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175章 新晋的舞师叔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秋莲,你怎么来了?”虽说自己是她的亲哥哥,可这个妹妹一点也不是个粘人的妹妹。

    “哥,你看!”秋莲公主已经不想解释了,直接把画像给了他。

    她这一路跑来,加上心里的激动,已经感觉上气不接下气了。

    “这是……幽灵医主?”上官锦良也看出来了。

    “你怎么会有她的画像,你自己画的?”上官锦良瞧着上面的人,再回想自己妹妹的手笔,似乎不是这样的啊!

    秋莲公主摇摇头道:“哥哥,不是这样的。是别人给我的,她现在是咱们的师兄弟,是这一届的新生。

    听说,刚刚被誉为新生三少,只是她的名字别人不知道,才被大家发动着找寻她的名字。”

    上官锦良听了她的话之后,便坐在椅子上。

    而后思索片刻道:“秋莲,既然医主来到学院,便是隐瞒身份。

    所以,不能透露医主的身份,另外,遇到她一定要交好,明白吗?”

    现在医主的身份也是一名新生,所以,地位在学院里肯定不如皇亲贵族。

    那么,要是遇到些麻烦,他们能够帮着解决,那便是交好了。

    上官锦良心里打着小心思,秋莲公主不懂,便点点头。

    这明显是一个可以接近医主的机会,上官锦良当然不会错失。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医主的身份可不单单是内门弟子。

    其他少数见过舞七女装模样的人,以为只是神似。

    但是,慕弘义却认为这是舞七的哥哥,也就是幽灵医主。

    舞七男装女装都未曾改过姓名,这样更加让人分不清。

    别人在找她,可是她正呼呼大睡,难怪,这里条件真心不错,还有云云这个小帮手。

    也许是在生机仙府待的时间久了,和种灵草的时间长了,云云有点像家养的雕了。

    现在舞七在洞府里面,它也能帮着做事情了。

    贝颜交给自己的任务是:明年夏天去四等国郗同学院丹比,但是提升炼丹术,除了炼丹本身还要功力的支撑。

    舞七按照贝颜给自己的丹书,挑选了几个常用且价值比较高的配方,写下了之后,直接去了药房。

    药房内,排队的人并不多,三五个。

    因为在郗同学院内,金币、灵石根本不能通用,唯一通用的便是积分。

    积分不好赚取,所以,来药房换取灵药的人才会那么少。

    等轮到舞七的时候,舞七直接将纸条递上去,然后还有贝颜的令牌。

    药房捡药的兄弟瞧见这令牌便愣了一下,然后还是祁药师接过纸条,随后道:“舞师叔,您拿好。”

    舞七朝他点点头,这人一看就是个上道的。

    后面的人看见舞七拿了一篮子灵药,眼睛都瞪直了。

    “这人谁?怎么没瞧过,她哪儿来的那么多积分?”后面一个大汉心里极度不平衡。

    要知道大家为了赚取积分,到处做任务。

    就舞七手里拿的那些东西,少说上万积分,一个新人哪儿来的积分?

    大汉这就急了,问祁药师:“姓祁的,这药房的灵药可不能乱给,你可不能假公济私啊!”

    大汉明里暗里的意思说,祁药师多给了舞七灵药。

    舞七功力现在是元婴圆满,这点距离,听得清清楚楚。

    “张师兄,哪儿能啊,我在这个位置干了两年了,这点规矩还是懂的。”祁药师连忙解释道。

    可是姓张的大汉,一直觊觎药房药师这个位置,今日让他发现了端倪,怎么可能善了?

    “哼,是或不是,就等拿着那小子的玉简去办理处查一查就知道了。”姓张大汉说道。

    祁药师眼看着,张师兄是盯着自己不放了,于是就请人过来替班。

    舞七眯着眼睛看着姓张大汉,挑眉道:“你就这么确定,我这玉简里面没有那么多积分?”

    舞七那模样就像是在看傻瓜一样,张师兄虽然心里气愤,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看着舞七和祁药师,心中一阵冷笑,一会儿,有你们好看的。

    药房里面的人虽然不多,但是,总有那么一些爱凑热闹的闲人。

    舞七也不怕,道:“那就走吧!”

    手里的篮子也没有收起来,免得人家又污蔑你把灵药藏起来了。

    张师兄带大家来到玉简办理处,随后,请一个老者查询,刚才舞七玉简里面扣除了多少积分?

    老者一瞧见玉简吓了一跳,道:“贝颜丹师?”

    “什么?牛老,您只管查看刚才这玉简里扣除了多少积分便是。”张师兄说道。

    牛老以为张大汉是为贝颜丹师办差,便查看了一番,道:“一万六千五百整积分。”

    张大汉吓了一跳,问道:“这里面真有一万多积分?”

    “那牛老,这玉简里面一共多少积分?”张大汗问道。

    这回换做牛老不解了,道:“你一个晚辈,问贝颜丹师有多少积分作甚?”

    牛老这会儿看他的目光极其不喜,张大汉傻了。

    “什么贝颜丹师?”

    这时,祁药师从后面走出来道:“这是贝颜丹师的玉简,现在给了他的座下弟子,也就是这位舞七师叔。

    昨日,贝颜丹师亲自过来和药房交代了一番,所以,这位舞七师叔使用的玉简里,全部都是贝颜丹师的积分。”

    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而张大汉还久久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舞七一步向前,轻蔑道:“现在明白了?”

    她白了张师兄一眼,就像一个巴掌甩在他脸上一般。

    真是蠢货!

    舞七拿着玉简和篮子离开,留下众人。

    张大汉脸一阵白一阵红,随后,他便反应过来,怒气冲冲地看着祁药师道:“姓祁的,你早就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祁药师像是听到一个笑话,道:“这样的蠢事,你干的还少吗?”

    随后,祁药师也离开了。

    经过祁药师的传播,大家似乎知晓了一个秘密,这个新晋的舞师叔,居然是新生三少之一。

    无数少女都站队舞七,喜欢着舞七。

    而知晓详情的上官锦良却觉得,你们一帮女人,追捧女人?

    知晓真相后的你们能承受吗?

    舞七回到洞府之后,没有去生机仙府,而是直接在洞府内的炼丹房炼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