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只求曾经拥有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不回去了!”

    摇了摇头,宁川的心情也有几分沉重,想到在故乡日夜守望的爷爷,宁川便是一阵心痛。

    在出来之前,他答应过爷爷,要把母亲带回去,可是现在他没有做到,如果回去,爷爷一定会再次失望。

    再加上他现在这个样子,回去让爷爷看到了,岂不是更加伤心么?

    “唉……有家不能回!”

    摇了摇头,风传古却是没有再说什么,他完全能够体会宁川此时的心情,唯有给他一个拥抱,让他对前途更加有信心。

    “川儿,这是娇娘的一番心意,你就收下吧!”

    屠娇娘拿出一个玉佩,挂在宁川的脖子上,宁川自然没有拒绝,说了一声谢谢,理所当然的收了下来。

    这玉佩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玉佩而已,收下来权当是接受屠娇娘对宁川的祝福。

    可是,屠娇娘的动作,仿佛引动了现场的气氛,许多人纷纷上来给宁川送礼,可是无一例外,宁川全都一一拒绝了。

    得到这些宝物,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经过抢夺破天诀的宁川,对抢夺宝物的残酷有着极深的认知。

    而现在,他即将踏入天荒禁地,生死未卜,如果把这些宝物带上,岂不是浪费了这些宝物,更浪费了他们的心意。

    “我的徒儿,连我都不准备告别了么?”

    刚聚聚了众人的送礼,一声声音传了过来,很快,酒楼的大门便被推开,琴魔缓缓踱步而来,而在他的身后,是宁川的师姐白灵。

    “你是谁!”

    琴魔一出现,场面便变得紧张了起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如临大敌,死死的盯着琴魔,因为在琴魔的身上,他们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在下琴魔……”

    琴魔刚介绍完,风传古便打断了他的话,冷冷的说道:“就是你带走川儿,害的他受到诅咒的,是么?”

    “哐当!”

    一时间,所有人都亮出了兵器,酒楼中弥漫着一股凝重的气味,仿佛一言不合,便会上演一场混战。

    “师尊……你怎么来了?”

    宁川的声音却是让场面一滞,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宁川,仿佛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可惜,他们失望了。

    “大家放下刀刃,听我慢慢道来!”

    世人对琴魔的偏见太大,而宁川在之前,的确是被琴魔掳走了,也难怪这些人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等到宁川说完以后,他们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前辈,刚才实在是太过失礼了!”

    风传古倒也不是小气之人,认识到自己刚才的冲动以后,一脸的歉意,连忙招呼琴魔坐下来,而琴魔则是哈哈一笑,并没有将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

    相反,当他看到这里坐着的人,都有如此大的反应,他心里甚至有着几分羡慕,羡慕居然会有这么多的人,愿意为宁川出头。

    “这一次我来,并不是和你告别的,我是来告诉你,我在南岭中等着你回来的!”

    坐下来的琴魔,轻抿了一口茶以后,悠悠说道。

    宁川是他的徒弟,他自然不愿意就这样让宁川死去。

    可惜,将宁川送回南岭以后,他四处大厅,没有丝毫的停歇,可以说走遍了整个南岭,却依然没有得到解除诅咒的方法。

    疲累加上心中自责,他比上和宁川相遇的时候,苍老了不少,一双眼眸也没有了那种凌厉,反而有着几分……颓然!

    以前他杀人不过是弹指之间,乐章之内,但是现在让他去救一个人,却是如此的艰难。

    “我会回来的,师尊,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更加不会让再坐的各位失望的!”

    说到最后,宁川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增大了,他知道,不单单眼前的琴魔不愿意知道他死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想他死。

    “他还是那个他……”

    白灵站在琴魔的身后,轻声的呢喃,即便宁川现在中了诅咒,却还是那个充满自信和斗志的宁川,在他的眼眸,有着不可磨灭的光彩。

    这一晚,到了夜半的时候才各自散去,重归天涯,连同琴魔也离开了九峰城,只有风传古,夏炎炎等七八人没有离开。

    “川儿,真的有办法么?”

    诅咒无法破除,这个道理每个人都动,今晚这个见面会,说是见面会,其实就是宁川的死亡发布会,即便风传古不愿意相信,但是他也不得不正视现实。

    或许是因为现实太过残酷,这一晚,他喝了不少的酒。

    “没有!”

