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89章 鸳鸯戏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夜文知道,主子是在想事情了,难道是在想南泽?主子不想他赎身?

    舞七的房间内。

    “你叫什么名字?”舞七瞧着他一副瘦弱的模样,问道。

    “公子,小的南泽。”他还跪在地上。

    “南泽?你过来将这个吃了。”

    舞七掏出一个琉璃瓶,倒出一枚粉色丹药,南泽看着舞七掌心的药丸,又看了一眼舞七。

    反正现在自己已经是舞七的人了,不过是一枚丹药而已。

    仅一息的犹豫,南泽就将丹药吞下。

    舞七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的反应,其他人也很好奇南泽究竟吃了一种什么样的丹药。

    丹药是灵药,在一等国不仅稀少而且价格昂贵。

    一双双眼睛里有的带着羡慕,有的则嫉妒南泽这么好命,不仅有人替他赎身,还能服用丹药。

    却也有人怀疑,这丹药是粉色的,其中的韵味总有一丝暧昧。

    果然,南泽刚服下丹药没一会儿,浑身就开始发烫,求着舞七给他水喝。随后,身体里感觉有一团火。

    渐渐地一件件衣裳全部落地,双眸中发着粉色,透着一股情、欲,可似乎又在忍耐着什么。

    舞七指着黄衣女子梨花,“你过去。”

    梨花终于知道舞七这是要干什么了,她是想要看鸳鸯戏!

    明白舞七的目的之后,梨花也不矫情了,反正她在醉香楼三五年了,就当陪一个男人而已。

    而且南泽的功夫不过一炷香,很快就结束了。

    其他十八人也明白,舞七的目的和舞七的丹药了,那是一枚催、情丹药,所以南泽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接下来就变成了南泽和梨花的鸳鸯戏,二人赤身、裸、体地躺在地上。

    南泽的动作很粗暴又很给力,就是梨花这样的老司机也有些承受不住。

    南泽先是压在她的身上,又将她背过去,一下一下猛烈地冲撞着。

    这其中的激烈程度,就是那名喊能做一个时辰的壮汉也汗颜。

    梨花在南泽的折腾下已经快虚脱了,这还不到半个时辰。

    舞七连忙命令两名壮硕一些的男子将他们拉开,可南泽明显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竟然直接一个翻身将一名男子扣在身前,开始原始的韵律。

    那名男子看向舞七,见舞七没有说话,便默默地承受着。

    这一点前奏、抹油都没有,直接进入让他也痛了一把!

    还好南泽刚刚从梨花的身体里出来,所以还不至于太干。

    一处厢房内,蟒袍男子听闻夜文的禀报,回想着对舞七的描述,还有舞七的阔绰,心里有些杂乱。

    终于,他抬起了脚步,如黑风一般从厢房内消失。

    走近一处偏僻的房间,还未走到房门前就能感受到房间内的人有多么激情。

    一想到她叫了二十名男女,还为南泽赎身,蟒袍男子心里就一阵烦躁。

    为了确认她是不是今日白天见过的俊美男子,蟒袍男子透过窗户缝望去,首先入目的是地上正火热交融的一对男女。

    男子正是南泽,那女子衣裳还未褪尽,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裙。

    而在众人身前,一名黑袍男子优雅地坐着,看着地上的一对人儿,气息丝毫不变。

    那闲暇的模样,眼睛盯着地上的南泽,一张惊为天人的脸上露出一抹兴趣。

    其实,舞七看表演看得正欢,第一次看现场直播,还这么多人~

    蟒袍男子看着她的目光,忽然心中有一丝妒忌,妒忌南泽能得到她的青睐,就算是在表演鱼水之欢,他也妒忌。

    少年一头水墨的长发慵懒的流下,只用一条黑带松松地绑着,小口小口地吃着糕点,身旁的女子为她斟酒。

    不时,有人将南泽和那名女子拉开,南泽身前又换了一名男子。

    虽然不知道南泽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但通过他的目光可以看出,被喂了药。

    蟒袍男子最后睨了一眼舞七离开,然后交代等舞七走了,将这十九人全部送到他的房内。

    夜文大吃一惊,主子这是要开荤了?

    终于在第七个人的时候,南泽晕了过去。

    舞七命人打来洗澡水,让人服侍他沐浴,然后换上一身干净衣服。

    将其他人敲晕之后,在桌上留下一千两银票。

    舞七抱着南泽趁着夜色,犹如鬼魅一般从醉香楼消失。

    舞府内。

    舞七的院子里,唐逸正坐在树下等舞七。

    见舞七忽然出现连忙行礼,只是看见她怀里还抱着一名一米八的男子,眼中出现一抹寒芒。

    “主子,他……”是谁?

    “在醉香楼买的,先安顿他睡下,明日醒了带过来。”说完就将南泽交给唐逸。

    折腾一晚上,她终于弄明白了粉色丹药的作用。

    空空的院子内,眨眼只剩下唐逸,他看着怀里睡着的南泽有一丝妒忌。

    可主子竟然半夜跑到醉香楼,青楼里的男子那么脏,这小子模样也不出众,真不知道这小子哪里被主子看上了。

    是这娇弱、妖娆的身形?

    撇了一眼南泽,唐逸将人扛在肩上,带到了偏院。

    舞府一共三个供人居住的院子,主院是主子住的,侧院由他们三人居住,还有一个偏院,里面住的都是下人。

    既然主子没有说安排到哪个院子,自己就给他穿一次小鞋,送到偏院就好了。

    那里离主子也最远,这小子想要勾引主子,也要看能不能过来!

    打定主意,唐逸就将人扛到了偏院。

    那里的环境很一般,屋内只有简单的家具,掀开被子唐逸便将人丢在床上。

    “你小子最好安分一点。”唐逸朝睡着的南泽说完就出去了。

    可是就在他快要出门的时候,床上的人儿却突然*出声:“嗯~”

    一声酥软又魅惑的声音,比女子叫的还动听,唐逸闻之一个趔趄,差点被门槛绊着。

    皱眉扭头看着床上扯开被子的南泽,骂道:“你一定就是靠这个本事才勾引了主子!”

    说着,唐逸一想到主子碰了他,浑身的戾气,还有这个男人浑身的骚气,该杀!

    床上的人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烫,身体透着粉红,可是唐逸早就忽略了这一点。

    :为“书评430”加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