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64章 原卖身为奴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听到这里,李婉也回想起那时江媳妇的话,难道那时已经知道主子看出她不是人了?

    “主子,那她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唐逸问道。

    舞七听着外面嘶叫声,蹙眉叹了口气道:“是不想和孩子分开吧!”

    “只是,听上去之前一直都是江风在保护她,而且那人说的也没错,人鬼殊途。

    她留下的时间越长,江风身上的阳气也就越少,继而凶多吉少……”舞七继续说道。

    外面的江媳妇和中年男子打得异常激烈,几次听见江媳妇惨叫的声音。

    舞七敛下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老婆婆。”

    听到声音,唐逸连忙走到门后,警戒地望着门后。

    舞七走下床,示意让唐逸退下,“何事?”

    “老婆婆可否开一下门,容风儿进去说?”

    闻言,舞七示意唐逸开门。

    唐逸心想这小子是人,她母亲才是鬼应该没什么事情,于是才将门打开。

    可是,门一开,又见他衣衫不整,浑身血迹的样子,心有余悸地退后一步。

    舞七见他进来,每踩一步,脚下都沾着血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老婆婆!”

    舞七眉头微拧,看着脸色惨白的他,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老婆婆,那臭道士又来了,他口中说是要收了我娘亲,实际上是想要我家的一根檀香木。只要有檀香木,我母亲就不会魂飞魄散!”

    江风仰头看着舞七,挪动着膝盖往前一步,继续哀求道:“老婆婆,我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求婆婆!

    我知道婆婆非常人,一定早就看出我们母子的异常。可我娘亲虽为幽魂,可从未害人。

    求婆婆救救我母亲,我愿卖身为奴,做牛做马侍奉婆婆!”

    唐逸听江风说这话,越说越不对劲,这不是你沾了便宜,而是赖上他家主子了吗?

    “婆婆,他能干什么?”唐逸不耐烦地说道。

    江风的声音中透着无助和绝望,衣裳敞开,身上的鞭子痕迹触目惊心。

    舞七心头微沉,不想多事,可是又听不了他的哀求,和屋外江媳妇的惨叫。

    要是她不帮,江媳妇肯定活不了,江风一定难逃魔掌,这一家人就完了。

    母亲,儿子……

    舞七忽然心中微微动容,既然身为一家人,却活活被人拆散,这种痛苦又她怎么不知?

    她的目光落在那根檀香木上,里面浓重的怨气,确实是个好的栖身之处,怪不得江媳妇可以在阳间存活这么久。

    她将目光重新放在江风的脸上,问道:“你要我怎么帮你?”

    江风闻言喜出望外,知道舞七肯出手了。

    “求婆婆带着这根檀香木离开就好!就算今日我母亲被那臭道士收了,我今日被臭道士打死,檀香木不被拿到,我们的魂魄就不会消失。”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唐逸,接过檀香木。”舞七面无表情地吩咐道,带走一根檀香木并没有多大困难。

    江风见状连忙磕头:“若江风大难不死,就算死了,也定为婆婆做牛做马!”

    李婉在一旁眼睛瞪得大大的,心想:你都死了还要来侍奉主子?

    江风将檀香木交给了唐逸,就对舞七说道:“婆婆,你们快从后门走吧!”

    说完之后,就往院外跑去,去和中年男子决一死战,并且拖延时间。

    唐逸握着檀香木,浑身不适滋味,总感觉这东西不干净。

    “主子,咱们真要带走这个东西吗?”

    “不过一根短棍,又不占地方。”舞七不以为然地说道。

    李婉听着外面的打斗声也有些不忍心:“这都快死了,就顺便帮个忙吧!”

    这母子感情真好……

    想当初她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父母,要是她还有爹娘的魂魄,也会尽心保存吧?

    想着想着,李婉的心里也动了恻隐之心,唐逸的处境也差不多,亲人只剩下在弟弟唐肃。

    谁也不说话了,正准备走时,忽然“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过夜色,让人心头一凛。

    “将檀香木收起来,我先出去看一下。”说完,舞七便跨出门槛。

    打开门就看到一道道神光,如同鞭子一般“咻咻”地抽打在江风身上。

    江风身下是江媳妇,江媳妇惨叫不已,泪水混着江风的血水……

    凌厉的气流声不断地在耳边呼啸,而江风也越来越虚弱,江媳妇的身影也变得极淡,仿佛就快要消散。

    舞七抬头瞥了眼浮在空中的中年男子,脸上一抹享受的模样,仿佛刚刚进行了一场欢、爱。

    “变态!”舞七暗骂。

    手指一动一根黑蜂针夹在两指间,“咻”的一声朝那人射去。

    空气中的气流,随着道士的落地再次改变了方向。

    道士突然被暗算,收回手里的拂尘,江风母子终于得到了短暂的喘息。

    道士怒瞪舞七:“你这老太婆是谁?为何要与鬼魂为伍,究竟有何目的?”

    道士说得义正言辞,就像是这世间的裁判者一般。

    说话间,他的拂尘一甩,一道威力极强的神光朝舞七飞来。

    “咻!”

    如同一道鞭子迎面而来,似要将舞七撕裂。

    舞七不慌不忙地避开,盯着道士的脸道:“阁下出手就是杀招,难道我也是鬼魂不成?”

    说完,目光扫了眼地上已经只剩一口气的江风,真是可恶,这道士莫不是丧心病狂不成?

    “哈哈,老婆子,原本你还能多活几年,却在这里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中年男子哈哈大笑,眼神狠辣无比。

    那张狂的笑声让人联想到恶魔、恶鬼!

    这哪里是道门之人,脸上毫无慈悲之色,只有狰狞、杀意。

    “老婆婆,快走!这臭道士筑基圆满修为,婆婆不要和他硬碰硬,快带着檀香木走吧!”江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眼睛尽是绝望之色。

    他沙哑的声音也唤醒了江媳妇,二人一同站起来打算挡住中年男子,给舞七逃跑的机会。

    这样,他们或许还能有一丝生的希望……

    舞七看着他们那单薄的身体,简直风一吹就能倒,没有照江风的话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