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九峰城的聚会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送给这四大公子最是合适不过,他们在九峰城作恶多端,欺行霸市,如今碰到了硬茬,自然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太解恨了!这些人早就应该废了他们的修为!”

    周围的修为缓缓将四大公子围在里面,吐口水,扔白菜,臭鸡蛋,千人唾弃,而宁川和夏炎炎则是在混乱的人群中逐渐离去。

    “你也太狠了吧,把别人的祠堂都拆了,一点希望都不留给别人!”

    两人远远的走出去以后,宁川心情也好了不少,调笑着对夏炎炎说道。

    可是夏炎炎却一脸鄙视的看着宁川,毫不示弱的反驳:“说我狠,你比我还狠,废了别人的丹田,却没有杀了他们,这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更加残忍的事情。”

    的确,正如夏炎炎所说,修者一旦没有了修为,那么他们活着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而宁川留着他们的性命,的确也是让他们留在世上赎罪!

    以前这些人作恶,如今落难,定然会被许多人为难,如果迷途知返,倒也是好事,如果不堪重负自杀了,那么也怨不得宁川,这是他们以前种下来恶果。

    这一晚,宁川和夏炎炎两人在刚建好不久的城墙上彻夜畅谈,他们说到了以前认识的时候,又说到了许多来到南岭,宁川又不知道的事情。

    如今的夏炎炎,已经是入虚境初期了,实力绝对可以用强大来形容,听她说完以后,宁川才知道,不单单是他的日子过得艰难,夏炎炎同样历经了无数的挫折!

    “炎炎!”

    天色刚刚亮,远方两道人影破空而来,很快便来到了宁川的眼前,正是风传古和屠娇娘两人。

    风传古第一眼便认出了夏炎炎,只是宁川现在的模样,他却是认不出来。

    “风叔叔!”

    下一刻,宁川的眼睛便湿润了,一直以来强忍着的情绪在这一刻如同缺堤的洪水一样,滚滚而来。

    在同辈的面前,宁川是一个泰山崩于前却面不改色的真汉子,但是在风传古和屠娇娘两人的眼前,他却只不过是一个小孩而已。

    “川儿!”

    风传古缓缓落在眼前,当宁川叫出风叔叔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眼前的人是宁川。

    来的路上,他们便知道宁川已经毁容,但是他却没有想到毁得是那么的彻底,如果不是声音一样,在宁川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往日的模样。

    风传古缓缓的抬起手,轻轻为宁川擦去了滴落的泪水,缓缓的说道:“川儿,你受苦了,你受苦了……”

    宁川虽然没有和风雪衣成亲,但是在风传古的心中,他早已经是他们风家的女婿,更是他的半个儿子,如果说看到宁川现在的模样,他不心痛那是假的。

    这种感觉,和当初黎九在他面前带走风雪衣一样难受。

    “风叔叔,我没事,我是太高兴见到你们了!”

    抹去眼中的泪水,宁川笑着说道。

    他身中诅咒,的确不幸,但是宁川现在还能见到他们,这不是足够了么?

    “川哥!”

    很快,一声豪爽的声音便再次传来,看都不用看,宁川便知道是坦森来了。

    相比于其他人,坦森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见面以后,依然和宁川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宁川知道,坦森虽然看似粗鲁,实则十分细心,他之所以表现得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完全是因为他不想触碰到宁川的痛处而已。

    这一天,很多认识宁川的人都来到了九峰城,包括十大恶人,包括雪城中宁川帮助他们夺取第一家族的况家,包括那个出手阔绰,一直当宁川朋友的金宝利……

    九峰城一下子便变得热闹了起来,因为在白天的时候,人们可以看到,宁川一行人,大约上百人,浩浩荡荡的走在街道之上,所过之处,人人纷纷退让。

    不过,除了宁川一行人之外,今天的九峰城也多了很多人,其中还有一些强者。

    这些强者,是热闹下的暗流,他们掩饰得非常好,装作是路人,商贩,可惜现在宁川的一双眼睛,犹如火眼金睛,他们的掩饰,对于宁川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可是,因为现在人多势众,宁川也不怕这些人从暗中跳出来,毕竟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是弱者。

    他们大多数人没有什么势力,但是金宝利的身份,却让那些在暗中的人不得不忌惮,对于他们来说,恐怕金宝利才是最让他们顾忌的。

    人都到齐了,宁川便在金宝利的引领之下,包了酒楼的一晚,包的时候,金宝利便抢着结账,可是在宁川的坚持之下,他还是妥协了。

    这金宝利,背后的势力无比显赫,用富可敌国都不足以形容他,这点钱财,对于他来说,自然是算不上什么,宁川不想欠的,是他的人情。

    俗话说得好,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宁川可不想因为一点钱财,而欠人恩情。

    “各位,感谢你们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看我这个将死之人,我宁川,也算是满足了!”

