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琴魔反思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想你这死孩子,难怪在外面那么多人想杀你,脑子里全是些花花肠子,想杀你可没有那么容易!”

    无奈的白了宁川一眼,白灵心中一阵无语,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宁川明明就只有二十一二,在修者的世界里面,绝对是一个小破孩,但是他的心机,却绝对不像是一个小破孩能够拥有的。

    智慧,实力,天赋,这三样无论是哪一样的,都是世人最为渴望的,现在全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这又如何不闪耀呢,假以时日,整个南岭,定然会有宁川的一席之地。

    “这是肯定的了,不是我吹牛,我跟你说……”

    这一次将东海黑龟劝退,宁川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他胸膛之上的伤口,早已经在说话的时候结痂了,即便不用理会,凭借宁川肉身的强大,也能痊愈。

    就这样,两人在烈日之下,海洋之上,谈笑风生。

    接下来的日子,倒也过得十分平静,除了日常的修炼,宁川做的最多的,就是和白灵切磋,吹牛,当然了,这其中自然免不了宁川将他在中州和南岭中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一遍,将自己说得英明神武又实力强大。

    对于这些,白灵倒也没有太过在意,但是对于宁川描绘的种种,却是心驰神往。

    她的年龄比上宁川要大上十岁左右,但是宁川走的路,比她走的路,不知道多了多少,她羡慕宁川这样的人生,虽然危险,但是精彩,有着足够的自由,不像她,除了在这小岛中修炼,便是外出杀人!

    她不甘心她的一生就这样,但是她却也不知道她能够做些什么。

    “真羡慕你,可以在这天地之间,没有任何的束缚!”

    这天,白灵再听完宁川的故事以后,终于忍不住她对宁川的羡慕,眼巴巴的看着宁川,对宁川说了这么一句话。

    可是,宁川却是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谁说我没有束缚的?我爱的女子,如今还不知道在何方承受着怎样的压迫,我的母亲,还被洛家软禁着,而这天地,还在束缚着我的生死!”

    说到最后,宁川抬头看着天空,眼眸中闪烁的着点点寒芒,仿佛要冲破这天地一样。

    宁川最不甘心的,就是要面对自己性命的逝去,他要冲破这天,踏在上天之上,主宰自己的性命。

    而这个目标,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以前的宁川,对于成神,并没有多大的概念,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实力的增加,他的这个念头,便越来越疯狂。

    他知道,只要他一天在南岭之中,就会有无数凡尘俗世的事情牵扯着他,只有成为最强大的人,才能傲视天下,无人敢惹。

    “我不求证道成神,只希望在我有生之年,找到适合我自己的生活方式,同时,可以放下屠刀,不为他人杀戮!”

    轻叹一声,白灵低下了头颅,轻声的说道。

    相比于宁川想要的生活,她需要的,的确渺小许多,但是这也的确是她现在最想要得到的——她早已经厌倦了替代琴魔杀人。

    “放心吧,白灵师姐,总有一天,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轻轻的拍了一下白灵的肩膀,宁川微笑这说道,在他眼中闪烁着的光,是满满的真挚。

    宁川不敢许下诺言,他怕做不到,会让白灵伤心,但是这一刻,在他心里却是留下了一个想法,如果有一天,他的实力真的能够和琴魔媲美,那么他会名正言顺的将白灵带走,去让她寻找她想要的生活。

    夕阳西下,枯藤老树昏鸦,海岸边上,两人面朝大海,背朝夕阳,缓缓的诉说着对于以后的憧憬,无数次修炼累了以后,他们两人就是这样度过的。

    相比于琴魔,宁川和白灵之间的关系,更加好。

    “难道真的是我错了么?”

    在小岛中的一个角落,琴魔缓缓睁开了眼眸,缓缓站起来,挑逗这鸟笼里面的一直小鸟,轻声的说道。

    这小鸟,就像是白灵和宁川一样,被他囚禁于此,在鸟笼里面的它,看似十分快乐,但是每当琴魔一靠近,便会吱吱喳喳的尖叫!

    剥夺了它的自由,它又怎么会对他有好感呢?

    这段时间里面,宁川除了一些白灵不懂的问题会来找他,其余的时间,宁川是绝对不会来跟他说上半句话。

    而宁川的态度,虽然好了许多,但是却也不会主动跟他说其他的问题,除了修炼还是修炼,琴魔就像是一个被遗弃的人一样,无人理睬,冷暖自知。

    琴魔看着鸟笼中躁动不安的小鸟,终于是将那鸟笼打开,让那小鸟回归于天地的怀抱。

    看着宁川和白灵一步步建立起来的友谊,这段时间,他想了许多,或者以前的他,的确是做错了!

