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71章 这是情动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然而,就在起身之际,一道黑影闪了进来,似乎要穿过温泉到后面的窗户去。

    水雾间,见他小心谨慎的模样,似乎在躲避什么人。

    原本要起身的舞七,随即又沉进水中,借助温泉内厚厚的水雾遮挡一身春光。

    舞七靠在温泉池边,静静地看着那道黑影,问道:“阁下是在躲人?”

    通过神识朝外面扫去,五百米外有三十来人朝这个方向赶来,不知这人事犯了什么事,被鬼市这么追杀。

    又或者说,这人胆子大,敢闯入鬼市?

    一道慵懒且漫不经心的声音响起,让那原本贴着墙壁观察外面情况的身影一怔,警惕地回头看去。

    这一看,只见朦胧的水雾中隐约有一道人影,那人坐在水中,面容因水雾的原因无法看清。

    但那一对如玉藕般的胳膊,雪白的脖颈,圆润的肩头却让人情不自禁地喉结一动。

    当他转过头来时,舞七发现他一身乌黑色的长袍,样式简单,衬得修长的身高挺拔傲然。

    那一面黑巾蒙住了脸,可双细长蕴藏着锐利的眼眸,舞七不会认错。

    公玉照见对方从容淡定地坐在水中,那声音慵懒且带着沙哑,从音色来判断,对方应该是位男子。

    若是女子,遇到这种情况,早就该尖叫了,怎么可能还无动于衷地坐在水中,还和自己攀谈?

    “打搅公子了。”公玉照微微颔首。

    舞七勾起一抹坏笑,果然是你,公玉照!

    这才刚刚分别,就又跑到跑到我的跟前,还是我洗澡的时候。

    不过,看样子似乎没认出来,那就更好玩了。

    舞七抬手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的目光看着他挺拔的身体,道:“是打搅了,鬼市不知从哪里得知本公子不喜女色,喜男色了?还送来一个蒙面的过来。”

    舞七调侃的声音里透着一抹戏谑,目光毫无遮掩着看着公玉照。

    公玉照闻言眉毛微拧,想要透过水雾看清那人的面容。

    可接下来,舞七的声音却让他整个脸都黑了,脸庞控制不住地抽搐。

    “阁下这么看着我,莫非真的有龙阳之好?若是舍身陪我,我就当吃次亏好了!”

    “公子多虑了。”他的声音极其冰冷,似乎在压抑着愤怒。

    就在他要离开之时,屋外却传来搜查的声音,公玉照刚迈出一步,忽然发现不对劲,连忙往水中走。

    舞七大惊:“阁下想要干嘛?现在就要献身不成?”

    她的声音里透着一抹局促,她可不是要和他玩真的啊!

    这水雾虽浓,可是要是近距离,根本无法遮掩。

    那样她的身份也就暴露了,这个色胚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公子多虑了,如果我没有想错,公子身后便是这阵法唯一的生门吧?”公玉照的脚步不减,越来越近。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无奈之下,舞七在水中穿上了一套白袍,袖子激起一片水帘挡住他的目光,随即飞身站到池边。

    刚一转身,谁知地滑没站稳,就又重新载回水池里。

    硬硬的,又软软的。

    公玉照抱住她的纤腰,她的柔软的胸脯贴着他的结实的胸膛,嘴唇隔着面巾似乎吻到了两瓣柔软。

    “嗯……”舞七舒服地叫了一声,随即睁开眼睛吓了一跳。

    “快松开!”舞七双手撑着他的肩膀,想要将紧贴的两人掰开,谁知这人却越搂越紧。

    “别动!”公玉照身体发烫,声音沙哑又充满磁性。

    这是情动!

    舞七忽然发现下面有一处坚硬越来越大,正抵着自己的大腿,有些疼。

    “公玉照,你这个流氓!”舞七咒骂一声。

    这时,外面的声音越来越靠近,“你怎么得罪鬼市了?”

    舞七打开身后的生门,一把推开他,“快滚,以后别让老娘见到你!”

    公玉照离开之际,趁舞七不注意,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吻了下去,“还是那么甜。”

    随即,黑影一窜,从后窗消失了。

    舞七摸了摸唇瓣,见自己的衣服又湿了,随即换上一身干衣服,这才往外面走去。

    “咯吱!”

    门猛地被人打开,舞七目光冰冷地扫过眼前那些鬼市护卫。

    “吵什么?”她声音微冷,微怒地呵斥道。

    “主子。”李婉立马上前,“他们说,有人进入鬼市聚宝阁偷了几味灵药,所以带着人追到这里来了。”

    舞七目光落在站在最前方的一名男子身上,看这一身衣服就知道身份不一样。

    “你难道不知道我在里面沐浴吗?”舞七怒道。

    “公子赎罪!那几位灵药都是千年的上等灵药,那小贼专偷好的,属下也是无奈才闯进来的。”中年男子弯腰行礼道。

    这位公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可就凭会长将半座后山划给了他居住,就可知道身份不凡。

    可丢失灵药的罪责,他也一样担待不起啊!

    “哦?那你说说都丢了什么灵药?”

    “这……”中年男子有些为难,这其实也是秘密,说还是不说?

    霎时,舞七掏出一块白色鬼牌,这是鬼市贵客的身份象征。

    如此,中年男子也就不再顾虑,一下子报出了两个名字。

    九点胭脂,透骨银梅,这两位可是祛寒毒、祛火毒的极品良药,还是千年,这次公玉照可是捡着便宜了。

    “我知道了。”说完舞七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李婉随即跪下,“主子,是我没有守住,让主子受惊了。”

    “这不怪你,那人功力极强,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公玉照,你的功力又精进了。

    那日,我所受的威压,应该是来自金丹强者的威压,只是,我离你还有一段距离。

    “你先去休息吧!”舞七摆手说道。

    “是,主子。”

    翌日清晨,城主昨夜受伤的事情传遍了整个泽州,所有郎中都被请去,更是张榜寻神医,只要能医治好城主,便可向城主提一个要求。

    不少仰望何水彤的男子,全部来到城主府门口,犹如闹市。

    何水彤的贴身丫鬟将外面的情况打听来给她听,气得她直跺脚。

    “这群莽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