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19章 偷偷摸摸地来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姜迎蓉还没有说话,大丫鬟珍珠倒忍不住了:“你一个侍女有什么资格和我家夫人说话?这是将军夫人,快把你家主子请出来!”

    珍珠行为粗劣,语气蛮横,明显跟姜迎蓉太久,已经忘了作为下人的本分。

    李婉依旧守在门口,站如松,脸色冷如霜。

    珍珠见李婉油盐不进,于是望向夫人。

    “叫你家主子出来,我是特地来感激他为将军医治的。”姜迎蓉深吸一口气,脸上浮现后宅贵人应有的温柔笑容。

    但是,李婉根本不理她,刚准备开口,门却开了。

    “原来是将军夫人,这么晚不去侍候将军,跑到我一个江湖郎中的院子有何贵干?”从她们进院,舞七就感觉到了。

    一身白袍非常简单,可却让人误以为是镀上了银白的月光。

    隐约的面容五官在月光中若隐若现,直到人走近,才看清楚那张面容。

    俊美如斯,而且精致完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姜迎蓉都不会相信,这世上还有比国公爷还要俊美的男人!

    “大胆,夫人来找你是看得起你,岂能容你无理?”珍珠听到声音就骂了回去。

    等她看清舞七的面容也吓呆了,然后满脸羞红:“你、你……公、公子……”

    姜迎蓉吓了一跳,这个珍珠怎么说话没轻没重的,不会看人说话,回头一定要换个贴心的大丫鬟。

    “公子,还请不要和丫鬟生气。”赔完笑脸之后,姜迎蓉就瞪着眼睛朝珍珠说,“还不下去!”

    “夫人……”虽然不知道夫人有什么事,但明显夫人不高兴了,珍珠只能退到院外等着。

    这座院子里,现在除了舞七主仆二人之后,就只剩下姜迎蓉了。

    舞七幽幽地坐在院内的石凳上,不一会儿李婉就端来茶水。

    她侧头看向姜迎蓉,嘴角勾起一抹若隐若现的笑容:“夫人,是有什么事要说吧?”

    姜迎蓉承认自己看得呆了,但是,她这次来时有更重要的事情的。

    她也不矫情了,坐在舞七的旁边,左右看看从袖中摸出一个檀木盒子。

    “夫人这是什么意思?”看着姜迎蓉浮在半空中的手,舞七的笑意更浓了。

    姜迎蓉见舞七拿乔,心中一沉,勉强扯起一抹笑容:“公子为救将军,辛苦了,这是点辛苦费。”

    舞七才不信这是真话,如果真是给辛苦费的,何必偷偷摸摸地给,三更半夜地来?

    “那就多谢夫人了。”舞七点头,李婉随即上来接过檀木盒子。

    见舞七收下,姜迎蓉总算放下心来,还以为舞七是个多难收服的人呢?

    姜迎蓉又恢复端庄的贵妇摸样,端起一碗茶慢条细理地喝下。

    “公子,想必也知道我家将军得了一种怪病,此病难以医治,九死一生。与其冒着死的危险,不如就这样。不知公子意下如何?”姜迎蓉杏眼一眯,放下茶碗。

    收了我那么多钱,还想不从?姜迎蓉心里打着小心思。

    哈哈,舞七心中大笑,这个将军夫人真是好笑,头一次遇到巴不得自家男人死的女人。

    这不是蠢,是什么?

    “好!”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院门外响起。

    “好,真是我的好弟妹啊!”

    声音再次响起,每一字每一句都犹如针尖扎在姜迎蓉的心上。

    国公爷?珍珠不是守在院门外吗?怎么没有通报一声?

    在她看到倒在地上的一抹身影后,便明白了,国公爷的身手出神入化,一个丫鬟哪是国公爷的对手?

    “国公爷!”姜迎蓉害怕地跪在地上,心里直发虚。

    “国公爷,我是想给这位公子一点感激费。”姜迎蓉此时心里慌得不行,怎么就在这时被国公爷撞上了呢?

    现在该怎么解释?

    李婉走上前,将刚才姜迎蓉送来的檀木盒子呈给国公爷。

    “嗒!”青铜扣子打开,姜迎蓉面如死灰。

    早在下午,舞七为唐将军医治之后,唐逸就来过一遍,说可能需要她配合演一场戏。

    如果可能,希望没有这场戏。

    将军府查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查出异样,下午弟弟的眼神,唐逸想忽略都不行……

    “好啊,万两一张的银票,一共八十万两。弟妹,如果我没有记错,你的当初进将军府嫁妆才二十万两。

    就算姜家给了你压箱底的私银,这五十万两也不是姜家能随意拿出来的!”唐逸捏着银票,心中有一种将姜迎蓉撕碎的冲动。

    他怀疑了无数人,都不曾怀疑她。

    要不是,今日弟弟看她的眼神奇怪,他也不会细查,再和舞七联合布下这个局。

    姜迎蓉眼睛瞪得溜圆,瞳孔紧缩,明显被唐逸吓得不清。

    她现在已经忘记了要解释那五十万两的来路,她的眼里只有国公爷。

    这个面目狰狞,似鬼差的男人,还是当初自己喜爱的玉树临风的男人吗?

    同样的一身白色锦袍,为何那个把自己迷得神魂颠倒、风度翩翩的,犹如谪仙的男人消失了?

    “姜氏,你有什么话说?”唐逸居高临下地问着姜迎蓉。

    舞七见姜迎蓉心神不宁,又如灵魂出窍,一时半会儿肯定审不出什么。

    “国公爷,戏我陪你演了,人你带回去慢慢审吧!啊……我要睡了。”舞七打着哈欠说着。

    唐逸这才醒悟,风度翩翩地拘礼:“打搅医主休息了,日后唐某一定竭力回报医主。”

    “来人,把姜氏带下去关起来!”

    唐逸一声令下,黑暗中就飞出两个黑衣人,将挣扎的姜迎蓉拖走。

    “国公爷!”姜迎蓉害怕地哀求着。

    李婉服侍舞七睡下,可神情有一丝不自然。

    舞七挑起她的下巴道:“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要帮他处理家务事?”

    “属下不敢,主子做事定有主子的缘由。”她说的是实话,但心里也确实有些不明白。

    主子这么做,似乎……管得有点多。

    “好了!只有处理好他的身后事,他才能安心离开。”舞七别有意味地笑了,李婉隐隐猜到些什么。

    但是,主子没说,她也不会多问。

    :兄弟姐妹们,求收藏、求推荐票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