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4章 留你暖床啊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瞎了狗眼,竟然以为表哥乃至张府都是好人,简直虚伪、无耻!

    “还愣着干嘛?我可不养闲人,赶紧给我烤鸡。”舞七此时毫无刚才的色样,躺在树下逗弄着野山鸡。

    李婉见现在没有危险,而且自己也需要吃饱,便默默地收拾起山鸡来。

    舞七看她的动作就知道手艺不错,肯定经常下厨,一个表小姐还干这种活儿?

    她不知道李婉只是寄居张家,很多事情都是亲力亲为,不愿意麻烦张家。

    “鸡烤熟了。”李婉递上一只香喷喷、泛着金色的烤鸡过来。

    舞七没有犹豫直接咬下一片肉,吃得香甜。李婉见舞七开动了就放心了,但是舞七全程就像个没事人似的,连吃三只鸡。

    “喔~”舞七满意地摸摸肚子,翘着二郎腿,别提多舒服了。

    可李婉的脸色却不太好,她明明在烤鸡里下了迷、药,他怎么会跟没事人似的?

    难道他发现了?还是百毒不侵?

    还别说,舞七是真的发现了,对于迷、药、毒药这一类的,她一个医者再熟悉不过,这点小伎俩,根本没放在眼里。

    李婉终于淡定不下来,问道:“你留下我……想做什么?”

    “暖床啊!这么漂亮的美人儿岂能浪费。”舞七继续晃着二郎腿说道。

    李婉当下脸一僵,握着鸡腿的手气得发抖,果然从一个粪坑掉进了另一个粪坑。

    只是,这个少年的双眼那么明亮、清澈,让人有些讨厌不起来。

    李婉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一个掳劫少女的人,会是好人?

    见她吃完,便指着剩下的一只半野鸡道:“都带上。”

    李婉随手往腰间的储物袋一放,便引来舞七的兴奋眼神。

    “这是什么?”这是她第二次看到这么神奇的东西,隔空取物,还能放进东西,真是太便捷了。

    “你不知道?”明明修为那么高,竟然像个乡巴佬似的。

    见少年好奇的眼睛,李婉知道自己明显高估舞七的见识了。

    “这是储物袋,可以将一切死物装进去。除了储物袋更高级的还有储物戒指、手镯等等。”李婉耐心地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心里打量着,以后自己也要弄一个才行。

    李婉一愣,按理说,他要是喜欢,完全可以拿走自己的储物袋,不过问自己都没事,可他竟然没有?

    她越发地对这个少年感到好奇,短短半天,就看到这么多他。

    李婉跟着他走了一路,天黑前,舞七命她挖出一个地洞,自己则去清洗一番。

    等李婉洗完回来时,发现他故意留下的那半边地铺,有些迟疑。

    这真的是另一个粪坑吗?

    小乞儿洗漱之后的脸让李婉着迷,她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一身旧衣,然俊美的容颜让李婉的心直跳,舞七浅皱着眉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睡梦中的她无助极了……

    原本打算趁夜色遁逃的李婉,见到这样的舞七,竟鬼使神差地留了下来。

    这人简直就是妖孽,浑身的贵气的小乞儿,给这样的人暖床未必没有张家好。

    李婉咬咬牙将自己脱得干干净净,钻进他的被窝,准备给他暖床。

    当触摸到舞七光溜的身体时,她整个人懵了。

    又不知是喜是忧,这是故意的吗?

    看着舞七面露痛楚,李婉轻轻靠近,将她搂紧怀里。

    睡梦中,舞七看见一个高个子的男人肩头挂着两具尸体,血不断地流着,而那两人已经死透。

    另一个猥琐的男人已经脱得只剩下一条底裤,一脸淫、邪地盯着她。

    “乖乖陪爷好好玩玩,要不然爷有的是办法收拾你!”说罢,便饿狼扑食地朝舞七扑过去。

    舞七怒瞪他,拧着拳头挥上去。

    但是让她错愕的是,自己挥出去的拳头却被他接住,紧接着一只糙手扣住她的喉咙。

    “小丫头,还未经人事吧?来把这个吃了,保证你会舒服得难忘今宵!”一颗血红的极品合欢丹滚进舞七的喉咙。

    男人手一松,舞七吃痛地跌坐在地上。

    仅是一息,舞七便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脸颊变得粉扑扑的,甚是诱人。

    舞七强忍着心头要泻火的冲动,努力躲开男人的再次扑袭。

    忽然感觉手边有一阵烫意,余光瞥到一把匕首,右手紧握,想也不想地朝他的心脏处刺去。

    “嘶……贱人!”

    男人色心上头,一时躲闪不及,胸口被划出一道血痕,痛得他将舞七一把甩了出去。

    “啊!”

    “砰!”

    舞七背被甩出了院子,感觉身体快散架了,尝试着想要站起来,身体摇摇晃晃,最后无力地摊倒在地。

    “该死的!”看着胸口的鲜血,男人气不打一处来,抬脚就往舞七走去。

    舞七紧握匕首,匕首和她的身体一样烫,灼伤了她的手心,血肉包裹着匕首。

    一声声低低的刃鸣传入她的心神,让她心神一震,似乎清醒一些。

    她目光灼灼地盯着手里泛着红光的匕首,展开手心,看到刻在匕首上的“红缨”二字。

    “小贱人,好好让爷爽一下,爷留你一具全尸!”男人一步靠近,伸手去拉扯舞七的衣襟。

    “你做梦!”杀了她的爹娘,还要奸、杀她?舞七紧咬牙关,保持清醒。

    待男人靠近,手中一转,舞动红缨,只见一道道炙热的刃气划过空气,落在男人的身上,血肉四溅。

    就像一只熟透的西红柿被人削破,渗出红汁一般。

    “啊……”

    那男人猛地僵住,浑身疼痛,不敢动弹。

    见状,舞七反握红缨划过他的喉咙,一刀封喉,一击致命!见你痛,要你命。

    到死男人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不甘与愤恨,似乎不愿意相信自己会死在一个普通女子手里。

    舞七终于松了一口气,一阵虚脱感袭上心头,但红缨绝不离手。

    终于,等待的高个子听见响声,走出茅草屋,看到惨死的同伴无法置信。

    他不敢相信毫无真气波动的女子,竟有如此凌厉狠绝的身手,刀刀入骨三分,简直要将老仲大卸八块!

    他浑身散发着戾气,扛着两具尸体往舞七的方向追去……

    :来啊,造作啊,快来收藏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