    坐在酒桌上,宁川举起了酒杯,环视了一眼周围的人,全是熟悉的脸庞,他们之中,有强者,有富人,更有和宁川出生入死的兄弟,也有让他尊敬的长辈。

    他要将这些人的容貌,一一记在心里,他日若果踏入天荒禁地,定然会成为前进的动力!

    “我宁川,先饮为敬!”

    话说到一半,宁川停了下来,他的声音哽咽,良久以后,他收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高举酒杯,一饮而尽。

    他不是矫情的人,但是看着这么多熟悉的人,仿佛将他的记忆翻了一遍一样,无比的感慨。

    “我相信你,川儿,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风传古第一个举起酒杯,眼中泛着泪光,同样一饮而尽。

    “川哥,你是俺大哥,俺也相信你!”

    一直表现得十分好的坦森,此时也有些忍不住了,相比于宁川的情绪,他仿佛更加激动一些,他直接将一坛烈酒端起来,仰头灌了下去,任由烈酒充斥着他的胸膛。

    “哐当!”

    坦森一口气把里面的酒水全都喝完,然后一用力,手中酒坛块块碎裂。

    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眼眸通红,灼灼的看着宁川,沉声的说道:“川哥,无论你去哪里,我都想跟着你去!”

    “好,我答应你!”

    看着眼前的坦森,宁川心中感动得无以复加,他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认识了坦森这么一个傻大个。

    而往日里一直都蹦蹦跳跳的夏炎炎,此时却是自己一个人坐在一旁,喝着烈酒,一言不发。

    昨天晚上她和宁川两人彻夜长谈,该说的话说了,该流的泪也流了……

    “川而,我……”

    风传古还想要说话,可是却让宁川给阻止了。

    他知道风传古想要说什么,但是宁川不会答应风传古,因为他的爱人,还需要风传古去营救。

    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以后,宁川又继续说道:“这次,将大家聚集在这里,就是想跟大家说一声再见!”

    一代天才,却落得如此下场,在场众人,大多都跟宁川有着深厚的感情,听到宁川这么说,眼泪便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特别是坦森,夏炎炎和凌少辉等人。

    他们和宁川并肩作战过,感情也更加深厚,他们不愿意看到宁川现在的样子,更不愿意现在如同遗体告别仪式一样的宴会。

    “……如果有缘,我们还会再见的!”

    一边说,一边喝,宁川不知道喝了多少杯,说完最后一句,也喝完了最后一杯酒,他缓缓的坐了下来,褶皱不平的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

    能够看到他们,对于宁川来说已经足够了,也不枉当初宁川耗费这么大的精力和姬长明一战,以散发他回来了这个消息。

    只是,要这样分别了,他心中却满是舍不得,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啊。

    “让我跟着你,好不好,无论生死!”

    宁川坐下来,夏炎炎轻轻挽住了他手,在耳边轻声的说道。

    夏炎炎是认真的,她本来是一个流浪在外的人儿,可是认识了宁川以后,她才知道了什么叫做温暖,如果宁川死了,她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谁说我会死?”

    轻轻将夏炎炎的手掰开,宁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缓缓的说了一句。

    夏炎炎的心意,宁川自然是明白的,只是宁川并没有接受他的理由,先不说他已经有了风雪衣和上官怀梦,这一次他生死未卜,就更加不可能接受夏炎炎了。

    有些事情,当断则断,现在的宁川,对待感情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懦弱,有些话,还是趁早说清楚的好。

    被宁川松开手的夏炎炎,苍白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草,这顿饭老子不吃了,越吃越郁闷!”

    整个酒楼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悲伤中,坦森一拍桌子,再也没有办法继续做下去,率先离开了酒楼!

    没有人理会坦森的离去,更加没有人介意,因为他和宁川的关系亲切无比,他的确可以肆无忌惮的离去。

    等到坦森离开以后,风传古也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轻叹一声以后,缓缓开口:“回去一趟中州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