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88章 不吃药,能做多久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这位公子不仅人长得俊,而且出手大方,在这醉香楼可是难得的好客人。

    她终于可以和一位俊俏公子做了,比起那些丑八怪、老胖子,这位公子简直就是极品啊!

    其他女子见黄衣女子搂着舞七,一个个眼神里尽是杀气和嫉妒!

    但是,接受这些嫉妒眼神洗礼的黄衣女子,心中那叫一个得意啊!

    今日,我终于能够服*美公子了~

    醉香楼的老鸨见了则陪着笑脸,请舞七进去,一看就是金主,今晚肯定又能赚不少钱。

    老鸨领着舞七往里面走,舞七说道:“给我一处僻静的房间。”

    老鸨双眼一亮,这位公子不喜欢别人打搅?

    “好,好,公子放心,一定给您安排最安静的。”

    话刚说完,舞七就塞了一张百两银票给她,见到银票老鸨的态度更恭敬了。

    连忙吩咐下人在房间里准备酒菜,带舞七走到时,里面已经安排妥当。

    舞七看着门口的老鸨说道:“这里可有小清倌?”

    “啊?”老鸨一时没反应过来,一旁的黄衣姑娘也有些犯傻。

    她就站在这里,这位公子还要清倌作甚?

    老鸨见舞七不像是说错了的样子,这醉香楼里什么人没有,自然也备了几个。

    “公子稍等,我这就去!”

    “等等,我要十个,再来九个女子。”说完,舞七掏出十张百两银票递给老鸨。

    老鸨立马笑得合不拢嘴,“公子稍等!梨花,快陪公子先喝两杯。”

    老鸨朝梨花一眨眼,立马立马收回长大的嘴巴,笑盈盈地抚着舞七坐下。

    “公子,梨花陪您喝两杯。”黄衣女子赔笑着给舞七倒酒。

    没一会儿,十男九女全来了,一字排开,老鸨站在身旁说道:“公子,您看这模样还满意吗?”

    “多谢了,这些银两权当今晚消费的。”舞七又拿出五百两银票。

    “哎呦!公子,您好生休息,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说完,老鸨就捏着银票就退了出去。

    这是舞七第一次来青楼,这里的清倌和女子长得都不错,看来老鸨是费了心的。

    舞七看完这十九人的容貌之后,然后对那十名男子说道:“不吃药,你们能做多久?”

    十人面面相觑,随后一名壮硕的男子报道:“一个时辰。”

    我去……舞七吓了一跳,这也太持久了。

    “有比这少的吗?”听到这话,众人以为舞七担心时间太长。

    另一名长相妖孽的男子答道:“小的能做半个时辰。”

    这个还可以,至少不吓人。

    “还有更短的吗?”舞七盯着其他八个人,她就不信没有更短的?

    但是,众人都在揣摩她的心思,终于一个瘦弱模样的男子,说道:“两柱香,我平时都是任官人采摘的,自己做时间比较短。”

    男子说完整张脸都红了,舞七却笑了:“好!就你了!”

    什么?

    剩下了九个男人都不明白舞七在想些什么,哪有人来寻乐子,要时间短的?

    “你去将老鸨叫来。”

    老鸨扬着最灿烂的笑容走进房间,看着一字排开的男女,问道:“公子,您有何吩咐?”

    “他的卖身契呢?我要替他赎身。”其实舞七是担心将他玩坏了,断人财路。

    老鸨闻言,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公子,这几位清倌都是醉清楼的,不归我管,我得跟醉清楼的龟公说一声。公子稍等,片刻就好。”

    “嗯,去吧!我在这里等着,良宵一刻,可别让我久等了。”舞七慢悠悠地坐下,优雅地吃着糕点。

    老鸨离开之后并没有去醉清楼,而是去了一处厢房。

    “主子,有人看上了南泽,想替他赎身。”老鸨一进厢房,身上的气质也变了。

    南泽在醉清楼并无什么特色,只是一副可欺的模样,所以一些喜欢虐待的男人比较喜欢他。

    难道这次也是这种人?

    “二十万两黄金,给钱就把卖身契给他。”

    “是,主子。”

    得到回话之后,老鸨即可便离开,主子的周围太冷了,她一刻也不想多待。

    厢房内,黑色蟒袍的男子眯着眼睛,手一挥:“夜文,去打探一下。”

    “是。”

    南泽身份特殊,以前也有人想要替他赎身,可一听价钱便纷纷放弃了。

    这次他想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一样……

    可惜,他低估了舞七,闻言二十万两黄金,吓得眼皮眨了两下。

    再瞧瞧南泽愁眉苦脸的样子,哎……注定要悲惨的命运,就当补偿你了。

    舞七在生机仙府内清点金条,两大箱子金条随即拿出。

    “咚!咚!”

    听这箱子落地的声音,房间内的二十几人心头都一惊。

    这位公子未免也太阔绰了吧?当真拿出二十万两黄金?

    老鸨激动地打开箱子,一掀开立马亮瞎了众人的眼睛,黄金,真的黄金,一根根大金条。

    “公子出手真阔绰,南泽真有福气。”说完,将南泽的卖身契交给舞七。

    “公子……”南泽双眼朦胧,一副小可人儿的模样。

    他在醉清楼已经三年,这期间也有不少客人想要为他赎身,可他的赎身价格高的离谱,渐渐地也就没有人再提这件事了。

    没想到今天竟然有人真的替他赎身了,“扑通!”跪在地上,朝舞七磕头。

    “多谢公子,以后南泽一定尽心伺候公子。”南泽说得极其认真。

    舞七内心的罪恶感极其浓郁,“小哥儿,其实我是想拿你当试验品啊……”

    这句话,她当然不会说出来。

    “那好,一会儿你可要好好表现!”舞七朝他笑了一下。

    舞七绝美俊颜完美得找不出一丝瑕疵,唇角突然弯起,房间内的二十一人都看呆了。

    这位公子太俊了!眸如幽潭,深邃迷人,浑然天成的尊贵之气。

    就连老鸨也想留下来多看两眼,这时四名壮汉进来,将地上的两厢金子抬了出去。

    “公子,您好生休息着。”说完,老鸨就替舞七把门关上,笑盈盈地出去了。

    醉香楼,一处厢房内,夜文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禀报了一遍。

    就是他也惊呆了,居然真的有人愿意花这么多银子买一个清倌。

    当初,主子开这么高的价格就是希望一直留住南泽……

    黑色蟒袍男子闻言没有说话,坐在椅子上,一遍遍敲打着桌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