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0章 他的手已经脏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你也去休息吧,今夜不会再有什么事了。”

    “是。”

    今夜有人睡得香,自然也有人无法入睡,更有人恨不得从未来到这世上过。

    姜迎蓉第一次来到这个冰凉的地方,这里是国公府的地牢,她从不知道国公府还有这样一处地方。

    “国、国公爷……”姜迎蓉看着一步步紧逼的唐逸,双腿直打怵。

    此时,唐逸整个面容都快变成了黑色,犹如深渊的魔王一般,那双仇恨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姜迎蓉不放……

    是她,害得弟弟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痛苦难堪,尊严受辱!

    居然是弟弟最亲近的人要害他,自己当初居然还以为姜氏识大体,是个大家闺秀,没想到心思如此歹毒。

    自己居然为弟弟说了这么一门亲事,真是可恶!

    唐逸现在恨不得将姜氏碎尸万段……

    “解药呢?”唐逸强压心中的怒火,询问道。

    姜氏小心翼翼地看着唐逸:“国公爷,我不知道,不知道……是一个黑衣人将银子和药水交给我的,说只要给将军喝了,我的心愿就能达成。”

    “什么黑衣人?”

    “我、我……我真不知道啊,自从那次将东西交给我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但是那药水真的管用。”说着,姜迎蓉脸上浮现一丝兴奋。

    她终于再也不要做那个男人的妻子了,终于!

    想着,她又神情款款地看向如黑暗恶魔似的唐逸,心里也不再那么怕了。

    唐逸在这间地牢里审理过多少个犯人,为国公府和将军府处理过多少件肮脏的事。

    现在,姜氏的眼神,他再明白不过。

    “你……居然有这样的心思……”唐逸眼中寒芒毕现,这个女人居然喜欢自己?

    唐逸心里忽然想到了什么:“来人,给她检查一下身子。”

    国公府的书房内,一个黑衣女子进来汇报:“回主子,姜氏至今完璧之身。”

    黑衣女子说话干净利落,唐逸一挥手,人便消失。

    唐逸终于明白,姜氏在地牢里说的心愿是什么了?

    国公府与将军府一墙之隔,唐逸心中对弟弟的愧疚更加浓烈。

    若不是自己为弟弟说了这么一个亲事,弟弟也不会受这样的苦。

    弟弟可以容忍姜氏三年,但是,他不会,他的手已经脏了,再脏一些又如何……

    第二日,将军府内便传出,姜氏因为伤心过度,殉情而死。一条白绫结束了生命,死安静,直到清晨才被人发现。

    他知道弟弟心善,不懂人心权谋,所以父亲才会让自己继承国公府。

    如若,弟弟康复,这国公府就必须由弟弟撑起!

    西漠王上收到国公爷的飞鸽传书,立马派人送灵药。

    唐将军得怪病,朝中已经人心惶惶,东黎、南绍、北苍统统暗中调查唐肃的病情。

    王上的暗卫一到,唐逸飞身前往舞七的院子去请她。

    “国公爷稍后,我这就去请主子。”李婉依旧面无表情地回话,可唐逸不敢放肆,这可是幽灵医主的人。

    “有劳李姑娘了。”

    等李婉再次出来时,接过唐逸手里的灵药只说:“主子说,三个个时辰后便可给唐将军治疗。”

    “啪!”门再次关上了,只有李婉出来。

    唐逸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院中的石凳上。

    房内,舞七已经开始忙活起来。每一样药材都仔细清洗,然后带入生机仙府。

    仙府的那堆宝贝里,有一套非常精密的提取药液的仪器,所以舞七提取药液的精度从九成提高到九成九。

    这些灵草中,舞七加重了年份,只有这样才能提高唐将军活下去的可能性。

    舞七一株株提纯,通过炼药手决提取,这种手决也是舞七昨日才学的。之前都是手工提取,但没有这么方便。

    修炼灵气、真气之后,舞七明显感觉到作为修仙者和武者给生活带来的方便。

    足足半个时辰过去,舞七才祛除残渣,同时将仪器中的药液导入瓷瓶中。

    这些灵草,她总共提纯出六瓶药液。这六瓶对于刚刚中血里钻蛊虫的人来说有用,但是对于马上就要虫爆的人来说,作用极小。

    舞七将药液和自己炼制的灵药药液混合在一起,在炼药设备的不断提炼下,开始慢慢转化。

    又是半个时辰,一小瓶浓缩了的除蛊药液被舞七引导揣,流入一个小小的琉璃瓶当中。

    紧握琉璃瓶,舞七心中有一丝激动,终于炼制成了。

    闪身走出生机仙府,待唐逸看到舞七更是连忙起身:“医主?”

    他的双眼紧盯舞七精致的脸,不错过一个表情。

    “炼成了,走!”舞七张开手心,一个琉璃瓶出现。

    上次鬼市拍卖上,续命丸也是用这个琉璃瓶装的,这下唐逸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等舞七等人来到唐将军的房内时,房内已经按照舞七的要求打了两盆热水。

    净手后,舞七就走向唐将军,房中除了他们,别无他人。但最尴尬的是,这次唐将军是醒着的!

    “你……”眼前的人儿一身白色简袍,浑身犹如淡淡白光萦绕,衬得一张面容精致又高贵。

    记忆中的她和眼前的少年重叠,走动时,无风衣绝自动飞扬,带着无形中的霸气。

    “唐将军,别来无恙。”舞七颔首,微微一笑。

    唐逸却是眼睛都亮了:“医主认识我家弟弟?”

    “一面之缘。”舞七没有多说,将除蛊药液递给唐逸,让他喂唐将军喝下。

    幽灵医主的药液可是好东西,唐逸已经忘记询问弟弟和医主之间的事情。将弟弟侧身扶起,喂下药液,一滴也有浪费。

    两息之后,唐将军就昏迷,倚在唐逸身上。

    “医主?”唐逸不解。

    “将被子掀开,还是趴着。”舞七懒得跟他解释,男女有别,还是医治这么重要的地方……

    “是。”

    当唐逸将被子掀开时,唐逸整个人都惊呆了。血里钻,居然完全不动了?而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欲撑破皮肉。

    舞七一见便知药液见效了,此时的血里钻身体已经不是那么充满弹力,一碰极有可能爆破。而是,变得僵硬,就像生了病的虫,变成僵虫。

    :这几天一直在十几名徘徊,想进前十啊!

    兄弟姐们,求收藏、求推荐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