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12章 将那女人送到我的床上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掌柜的听完,脸上立马笑开了花,请她到柜台处,笑道:“姑娘,药草五万五,琉璃瓶三百五十万两,一共只收姑娘三百五十五万两,那五千的零头就给姑娘抹了,希望姑娘以后再来光临。”

    舞七爽快地付完帐,李婉立即上前将东西收进储物袋。

    看到李婉用储物袋,掌柜的眼中带着一丝诧异,一个侍从都有储物袋,这位姑娘一定家世不凡。

    不然怎么会买三百来万的东西,连还价都不还!

    二人离开万药堂之后,又采买了许多东西,直到夜幕才回去。

    暗处的人直到跟踪到她们的落脚处,才离开。

    魏府一处书房内闪进一个人,低声禀报:“我跟踪了整整一天才找到她们的落脚处。”

    “在哪儿?”魏向文打开折扇悠悠地问道。

    “镇上东边的一处宅子内,我打听过了,刚搬去,五天内从未出去,直到今日出去买了一圈。”男子恭敬地回答。

    魏向文点头,又阴狠地笑着:“唐家那边安排好了吗?”

    唐肃虽然贵为大将军,明面上不能得罪,也打不过,可是家贼难防!

    “都安排好了。”

    魏向文闻言收起折扇,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桌边。

    “今夜将那女人送到我的床上,另一个也不要伤了,要活的。”

    “是!”男子领命,迅速从书房里退出去。

    月黑风高,不见一点星光,厚厚的黑云让整个天空更添肃静之意。

    一席雪衣的舞七躺在床上,玩弄着墨发,思索着到底是哪里的人?

    看来今夜注定不平静,既然敢招惹她,那她就让他有来无回!

    子时过后,晚风有些刺骨。

    舞七敏锐地察觉到院子里进来了人,那人轻轻地撬开厢房门,连迷、药都没有用,看来自己被小看了……

    舞七一个闪身就从床上消失,男子蒙着面,慢慢靠近床沿,却没发现床上方的刀光。

    白色幔帐下,蓝色棉被下微微凸起一团。

    床上的人儿蒙在被子里,果然是美人,身子这么小。

    男子三步并作两步,急切地向那团凸起伸出手。

    这时,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男子的手才碰到那棉被,床的上方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就挥向男子的要害。

    男子作为魏向文身边的顶级护卫,实力自然非同凡响。

    可惜,他却轻敌了,而且舞七也远非他想的普通人。

    舞七无声无息地倒挂在床架上,挥出的一招,那是死招。

    若是一般人,也就死了。

    男子身为顶级护卫,岂是那么好杀的。

    要闪躲已经来不及,脖子处的要害,只能用胳膊挡。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鲜血喷出,舞七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紧密的攻击,身手快如鬼魅。

    纵是男子历经沙场,也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身法,刀刀直戳他的要害。

    男子行走江湖多年,作为魏向文的狗头军师,武功、心计都是一等一的。

    他一招招真气十足的攻击,却都被舞七一一躲过。

    舞七左手捏着一把银针飞向男子,看似天女散花,实则针针飞向男子的额头、喉咙、心脏、丹田、膝盖,人体最脆弱的五处。

    舞七冷笑,扔出飞针攻击的同时,双脚飞快地跑向男子,刚刚收在袖子里红缨毫不留情地架在男子的脖颈动脉处。

    “你是什么人?”舞七冷冷地问道。

    刺杀她的人真是下了血本,这样的高手应该已经是武师中期了,在一个四等国武师可是屈指可数的。

    就连舞七凭借幽灵之体也才达到入武九层,派出这样的高手真是太看得起她了。

    一向自负的男子怔了一下,夜幕中舞七绝美的脸,那双毫无畏惧、灵动又平静的双眸,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的女子。

    见男子不说话,舞七冷笑。

    “既然你不想说,那留着你也没有用了。”

    一颗黑色的药丸塞进他的喉咙眼里,男子想抠出来,可是这药丸溶解得太快了。

    男子心底升起一股恐惧:“你给我吃了什么?”

    “你马上就知道了。”舞七坐下端起茶碗悠悠地喝起来:“如果你成了一个废人,你觉得你还能这么淡定吗?”

    看着舞七优雅地笑容,男子忽然觉得这是天底下最恐怖幽灵!

    “你……我……”男子脸色苍白,身上散发着阵阵白气,他整个人也虚弱了许多。

    “扑通!”

    男子吓得直跪在地上:“我说,我说!快,快给我解药!”

    仅仅几息的时间,他已经从一个武师中期降到了入武八层,他修炼三十年的功力,恐怕一夜之间就要流光。

    “嗯?”舞七挑挑眉,“那还不快说?别耍花招!”

    男子见舞七不见兔子不撒鹰,一咬牙就将魏向文的计划都说了出来。

    语速飞快,体内的功力已经减到了入武五层。

    “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说了,姑娘!姑奶奶快把解药给我吧!”男子跪在地上哀嚎道。

    “这么轻易就把你主子供出来了,我要是给了你解药,那岂不是给自己添麻烦吗?”舞七鬼魅般的一笑。

    男子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和原来说的不一样……

    舞七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子,至死不瞑目,张着嘴似乎想说什么:“你……”

    不是说了就有解药和活命的,不但你的命,就连魏向文的命她也会一并收拾的,舞七勾起一抹冷笑。

    舞七从仙府里掏出一瓶傍晚调配的药液,往尸体上洒去。

    只听“滋滋”的声响,那具尸体冒着白烟和小泡,只剩下一滩血水和几件衣服皱巴巴地躺在那里。

    “李婉!”

    一身冷傲黑衣的李婉立即来到厢房外,将房里的东西都收拾了一遍,舞七沐浴之后才重新睡下。

    翌日。

    舞七起身用膳之后,就用银针替李婉扎了一遍经脉,一连几天从未断过。

    忽然,又掏出许多的瓶瓶罐罐:“这里面有一些受伤药丸,这一瓶你每日饭后一粒可助你手臂慢慢恢复知觉。”

    “等我找齐的药草,你的胳膊就真的能好了。”

    魏宅内。

    魏向文从深夜等到清晨,舒锦汪都没有回来。

    他脸色阴沉至极:“真是个废物,连两个女人都解决不了!”

    “来人,去探!”

    眨眼之间暗处的一个身影就消失了,魏向文眼中阴霾密布……

    :兄弟姐妹们,记得收藏,和投推荐票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