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1章 我已认她为主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而服下除蛊药液的唐将军,身体一点一点的恢复,那一条条僵虫正在被身体排斥,所以呈现撑破皮肉的状况。

    一把细尖的刀片夹在舞七的指尖,“呲溜”地划开肉皮,一条僵虫就滑了出来。

    足足有大拇指粗,顺着臀部滚在床上、地上。待舞七做完,一共三十六条血里钻全部被找出。

    三十六条蛊虫虽然后期被发现的可能性极大,但中蛊之人必死无疑。

    像唐将军这样救活的,恐怕万中无一。

    上了一些寻常疮药之后,便让唐逸来包扎。

    有除蛊药液,明日唐将军的身体就可康复,但是行动上还要修养半个月。

    “多谢医主,之前唐逸所言,必定做到。”唐逸给舞七行礼之后就去看望弟弟。

    愣谁也没有想到,唐将军的身体这么好,这么快就醒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哥哥对舞七说的话,哥哥答应了什么?

    等唐逸转过身看到已经醒来的弟弟,脚步只是放慢一拍。

    “你醒了……”

    舞七余光瞥过兄弟二人,抬脚就离开。

    黄昏未到,两道身影闪过将军府的高墙,就是将军府的暗卫也没有发现这两人的气息。

    知道女婢前来询问舞七是否传膳,这才发现不对劲,连忙去请示国公爷。

    但是,将军房内吵得真厉害,女婢焦急地站在门外等着国公爷出来。

    “哥,你到底和她做了什么交易?为什么要将国公府交给我,你知道我不是能世袭国公府的料子……”唐将军心里总有一丝不安。

    唐逸一改以往对弟弟的温柔:“你已二十五,就算不管国公府,拿着国公爷的俸禄就行。这事我已经写信禀告王上,从今往后,你就是西漠国的国公爷。”

    “哥!”

    唐将军终于忍不住吼了一声,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做生死分别吗?

    唐逸似乎没有感受到唐将军话中愠怒,继续说道:“弟弟,凭借你在朝中大将军的身份,没人敢动你。好好活着,我已经认她为主,以后不能经常来看你了。”

    交易,交易就是这个吗?

    纵是唐肃堂堂七尺男儿,贵为西漠国大将军,身材魁梧、骁勇善战,此刻面对唯一的亲人眼眶也红了。

    这次又是哥哥守护了自己,“哥,我以后会去找你的,那女人叫什么?幽灵医主?”

    唐逸以为自已听错了:“女人?什么女人?那侍女叫李婉。”

    唐肃破涕而笑:“哈哈,哥,你总笑我不懂权术心机,你也有看错的时候,哈哈!”

    唐肃莫名地心情大爽,而坐在床沿的唐逸虽然不明所以,但弟弟笑了,他也就高兴了。

    门外守着的女婢听屋内声音小了许多,接着还有笑声,心就提了起来。

    国公爷、将军快别聊了,快出来吧!

    “咯吱……”

    “国公爷!”女婢低头禀报,“偏院的公子和他的侍女不见了,府里都找过了也没有找到人。”

    这是走了意思?

    唐逸点头:“知道了,下去吧!”

    虽然女婢心里很奇怪,为什么国公爷的态度这么冷淡,但国公爷的心思不是他们下人能揣度的。

    夜幕中,又有一个人从将军府离开……

    一处偏僻的宅子中,落下一个英姿俊美,宛如谪仙的男人,朝东厢房单膝跪地:“主子,唐逸来了。”

    李婉从西厢房走出,为舞七打开厢房门。

    唐逸听见脚步,抬头看了一眼舞七,见舞七一身如雪长裙,端庄又不失俏丽。

    精致的五官配上自信、清亮的黑眸,再加上沉稳自信的气质,怎么看都是一个无比优秀的女子,可以轻易吸引男子的目光。

    弟弟说的女人,是她?

    见唐逸震惊、痴迷的眼神,舞七毫不掩饰地笑了。

    那是一抹坏笑,笑容让她白皙无暇的皮肤染上一层粉红,饱满的苹果肌惹人痴迷。

    “主子。”仅是片刻痴呆,唐逸就醒悟过来。

    可心里依旧佩服她,一介女子可以做到如此地步,绝不是寻常之人,能跟着她也定是自己赚了。

    “嗯。我名叫舞七,是个女人。我最忌讳的是背叛,忠我者我定不会亏待他,如果胆敢背叛我,我定如跗骨之蛆,将其诛杀!”

    舞七轻声说出,眼眸死死地盯着唐逸,让人不寒而栗。

    唐逸身为武师初期,有资格启动天地誓言。

    两道白色的光芒将他和舞七圈住,“我唐逸发誓,今生今世永不背叛舞七,否则天地同诛!”

    一旦违背了誓言,不用舞七出手,天地誓言自会诛杀唐逸。

    舞七满意地点点头:“从今往后,你与李婉一同做事,今晚我们就离开,去漠城。”

    漠城市西漠国的皇城,从宁乐镇过去少则三日,多则七日。

    而在漠城薛家,主位上的中年男人气得一掌拍碎了桌子。

    毫不在意周围的碎屑,双目怒视下方的护卫:“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语气中带着身后的功力,震得下方的护卫嘴角溢血。

    “回、回家主,宁乐镇的人来说大少爷死在了一个暗巷中,尸体正在运往漠城中……”

    “哼!”

    护卫话还没说完,中年男子眉毛就扭成了麻绳。

    他的儿子,魏家的独子,未来魏家的继承人,到底是谁这么心狠手辣,要他断后?

    “查,给我狠狠地查!在宁乐镇那种小地方,怎么可能会有杀向文的人,他身边还有武师级别的暗卫,谁能杀得了他?”

    中年男子双目失神,心中又有失子之痛……

    跪在地上的护卫,身体颤抖,不敢回话。心里却苦得不行,早就知道禀报这件事肯定会迁怒。

    “是谁?向文身边的暗卫呢?都死光了吗?”中年男子怒火朝天。

    护卫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知道,和少爷随行的暗卫还有两个入武阶段的活着。他们害怕家主责罚,跑了……”

    武师阶段的都死了,少爷也死了,他们要是活着回来,家主肯定也会处死他们的。不跑才怪呢!

    中年男子眼中带着狠毒,大笑:“好!好!胆子都肥了!立即下令抓回这二人仔细盘问。再派出去一波人马追查宁乐镇发生的事情,我要知道所!”

    :昨天的加更,兄弟姐妹们喜欢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