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62章 借宿一晚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当后院的扫地僧接过令牌时,放下手里的扫帚道:“阿弥托福,多谢施主。”

    在杏花居也有两个多月了,舞七到现在都不知道这扫地僧是何修为,有时看起来高深莫测,有时又觉得真的是个普通人。

    漠城内的官兵到处寻找着舞七,他们一定想不到,舞七等人乔装打扮之后出的城门。

    一辆普通的马车内,一位八十来岁的老太太坐在马车内休息,侍女走在马车旁。

    布衣少年拉着马车,二人均是寻常姿色,谈不上好看。

    “干什么去?”就算是这样,出门官兵还是要例行检查一番。

    “官爷!”布衣少年立即洋溢出讨好的笑容,说道:“奶奶年纪大了,念叨着想老家,这不我带她回去瞧瞧。”

    说着,往那官兵手里塞着碎银子。

    摸到了银两,那人脸色也不凶了,“现在四皇子和明西王都在找这女子,一点也不能含糊!”

    说罢,他拿着画像,走到马车前,果真见到一位佝偻的老太太便放下了帘子。

    然后往车底看了看,又朝李婉比对了一番。“行了,走吧!”

    出城二十里路,唐逸、李婉都装的有模有样,舞七慢悠悠地吃着点心。

    “主子,前面有处水潭,要不洗把脸换身衣裳?”李婉站在马车旁问道。

    “不用,李婉你上来,唐逸赶马车。”

    照这样慢悠悠地牵着马走,猴年马月能到?

    唐逸赶马车,虽然一路疾速,但是,却能让马车丝毫不颠簸。

    舞七坐在里面待了半天快闷死了,心想要有什么更快的代步工具就好了。

    “李婉,咱们西漠国有什么高超的代步工具吗?”

    “主子,在咱们西漠国马车最快了,也有人使用飞兽的。”

    飞兽不行,将云云放出来太扎眼,一等国冒出个五阶变异滚云兽,还不抢起来,不想添麻烦。

    “主子,听说在三等国有一种飞行器,速度极快,坐在里面极其平稳。”小丫头说着,脸上开始憧憬起来。

    “可惜,奴婢也没有见过。”

    舞七眸子一亮,三等国?以后一定要弄一辆开开试试。

    “过会儿,你去换唐逸赶马,别累坏了。”

    “是。”

    又是一阵无聊的时光,舞七只能用看书解决。

    天黑前,舞七等人来到一处山坡处,唐逸心想今夜可以投宿休息了。

    “主子,前面有处人家。”

    李婉挑帘出来看了一眼,远处的山坡上,一道灯光从窗中照射出来。

    舞七坐在原地神识扫过山坡,顿时神情有些诧异,“唐逸,停马。”

    这次她也走了出来,白发苍苍的模样,身体却十分灵活,李婉扶着她下马车。

    舞七盯着那户人家,眸光微闪,李婉见状脸色微冷,戒备道:“主子,我先去查探一番。”

    “我们一起去。”说罢,舞七已经跨出步子。

    倒是飞在空中的云云,一直在马车的上空盘旋,似乎不愿意过去。

    舞七笑笑,朝它勾勾手指:“没事,跟过来吧!”

    云云发出一声不情愿的哀鸣,然后跟在舞七身后。

    唐逸将马拴好之后,不由分说,舞七在哪里他就去哪里。

    山坡处只有一处人家,是一间平房,四间屋子,每间屋子内都点着灯。

    院中,三十来岁的妇人正在筛子中挑着黄豆,见到八十来岁的舞七着实吓了一跳。

    这块地方非常偏僻,鲜少有人经过,这次不但有了,还有三个!

    云云见状立马从舞七的肩头飞了起来,似乎一刻也不想多待。

    “风儿,有人来了,来了三位贵客。”妇人弯着腰朝屋里喊了一声。

    见云云这番动静,舞七的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再次看了眼妇人。

    妇人的声音极冷,而且那张脸苍白无比,毫无血色,让人心神一震。

    终于,屋内的脚步越来越近,一个长得唇红齿白,看上去十六七的美少年走了出来。

    “几位贵客从何处而来?”

    见到美少年,舞七心中更加震惊,但被她强压下来,不露一丝异色。

    苍老的声音响起:“我和孙子、孙女回老家,经过此处,天色已晚想来借宿一晚,不知可方便?”

    舞七露出和蔼的笑容,李婉、唐逸则是一左一右地搀着她,生怕她累着了。

    少年沉默片刻,打量着舞七三人,然后又看了眼天上飞的云云,心中有些犹豫。

    “风儿,就让他们住下吧!老人家身体扛不住……”夫人的声音温婉动人,又带着些恳求。

    江风不忍拒绝,于是上前接过妇人腿上的筛子道:“娘,儿子知道了。”

    然后扶着妇人一起进屋,随后道:“三位贵客里面请。”

    “寒舍简陋,若有招呼不周的地方,还请不要见怪!”

    妇人已经坐在屋内,江风这才拉开另一扇门,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这下舞七等人才看清屋内的布局,除了几张桌子椅子便再无其他,一盏油灯在屋内微弱地跳跃着。

    “多谢公子,老身就打扰了。”舞七朝江风行了一个礼。

    李婉、唐逸将舞七扶进屋内,坐在椅子上。

    屋内虽然简陋,但每一样东西都非常整洁。

    只有坐的时间越久,就越感觉屋内有些阴冷,或许是鲜少开门让阳光照进来吧!

    “老婆婆,这儿有水。”夫人的声音再次响起,透过声音总感觉她的身体不太好,那一张毫无血色的脸更让人忧心。

    舞七的目光也落在妇人的身上,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透露着良好的教养,这不是普通夫人所能做到的。

    再看脚步轻移的江风,白皙的面容更是粉雕玉琢,饱满精致大眼羽睫极为漂亮。

    这对母子到底是何身份?这样的地方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家?

    “多谢。”

    李婉上前为舞七倒了一杯水,然后重新坐下。

    “婆婆真是好福气,今年贵庚?”夫人羡慕地问道。

    舞七有模有样地回答道:“八十二,夫人呢?”

    “夫人是大户人家的叫法,在这乡下,叫我江媳妇就行了。”

    舞七点头,江媳妇又继续说道:“我今年刚巧三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