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158章 刚才主子居然笑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就像是一个永远不知疲倦的电动马达,真的很强!

    反倒是舞七,虽然是幽灵之体,元婴中期,武王中期,还是败下阵来,连连求饶之下,少年总算放过了她。

    在少年抽身离开的瞬间,舞七再次不争气地晕了过去。

    清晨的一场大战持续了两个时辰,这时门外是唐逸和江风守着。

    二人听着一阵阵*、呜咽声,还有男人的粗喘声,最后还有床晃动的声音。

    大家都是修炼之人,耳力也要比常人好一些,这些声音像是被放大了一般。

    两个处男在门外听得血脉膨胀,纷纷低下头。

    从昨夜用过晚膳之后,一共大战了四个时辰。早上舞七服用了丹药,才恢复了一些气力。

    可是,皇甫睿什么也没有吃,而且出了那么多力,舞七不禁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是电动马达,永远不知道累。

    皇甫睿看着昏睡的舞七,在她的唇上留下一吻。

    昨晚尚未吃饱,今早的一场欢愉终于吃饱了。

    他穿上衣裳,开门道:“备水。”

    江风默默无声地离开,唐逸不经意间看了他一眼,一脸饱餐之后的满足。

    随后便立即低头,主子和他之间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房内的人,他是不能看的,而且依照皇甫睿的霸道,也没有让任何人看到舞七。

    只是那旖旎烂漫的味道,却在无声地告诉他人,他们之间爱得有多缠满,有多轰轰烈烈!

    舞七再次被人抱进浴桶中,皇甫睿细心地替她洗过身体的每一处,每一寸肌肤都是他的珍宝。

    忽然,皇甫睿看着这样美妙的肌肤,忍不住轻轻地吻着。

    怀里的人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惊扰她的美梦,于是侧身倒在他的怀里。

    皇甫睿瞧着她白皙清秀的脸蛋,她闭上眼睛的时候,长而卷翘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像一对大扇子。

    刮了一下她的鼻头,“先放过你,等你睡醒了,再收拾你。”

    说完,打横抱起起,轻轻地擦拭着她身上的水渍,用功力烘干她乌黑的秀发。

    墨鸦般的发丝如丝绸一样透着光泽,墨色的长发散乱在床榻上,映衬着她的脸颊越发白皙如玉,那双漂亮的眉毛在睡梦中舒展开来。

    这样的她更加惹人怜爱,恨不得再次抱在怀里,狠狠地揉.捏一番。

    但是,她安静的睡颜,犹如九天之上的仙子,让人舍不得惊扰。

    直到午时,舞七才醒来,一睁眼便看到皇甫睿的俊颜。

    毫无预兆地撞进了他幽暗深邃的眼眸里,他漆黑的眼睛里闪烁着耀眼的光华,那一片光华流转中,只倒映出她一人。

    短暂的失神之后,舞七便回过神来。

    扭头不看他,一起身才发现自己身上什么也没有穿,但是肌肤却白皙如玉。

    看来这家伙还算有良心,知道给自己抹药膏了。

    可是,他身上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红印、牙印、指甲挠痕?

    他这是要告诉别人,自己对他有多饥渴吗?

    舞七一巴掌拍向他,“给我出去,我要穿衣服!”

    “娘子,你身上哪一处,为夫没有见过?”皇甫睿一脸委屈地看着她。

    可是,在她的威逼之下,他只能滚下床,穿好衣裳在门外等候。

    见他出去,等了一会儿,没有再进来,舞七才掀开被子。

    虽然身上擦了药膏,可是下.身隐隐的酸痛在告诉她,纵、欲是件不好的事情。

    舞七从生机仙府内,现配出几样避子药液,医主之手绝对是最好的,而且不伤身,并且滋补。

    做好这些之后,舞七才穿上一身白袍,唤唐逸进来服侍洗漱。

    皇甫睿怎么会把服侍自家夫人的事情,交给别的男人?

    “夫人,我来。”皇甫睿狗腿子似的端着水进来。

    屋顶的花兽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这还是他心目中高冷、无情、霸道、禁欲的主子吗?

    他原来的主子去了哪里?

    相比花兽,季辛倒是要正常一些,他来到院中的银杏树上,仔细地观察着屋内的二人。

    唐逸因为不用侍候舞七洗漱,便开始将屋内的窗户打开。

    等舞七和皇甫睿离开之后,便有丫鬟将床铺全部换了一遍,再点上熏香。

    此时已经一夜加上一上午没有吃饭的舞七食欲打开,纵、欲是个体力活。

    本以为这只是男人在动,其实女人也是相当耗费心力的。

    这顿饭不知道是谁安排的,与以往各类甜食、荤腥、海鲜不同。

    一桌子都是滋补的,鸡汤、血燕、鱼汤、人参……

    呃……舞七有种想要羞愤而死的冲动,这个死皇甫睿!

    这么一想,舞七的手就伸进他的衣襟内,捏住一小块软肉,使劲一拧。

    “啊!”皇甫睿正在给舞七挑鱼刺,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皇甫睿痛到了心坎。

    夫人真是心狠,捏就捏一点点。

    “夫人,要是想惩罚为夫,咱们一会儿房门在慢慢做好吗?”皇甫睿没有去拿开舞七的手,一边说,一边继续挑鱼刺。

    完全忽略了舞七的脸色,然后将一块子无刺的鱼肉放到她的口边,道:“啊……”

    舞七满额黑线,自己是小孩子吗?但还是张嘴吃下了。

    “你以后说话注意点!”舞七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这么多人呢,这感觉像是在宣言一样。

    受到舞七一记白眼之后,皇甫睿便老实了许多。

    不远处,银杏树上的花兽却受不了了。

    “季辛,你掐我一下,我是不是看错了,刚才主子居然笑了?”

    咱们的万年冰山居然笑出来了,还笑得难么温柔,这绝对是幻觉,幻觉……

    花兽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季辛却真的掐了一下他,力度不比刚才舞七对皇甫睿那般小。

    一道杀猪声从银杏树种传出,唐逸和江风立马冲出,一人一手持剑,一个捏紧拳头。

    二人抬头看着树枝间,虽然二人掩藏的很好,但是,他们已经暴露了。

    就算唐逸和江风的修为再不好,也知道花兽和季辛在上面。

    舞七瞧着树上的两人,居然有人潜伏进来,她还没有发现?

    他们的功力是有多深厚?

    舞七的脑海里出现了无数的想法,这般思虑的模样印在皇甫睿的漆黑的眼眸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