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136章 我用血喂养的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舞七挑眉看向他,语气轻佻,甚是不在意,可是杭冰阳却如同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她,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她,是谁?

    杭冰阳只觉得喉咙有些干,眼前这个人有危险……

    舞七看着他的反应,局促的呼吸,惨白的脸全部尽收舞七的眼眸中。

    “哦?看来我说对了。杭公子,或许我该叫你杭大公子,还是叫杭二公子?”舞七挑眉盯着他,希望能从他的表情里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可是,舞七失望了。

    刚才,杭冰阳就发现舞七实在试探他,现在他已经收起心思,装作面无表情。

    不过,这也没关系,舞七继续说道:“我虽然没有见过杭风华,不过……”

    说着,舞七的视线有落在杭冰阳的脸上,打量了一下道:“你们恐怕长相相差无几吧?”

    这是一个反问句,也是一个肯定句。

    舞七一挑眉,杭冰阳有些无语,他都快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捕快。

    片刻之后,杭冰阳已经整理好思绪:“没错,我是杭家的儿子,杭家长子。”

    说完,他的脸上又闪现出一抹阴霾,这个身份除了血缘无法阻碍,其他的根本没有人会承认。

    自己只能待在这个地方,还有别的什么吗?

    杭冰阳自己都觉得可悲,“阁下,既然知道了这些,那最好离我远一点,我自己都被关在这里。

    如果有办法出去,哪里还会留在这里??”

    杭冰阳睨了一眼舞七,似乎是在说她傻。

    “我知道,但是凭我的直觉,我觉得这个秘境的出口肯定和滴血花有关,杭公子不如带我去瞧瞧?”

    见他一脸紧张的模样,舞七继续说道:“这可是出去的关键,放心,没有你的允许,我是不会打滴血花的主意的。”

    舞七笑的一脸无害,杭冰阳却说:“嗯,我是不会允许的。”

    呃……

    呵呵,可是,自己的目标就是滴血花呀,你不允许?这个恐怕由不得你。

    杭冰阳控制着轮椅往前走,舞七紧跟其后,在竹林的过道上不知拐了多少个弯,终于看到了一个小院子。

    舞七转头一看,这……竹林里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这竹林明显就是一个八卦阵,而且还比较复杂,如果不是熟知这里的人,恐怕半个月都出不去。

    但是,舞七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定了下神就跟着杭冰阳走进小院,这个院子和竹林是隔开了,有一个隐匿阵纹保护着。

    走进里面,舞七才发现这是一片药田。

    里面种了各种灵草,而且被打理得很好,每一株都水灵灵的,看得出主人很用心。

    在一片绿色的灵草中,全身红色的滴血花显得格外醒目。

    舞七走在药田的小道上,慢慢靠近,越近就会闻到一股血腥味,而且越来越浓。

    还没等舞七蹲下来仔细瞧瞧,原本绽放的滴血花就合上了。

    这比含羞草还厉害,起码人家还让碰一下,这滴血花,靠近一下都不行?

    舞七看向杭冰阳,只见他嘴角抽搐,道:“这朵花是我用血喂养的,有人性。

    到目前为止,你是它见过的第二人。”

    杭冰阳的声音就像一块石头砸在舞七的头上,那么这滴血花和杭冰阳的渊源很大了?

    自己如果要拿走滴血花,那么他?

    舞七猛地抬头看着杭冰阳,杏眼微眯。

    “你在打什么坏主意?”杭冰阳在不远处问道。

    舞七沉吸一口气,然后说:“这或许对你不公平,但是这对花我是必须要带走的。

    如果你们之间的渊源不能切开,那么,我或许要连你也一起带走了。”

    这话不是开玩笑,滴血花被杭冰阳以血喂养了不知道多少年,他们之间的联系,或许已经达到同为一体。

    舞七的眸子带着一丝探究,观察着杭冰阳和滴血花,见杭冰阳脸色微白,再看滴血花似乎也有些蔫了。

    这……是个不好的预兆。

    “你要连我一起带走?”杭冰阳不知是震惊,还是气愤。

    震惊的是,自己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关了他十五年的牢笼。

    气愤的是,这个少年说要带自己走,难道他也要把自己关起来吗?

    再次因为滴血花?

    在杭冰阳复杂的目光中,舞七感觉浑身不自在,但是,她必须说服眼前人。

    “滴血花和你恐怕无法分开,我在莲池国有一个庄子,你可以住在那里,那里景色很美。

    我会医术,你若信我,我会为你治好双腿。

    我聘你做那里的管家,可好?”

    舞七用着商量的语气和他说着,不是要他做奴仆,不会限制他,他只是一个管家,而且有遮风挡雨的地方。

    这并不是不好的事情,杭冰阳抬头看着院中的少年,一脸自信,那张惊为天人的脸上没有一丝戏虐。

    他似乎第一次看见少年这么认真,不对,他们昨晚才认识。

    思索着,杭冰阳又低下了头。

    舞七看着他,踱步走去,在还有一步距离的时候,舞七蹲了下来,看着他的前额,猛地凑了过去。

    杭冰阳感觉到她的靠近,吓了一跳,整个人往后缩。

    可是,舞七还是凑近他,往前一扑,双手搭在轮椅扶手上,道:“你不同意?”

    忽然,舞七又皱起黛眉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撑着下巴,“哪条你觉得不可信?”

    舞七的离开,让杭冰阳心里一阵失落。

    见他不说话,盯着自己看,舞七再次问了一遍:“哪条你觉得不可行?”

    杭冰阳想着她说的话:住在莲池国的庄子,医好双腿,聘为管家。

    这三条对他来说都是梦,这里的牢笼真的可以打开吗?

    杭冰阳心里有些不缺定,同时对未来充满了期待与恐慌。

    “你放心,我舞七承诺于你必定做到,你只要告诉我,你可信我?”

    舞七盯着他的眼睛,“我身上有股药香,这是长年累月才有的。我会医,所以我说你能站起来,就能。”

    这是一剂定心凡,也是一个承诺。

    对于杭冰阳来说,舞七的话就像是一个罂粟一般,他的思维自动地就被她带进去了。

    见他露出呆滞的表情,舞七手掌在他面前晃了晃:“喂,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