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2章 女人,又想要本尊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要是可以,他想把她关起来,决不让别人看到,长得太美也不好。

    舞七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自己是造了什么孽,一夜寻药解毒,却给自己找了这么大的麻烦。

    生无可恋!

    将死之人都这么厉害,自己怎么这么憋屈?

    “好好好,行行行,你大哥你行了吗?”舞七撇了撇嘴,“你应该也闻出来,我身上有股药香,我会医,可以帮你治好身上的伤。”

    “但是,我身上并没有草药,所以,我要去找找看周围有什么草药?”说罢又抖抖衣袖,以示清白。

    舞七上上下下,公玉照已经看过几遍确实无法藏东西,但就这么放她走了,她还会乖乖地回来吗?

    “不用,你告诉本尊,你需要什么草药?”公玉照一副不信她的样子说道。

    舞七黛眉微蹙,心里暗骂小人!

    “金睛草、一盏灯、青煞花、红砂、五花草……”舞七一口气报了十几种草药。

    “止血、麻醉用的?”公玉照问道。

    舞七惊了,这人居然懂药理?然后点点头:“你失血过多,必须止血。伤口溃烂,需要挖掉大量腐肉,没有麻沸散,只有用草药。”

    生怕对方以为自己要弄晕他,便解释起来。

    “嗯。”公玉照垂下眼帘,随后便见手边出现两个玉瓶。

    乖乖!隔空取物?

    舞七一把抓住那两个玉瓶问道:“你怎么办到的?”

    “麻沸丹、止血丹。”舞七倒出一颗,一闻便知。

    见女人眼睛忽然发亮,自己心情莫名地变好,便解释起来:“是储物戒指,但本尊没有力气上药。”

    意思也就是说,要是没有遇到她,他也就只能等死。

    可是,这不是舞七本来的意思啊,她是想借机逃走啊,这可恶的储物戒指。

    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忽然舞七心生一计,就变得乖巧起来,捏着止血丹和麻沸丹给他服下。

    一炷香后,舞七戳戳他的胸口:“有感觉吗?”

    那地方刚好在腐肉旁边,公玉照嘴角抽抽,幸好服下了麻沸丹,“没有。”

    “药效挺快,那开始吧!”

    舞七从靴子里抽出名为“红缨”的匕首,半跪在他的身旁,动手割开伤处的衣料。

    公玉照看着她的动作,只觉得干净利落,下手毫不犹豫,仿佛在做平日里做惯的事情一样。

    可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怎么可能?

    舞七一边看着伤口,一边问道:“有酒吗?”

    “给。”公玉照从戒指里取出一瓶灵酒。

    舞七接过酒,“有水吗?”

    公玉照的储物戒就像一个百宝箱,只要舞七要的东西几乎都有,就算没有,也能拿出相近的。只是他的伤势还没有恢复,多次用神识取物十分耗神。

    “我先用清水冲洗一下,然后再用酒消毒。”舞七头也不抬地说道。

    随后,舞七摸出红缨,用酒和火消毒后,就开始他刮腐肉,一下一下,血淋淋的。

    公玉照浑身没有痛觉,只是看着舞七,见她手法纯熟,半个时辰就将烂肉都刮干净了,然后用清水再次冲洗了一遍。

    四道伤口全都太重,就算刮了烂肉,愈合得也慢,这么好看的男人留下这么多伤疤,那就可惜了。

    想着舞七就开始解他的衣服,公玉照见状宠溺地说道:“女人,又想要本尊了?”

    舞七冷冷地撇了他一眼:“就你这身体,现在有感觉吗?”

    公玉照脸色一僵,忽然有些后悔服下那枚麻沸丹,让这个女人嘲讽自己。

    不一会儿,舞七就从衣裳内抽出足够长的一段线,再从身上找出一根银针,一丝不苟地将他的伤口缝起来,就像缝衣服一样。

    就是公玉照见多识广,也没有见过用线将人肉、缝起来的。

    “你的师父是谁?”公玉照问道,能将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教得这么出色,师父一定更不简单。

    闻言舞七动作一顿,但很快恢复如常,只是脸色多了一份冷酷。

    “你是见不到了。”因为已经死了。

    见状,公玉照忽然感觉自己问错了话,便不再说话,只是有些心疼这个女人。

    一个时辰后,终于清理干净,将丹药捏碎洒在缝好的伤口上,再裹上纱布。

    舞七的动作轻柔,明明不会弄疼公玉照,却还是那么小心。纱布越过他宽大的肩膀,舞七贴近他的胸膛,从背后看就像是在抱他。

    然后又贴近他的胸膛将纱布另一端接过,如此往复。看着女人为自己包扎伤口,忽然觉得很享受。

    然而,享受只是暂时的,眼前忽然一黑,重重地闭上眼睛。这个女人果然不是善茬,自己疏忽了,一再让她得逞。

    舞七低头一看,果然睡着了:“嘿嘿,看你还怎么吓唬我!我想要走,还没有人能拦得住我!”

    卷起地上的药瓶,将丹药全都倒出,装进自己的香囊内。然后一直向东,狂奔一天一夜,不敢停留。

    她大口地喘气,左右看看,跑到溪水边洗了把脸,看到自己绝美的容颜,弯起了一抹笑容。

    半个时辰后,绝美少女不见了,只留下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乞丐。

    顶着一个乱蓬蓬鸟窝头,嘴里叼着狗尾巴草,一路闲晃吊儿郎当。可是双目明亮,背脊挺直,气质尊贵,就像丐帮帮主!

    这是什么地方?

    自从那夜坠入悬崖,舞七就像是离开家的孩子,怎么也找不到五凤谷的方向。更别提一路狂奔后,早就不知自己身处何处?

    舞七皱着眉头,心想一定要找人问清楚。

    “咕噜噜……”

    舞七捂着肚子这才想起来,为了逃命,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了。

    那个该死的、霸道的男人,要不是他身上有强者的威压自己能怕他?

    这就是强者的力量?

    舞七握紧拳头,自己一定也要有那种力量,不然,那个人永远杀不掉!

    “咕噜噜……”身体再次警报,饿死了!饿死了!

    舞七额头布上三条黑线,能不能不要拆场子?

    但是,在林子里生存对舞七来说轻而易举,就拿野山鸡来说,它们最爱吃紫叶草。

    紫叶草在山里不难找,可是一株两株的对于它们来说根本不解馋,所以舞七为它们准备了一捆~

    陷阱布好,就等猎物上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