    宁川没有将天荒禁地的事情告诉他们,更没有将死亡的准确时间告诉他们,因为宁川觉得,不说还好,如果他真的死了,起码他们还会有个念想。

    没等风传古继续说下去,宁川便接着开口:“雪衣的事情,拜托你了,一定要将他救回来,他在坦森的家乡,让坦森带你去吧!”

    “只是,对不起怀梦了,现在她还被囚禁在佛塔之下,唉……”

    最后一句,是宁川在心中说的。

    这一晚,他们在酒楼内说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天色大亮,才逐渐散去,而宁川,也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了——算是遗言吧!

    而他身上的元晶和一些宝物,也全都分给了众人,只留下一些在天荒禁地中或者用得到的东西。

    正如他之前所说的,天荒禁地是最险恶的几个地方之一,一般的宝物在里面,根本就没有用处,与其这样,倒不如让外面的人拿去,这样也更加有价值一些。

    ……

    处理好一切事情,已经是三天以后,风传古等人相继离去,九峰城之中,就只剩下坦森,凌少辉和夏炎炎三人陪着宁川。

    他们三个,是最为顽固的,无论宁川怎么驱赶他们,他们都不愿意离去,甚至宁川将“一个女人不要跟着男人厮混”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却依然没有赶走夏炎炎。

    现在的九峰城,看似已经平静了,但是只有宁川自己知道,事情还远远不止这么简单,真正的风暴,现在才刚要开始。

    在南岭中的恩情已经了却了,可是仇怨却还没有了解,根据他这几天的了解,在九峰城之中,起码有三股势力在暗中关注着他。

    宁川心知肚明,但是他却视若不见,就是不想将他们牵扯进来,这些事情,让他一个人来解决就足够了。

    “川哥,我要陪你去找解药!”

    “我也是!无论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加一!”

    ……

    三人口径一致,让宁川毫无办法,无奈之下,只得住在同一个客栈之内。

    这天晚上,宁川洗漱完毕,正准备睡去,他房间的门便被“哐当”的一声给推开了。

    只见夏炎炎衣衫半解,露出一大片的雪白,让人血脉喷张。

    见到如此情景,宁川竟然一时之间愣住了,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夏炎炎已经将门关上了。

    “你这是做什么!”

    终于回过神来,宁川闭上眼眸,慌张的往后退了退,沉声说道。

    现在已经是三更,一个女生闯入他的卧室,还衣衫不整,想想也知道应该会发生什么事情。

    前后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宁川的掌心之上,已经全是汗水,可想而知,此时此刻他心情有多么的紧张。

    宁川以为,在凡尘俗世中浸淫了这么多年,对待男女感情会变得淡定许多,但是如今才知道,他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两样,特别是夏炎炎那雪白的肌肤,如今还在他的脑海中,久久不散。、

    “唔……”

    下一刻,宁川的嘴巴便被堵上,随之而来的,是阵阵少女的处子芳香,宁川想要推开夏炎炎,但是心中的自私,却是让他硬生生停住了。

    很快,夏炎炎便作出了下一个举动,她的手伸进了宁川的衣衫之内,不断的摸索,寻求着什么!

    既然她都豁开面子,主动送上门来了,那么她也就不会客气,这个时候矜持,那么她今晚所做的一切,也就白费了!

    “呼呼呼……”

    宁川也是一个男人,温热的嘴唇碰触在一起,就像是干柴烈火一样,他的呼吸逐渐变得沉重了起来。

    他贪婪这种感觉,他不断的吸食着夏炎炎身上的味道,仿佛要将她全都吮进嘴里一样……

    两人衣衫半解,战斗一触即发,宁川的双手也搭上了夏炎炎那高耸的白兔之上,一股温暖,柔软的感觉传遍了宁川的全身。

    这一刻,宁川感觉到浑身上下的鲜血都沸腾了一样,他的眼眸变得通红,只有眼前的肉欲,而且还如同缺堤的洪水一般,滚滚而来,一发不可收拾。

    以前在面对风雪衣和上官怀梦的时候,宁川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但是刚才夏炎炎推门而入那一幕,着着实实刺激了他内心的情欲,让他再也没有办法压抑,彻底爆发了出来。

    “要我,好么?”

    轻轻吻上宁川的耳朵,夏炎炎眼神迷离,吐气如兰。

    宁川如此反应,她十分满意,虽说这样做,的确有几分卑鄙,但是为了得到宁川,她也不在意了。

    很快,宁川便不知道要去哪里了,或者他会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可是夏炎炎并不甘心就这样放手让宁川离去,她要宁川带她离去,即便不带,把她的第一次献给宁川,她也觉得值得了。

    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