且皮肤显得苍白。

    此时他正黑着脸,面无表情,黑沉沉的眸子盯着舞七。

    舞七也看着他,没有一点尴尬或者惊讶的表情,既然露出来了,当然要好好地看一番了。

    她嘴角扬起一抹笑容,道:“今晚你就住在这里了。”

    说完,舞七就离开了。

    其实,贾子墨是属于那种清秀且很瘦的那种男人,而且周身的气质很冷淡,嗓音还有些黯哑,并不好听。

    见舞七风轻云淡地离开,贾子墨赶紧将帽檐带上,这种被陌生人看到脸的感觉,让他很不习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