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133章 换我来陪你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唯有仔细地观看,才会看清那张面容,真的是俊美如厮,而且立体又精致,完美的让人窒息。

    终于,待杭冰阳将诗经写完之后,才发觉已经到了深夜。

    一抬头,却见不远处趴在桌子上的白色身影。

    “公子……”书童看着舞七,心中有些愠怒。

    可回头一想,这翠竹居除了他们,就再无他人,这突然出现的一人,或许不是个坏事。

    杭冰阳低眸想了一下道:“给她盖上一件披风。”

    “是。”

    公子这样不愠不火的样子,书童也不好猜测,只是跟着杭冰阳身后。

    翌日,舞七浑身酸疼地直起身子,平日里她用的都是好的,就算在森林里面,也不会委屈自己。

    这样趴一晚上,难免感觉不舒服。

    这下,她终于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在这里睡着了?

    身体一动,一件月色披风就滑落在地,舞七侧头,还能闻到一股竹子的清香。

    捡起披风,舞七抱着披风慢慢地踱步,然后打开门扉。

    清晨的阳光有些刺眼,抬起右手遮挡光芒,正前方迎来一阵微风。

    葱绿的竹林下,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他也刚巧看到舞七,见她有些发愣,便抱之一笑。

    虽然是一道看似温和的笑容,但是,舞七却知道那是一个非常有距离感的笑容。

    笑不到眼底,而且很疏离。

    少年墨色的长发在风中散乱地吹着,映衬着他的脸颊越发白皙如玉。

    那双漂亮的眉毛在脸上舒展,看起来温润如玉。

    只是看了一眼,杭冰阳的目光便不再停驻在舞七身上,而是享受风的抚摸,和耳边“沙沙”的竹叶声。

    舞七勾起一抹戏虐的笑容,踏出脚步,脚踩青砖和飘落的竹叶,一步一步地向那个男人走近。

    忽而,舞七将他的轮椅转过来,逼着他看向自己,在他惊愕的目光中,将披风盖在他的腿上。

    “昨夜多谢公子,今日物归原主。”舞七重新站好,保持一步距离,不算压迫地说道。

    短暂的失神之后,杭冰阳将披风扔在地上,“我不喜欢被别人用过的东西。”

    “啪嗒!”

    深秋的披风很厚,掉在地上的声音也很响。

    舞七眉头轻挑,这个男人很冷,防备心很重。

    可是,舞七确定这里一定是杭府内的某地,而且十五年前的那个男孩儿一定是被关在这里。

    那么,这么隐蔽的地方藏着什么宝贝,也是说不定的。

    杭冰阳就这样看着舞七,看着她的表情,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越想,杭冰阳的眉宇距离就越近,双手按在双轮上,准备回去。

    可是舞七却没有打算放他回去,伸出左脚拦在前面,然后用调戏小姑娘的表情看着他。

    一副你能耐我何的表情。

    当下,杭冰阳的表情就冷了三分:“阁下有何指教?难道这就是阁下的教养?

    私闯他人住处,留你一晚不知感恩戴德,还恩将仇报?”

    杭冰阳一字一句地吐出,这其中的语气十分不悦,看着舞七的表情甚是冰冷。

    舞七立马愣住了,心里想着,怎么回事?

    一般长得美的人,都是受到一些格外优待的,难道是自己将那张俊颜易容了?

    摸一摸,没错了,皮肤嫩得能掐出水,而且五官布局十分俊朗,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可是,眼前的某人却不给好脸色?

    舞七轻咳两声,妆模作样地行礼:“多谢公子留宿。但是既然来了,那就多住几日,不知公子是否能带我参观一番这翠竹居?”

    谁知,杭冰阳不但没有因此给舞七好脸色,还更加毒舌地说:“你自己没有腿吗?难道你的腿都是用来挡别人的道的吗?”

    说完,不忘记睨了一眼舞七拦着的左腿。

    舞七讪讪地摸摸鼻子,怎么感觉这公子和昨晚似乎不是一个人呢?

    静和动根本不是一个状态啊……

    公子,你这样会娶不到媳妇的,舞七在心里腹诽。

    不等舞七把腿给收回来,杭冰阳就扶着轮椅腾空而起,跨过舞七的左腿稳稳地落在地上。

    舞七看着他熟络的动作,这个残疾有点不一样。

    看功力应该是筑基初期才对,昨夜是自己忽略了,看来他一直就是坐在轮椅上的。

    舞七一点一不恼,捡起地上的披风跟了上去,双手搭在轮椅的扶手上。

    “既然公子不愿意带我参观,那我就陪公子散散步吧!”舞七看着他的后脑勺说道。

    此时的杭阳冰闻言,只觉得额间的青筋都要爆出了。

    书童这时做好早膳,准备叫杭冰阳用膳,一见舞七居然推着公子,当下傻眼了。

    “喂!把披风拿好,这可是你家公子给我的,给我小心收好。”说完,舞七就把披风扔给书童。

    “啊?”书童闻言自行脑补了一番舞七的话,自觉得自己似乎不了解自家公子了。

    杭冰阳扭头皱眉盯着舞七,这少年的脸皮可以穿墙了!

    自动忽略掉杭冰阳的表情,自顾自地将轮椅向前推去。

    不过,杭冰阳倒是用功力抵抗了一番,但只是减缓了轮椅的速度,舞七依旧推着。

    “喂,你是想要将这轮椅散架吗?”

    二人暗地里借用轮椅进行过招,他们的功力均不低。

    舞七也没想过要伤害他,但是这样下去,这木质轮椅怕是要散架了。

    到时候,苦的可是他!

    闻言,杭冰阳总算停手了:“是谁要带我散步的?你做决定从来不过问别人,喜欢自作主张吗?”

    杭冰阳对这个少年,很不喜,原本只要她安分,便不管她。

    可是,现在,她居然伸手到自己身上。

    舞七挑挑眉,这杭冰阳说的好像是真的。

    从小她在五凤谷就是被放养,在森林里面胡作非为,反正她有办法保命。

    那些凶兽也吃不了她,后来,出了五凤谷,只剩下孤家寡人,还有谁会管着自己?

    舞七没有回答,而是蹲在他的面前,好奇地问道:“整日就那一个小书童陪你,你不觉得孤单吗?”

    “换我来陪你不好吗?”舞七眨巴着眼睛,抬头看着他的双眸。

    杭冰阳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呼吸快要停止了,这个少年似乎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为书评1240加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