    夜色落下去,宁川和白灵也到了分别的时间,和以往一样,只是宁川和白灵,却是不知道在不远处的琴魔,已经做出了改变。

    第二天,宁川和白灵早早便聚集在了一起修炼,这已经是他们熟悉以后,经常做的事情了,而这样做,也可以有效的为宁川解惑,大大的提升了修炼效率。

    “你们两个,停一停吧!”

    琴魔来到两人的面前,平淡的说了一句,这声音和平常时候,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但是落在两人的耳中,却还是让两人感受到了一丝不同。

    毕竟两人都是神识修者,对于情绪这种东西,感觉还是十分准确的。

    不过,对于琴魔喜怒无常的性格,宁川也算是知道了的,也就没有什么太在意。

    “师尊!”

    一见到琴魔,白灵心中便忍不住紧张,粉拳紧握,汗水瞬间便自掌心中渗了出来。

    琴魔微微一笑,本就像是儒雅书生的他,这个笑容更是平易近人,如果是不认识的人看到了这种笑容,定然会忍不住想要和他交朋友的。

    “白灵,不用紧张,师尊今天来,是想要向你道歉的!”

    往前几步,琴魔来到了白灵的身前,依然是以那种极为平和的声音,轻声的说道,在这声音里面,又带着十分让人信服的语气。

    宁川可以百分之一百肯定,这声音中,全是发自肺腑,并没有动用玄息,本来想要奚落几句琴魔的宁川,见到琴魔如此真诚,倒也没有说话,静静的在一边看着。

    “不!师尊你没有对不起我!不用道歉的!”

    这样的话,绝对是琴魔第一次对白灵说,白灵听了以后,紧张的来回搓动小手,连忙说道:“师尊有什么任务尽管说吧,这一次灵儿定然不会失败的!”

    看见白灵如此紧张,宁川不由得有些心疼,这琴魔以前到底是做了多少禽兽不如的事情,才能在白灵的心中留下这么大的阴影啊!

    “不!以后都不用你杀人了!以后师尊都不会让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了!”

    琴魔摇了摇头,看着灵儿的模样,又一次觉得自己错了,以往的种种,再次涌上了心头。

    缓缓低下身去,琴魔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灵儿,对不起,以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你想要离开这里,我不会拦着你的,以后回不回来,也随你吧……”

    “我自由了么?”

    这样的话,白灵是绝对不敢相信是从琴魔的口中说出来的,她喃喃自语,眼眸中的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但是,她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只能无助的看着一旁的宁川。

    不知不觉,宁川在她心中的位置,竟然比上琴魔在她心中的位置,还要高了。

    “灵儿师姐,你自由了!你可以去追寻你想要的生活了!”

    握着白灵的双手,宁川轻声的说道。

    宁川的手,乃是男人的手,粗大有力,手上传来暖洋洋的温度,让白灵惊慌失措的心也平静了几分。

    良久,白灵才不敢相信的问道:“师尊,是真的么?”

    “是真的!希望你可以忘记我对你所做的一切,我对不起你,我请求你的原谅!”

    琴魔再次肯定,这一次,琴魔是下定了决心请求白灵的原谅的,不然的话,只怕他的余生,除了无尽的杀戮之外,便是一无所有。

    除了觉得对不起白灵,他还需要好好谢谢宁川,毕竟没有宁川的话,只怕再有一百年,他都没有办法领悟这个道理。

    以前的他,总是认为自己是千百年以来,最为出色的神识修者,目中无人,杀戮随心,但是现在看着宁川和白灵天天都在一起的时候,他却回头发现自己,除了一身修为之外,甚至连一个能够谈心的朋友都没有,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么?

    不错,这个世间之上,的确有不少人忌惮他,惧怕他,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喜欢他,就连宁川都活的比他要快乐得多。

    “师尊……我没有憎恨你……是你将我养大成人的……呜呜呜……”

    说着说着,白灵自己都变得语无伦次了,她缓缓蹲下身来,抱头痛哭,这么多年以来所受到的委屈,全都在这一刻给释放了出来。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宁川知道现在的白灵是在发泄着这么多年以来,压抑着的委屈,多以他也没有说什么,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轻轻的拍打着白灵的后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