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178章 有好戏看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水滴顺着她的肌肤一直滑落到脚底,舞七拿起一条白色浴巾,齐胸裹好。

    白嫩的双足在石面上走着,身上发散着阵阵白雾,片刻之后,解开浴巾,一件青色长袍穿在身上。

    从洞府内出来之后,已经天黑。

    舞七在山道上行走着,忽然她感觉脚下这块地灵气特别充裕,左看右看周围没有什么人,便飞上树,在这里修炼起来。

    这里的灵气可比生机仙府强上一些,舞七吸收起来,如同牛魔王用鼻子吸空气一般恐怖。

    更何况此处灵气这般充裕,舞七更加不会客气。

    身体里面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唤,更多,要更多的灵气。

    就在这时,树下洞府的门忽然打开了,一个穿着褐色长袍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大声嚷嚷道:“是谁?是哪个王八蛋敢在我门口偷着修炼!

    还丧心病狂地吸走了那么多灵气,要不是老子及时稳住,老子差点走火入魔!”

    那人怒气冲冲,但是因为修炼的时候突然发生变故,所以身体也受到了一些损伤。

    在他将要走出洞府的时候,舞七就逃匿到生机仙府。

    我去,偷了点灵气竟然骂成这样,感觉自己顿时成了祸害。

    躲了一会儿之后,发现那人已经走了,舞七这才离开。

    有了上次的经验,舞七走到灵气充裕的地方就小心地吸收灵气。

    但是,这样极其让人不满足。

    一晚上,舞七换了三十多个地方修炼,当然这样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这是,不是长久之计。

    舞七仰头,看向山顶,在这灵气不足的地方真是让人憋屈,得想办法混上山顶才行。

    第二日,有不少人出来从洞府内出来抱怨,原本相隔很远的洞府,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大家都在讨论昨日是谁破坏自己修炼!

    舞七因为炼丹提不上去,所以也在外面闲晃。

    一听到他们说什么差点走火入魔、内伤!

    吓了一跳,这么惨?

    舞七上下打量着自己,这个小身板吸起灵气来,简直无法无天,她也不想这样子的啊!

    但是,现如今舞七要是不修炼,那就要发霉了。

    忽然有人发现了舞七,问道:“舞师弟,你感觉怎么样,昨晚可有人打搅你修炼?”

    舞七连忙摆手道:“我昨日在炼丹,后来太累就睡下了。师兄,咱们半山腰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瞧着舞七一脸迷糊的样子,这位好心的师兄就把作恶如何被人打搅,然后受了内伤的事情说了一遍。

    “现在的人,真是……打不过师兄们,竟然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不过师兄,咱们这洞府是可以挑战获得的,近日,师兄还是小心为妙。”

    舞七只是一点拨,这人立马明白了,赶紧回去修炼,一旦有人挑战,然后自己又受内伤。

    这么好的洞府怕是保不住了。

    但是,舞七的话声音不大也不小,许多经过的人便听到了。

    昨日舞七在吸收灵气的时候,尽是挑了一些前三十几名的洞府吸收。

    所以,剩下的一些洞府,并没有吸收,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果然,立马有人找到一人进行挑战,而舞七吸收灵气搞破坏的事情,很快被人忘记。

    半山腰乱成一锅,但是,也在郗同学院的允许范围之内。

    舞七去药房兑换了一篮子灵草还有一百块黄色火焰石,然后慢悠悠地离开。

    她的脚步很轻,速度不换不慢。

    突然,有人挡在她的面前,舞七抬头看去,竟然是上官锦良?

    “何事?”她妹妹的病已经治好,且不说她不管善后的事情。

    而且,只要出自她手,绝对不可能会有医后复发的事情。

    上官锦良似是悲痛地说道:“秋莲,死了。”

    舞七大惊,道:“不可能!我医好的人,只会活的更长,怎么可能会有死的?”

    除非被人毒死、弄死,或者她自杀。

    “不管怎么死的,都是在我医好之后,而且与本医主没有任何关系。”舞七很快就想明白。

    上官锦良点头,道:“是,妹妹确实后来很好。但是,妹妹很珍惜这次的生命,却被人杀了,而且咬断了右手。”

    闻言,舞七挑眉道:“何时的事情?”

    “就是医主那日舞药房被围观之日的事情。”

    舞七摆摆手道:“在学院里,叫我舞师叔。记得那日,秋莲公主确实拉着我的左手了,用右手拉着的,但我不会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她可是来修炼的,谁没事杀个人,还搞这么大个破绽。

    “锦良知道,所以,并不是向舞师叔兴师问罪的。锦良,有一事相求。”上官锦良态度很客气,但是舞七并不吃这一套。

    舞七走到树下,掀起青袍,随意地坐下。

    “这天底下能驱动我舞七办事的人,可没几个。

    说出你的条件,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下。”舞七勾起一抹坏笑朝着上官锦良说道。

    上官锦良也不确定,但是,他只能凭此一搏。

    “锦良曾机缘巧合获得一枚阴灵珠,此珠可以让逝者保持身体如初。

    如果,舞师叔可以帮锦良看出秋莲是被何等凶兽咬死,并说出杀人的过程,锦良愿将阴灵珠双手奉上。”上官锦良规规矩矩地朝舞七拱手请求。

    舞七衡量了一下,不是坏事,也谈不上亏本。

    “王宫里的尔虞我诈,倒是没有让大皇子泯灭人性,秋莲公主能有你这样的哥哥,真是幸福。”这是真心话。

    “那就用阴灵珠为交换,带我去瞧瞧。”舞七起身掸着灰尘说道。

    上官锦良等着舞七,然后一起往自己的洞府前去。

    他住在山脚,不如舞七住的好,武修系的内门弟子都在这里居住。

    打开洞门之后,上官锦良带着舞七走进一间石室。

    其实这间石室,如果舞七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主卧。

    但是在最中间却安置着一个水晶棺材,透过水晶棺材可以看到里面躺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

    忽然,舞七好像想起了什么,道:“你母妃可安好?”

    上官锦良似乎很诧异舞七会问出这个问题,他听到这句话,涣散的眼睛逐渐聚焦。

    就看见舞七那双黑如玛瑙般深邃的眼睛,那里面流光闪耀,漆黑的瞳孔映照出她的影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