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卖唱女子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对方显然是来者不善,不然的话,也不会一上来便给了宁川一个下马威。

    “你是何人?”

    宁川往前踏出一步,身上的杀意也随之升腾了起来,只要是敌人,无论男女,宁川都不会心慈手软的——只要是他的敌人,那么战斗起来,不是你死,那便是我亡!

    不过,宁川也奇怪,为什么他的神识,还有众多修者的神识,都没有办法探测到眼前女子的存在,而且,从她的身上,宁川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元力波动,她就好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一样。

    “奴家不过一个江湖卖场女子而已,如若惊扰了诸位,还请见谅才是!”

    微微一躬身,白衣女子一开口,声音便如鸟儿在鸣叫一样清脆,让人生不出丝毫的对抗之心,就连宁川都差点要沉沦在这声音之中。

    可是,宁川还是一咬牙,强行让自己清醒了过来,江湖卖唱女子能有如此实力,那这个江湖的水也太深了,总之这一句话,这女子绝对不是平凡之人!

    可是,对方还没有撕破脸皮,宁川也不好大声叫唤,只能装作不懂的回应:“的确是惊扰了,我们已经原谅了你,你快点离开这里吧!”

    事实上,宁川是不想再生祸端才这样说的,毕竟她要装傻办懵,宁川更加乐意奉陪到底,如果这样能消解一场战斗,那么他就是睡觉,也会笑醒的。

    可是,白衣女子却并没有离去的一丝,她缓缓将身后的琵琶放了下来,抚摸着琴弦,轻声细语的说道:“官人,看你一脸心事的模样,不知道可否愿意让小女子为你弹奏一曲,还你一个美丽心情呢?”

    “要钱吗?”

    宁川无头无脑的说出一句,差点让白衣女子一口血便喷了出来,但是,即便没有喷血,她的胸膛也在起伏不断,显然,她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

    她已经很有耐心的在引导宁川了,可是没想到,宁川简直就是一个茅坑石头,油盐不进,而且还不按照常理出牌。

    她刚想要回答不要钱,但是宁川却再次开口:“不要钱也不想听,我们着急赶路!”

    “客观莫急,不过是一曲时间而已,听一曲再上路,也好缓解一下赶路的劳乏!”

    白衣女子轻轻的拨动琴弦,清脆的乐声再次传了过来,只是这一次,没有了节奏,不过是胡乱弹奏而已。

    白衣女子不简单,这一点在场的众人都已经意识到了,在有防备的状态之下,倒也没有那么轻易让她入侵神识。

    神识攻击是修者世界里,最为神秘的攻击,眼前的女子显然不是懂得神识攻击,而且看上去还十分的精通,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她的真正实力,恐怕比上一般的修者,都要强大得多。

    别看她现在如同一副弱女子的模样,如果真的是神识修者,动气手来,一般的修者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恐怕便已经死在了她的手下。

    “别了,你谈得难听,还不如我!”

    宁川连连摆手,暗中已经凝聚出一道元力,在摆手的时候,猛地向着女子激射而出。

    如果是普通人,宁川的这一道攻击,是绝对无法闪避的,对方既然不想走,那么宁川也只能逼迫他现身了——既然要打,宁川实在是不想在这里和他浪费时间!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白衣女子的纤纤玉手也动了起来,她轻轻撩动着琴弦,再次弹奏出美丽的乐章,但是在声音响起的时候,宁川打出去的那一道攻击,却是缓缓被消解,最后彻底消失,连白衣女子的衣衫都没有碰到。

    “你不是说,你不过是一个江湖卖唱女子么?刚才这一收,又是什么手法?”

    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宁川缓缓的说道,而其他人看着如此攻击方式的女子,更是在心中倒抽了一口凉气,深深知道了刚才他们沉醉于乐章中,到底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

    放下琵琶,女子撩了一下耳边的长发,轻笑一声,双眼暗送秋波,道:“行走江湖,没有一点保命本领,岂不是让你们这些负心汉给欺负惨了!”

    说这话的时候,白衣女子简直就是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就连宁川这种自持意志力坚定的人,都忍不住想冲上去,对其做一些男女之间应该做的事情。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难道……你是传说中那个人?琴魔?”

    这时候,鬼医宿一难得开口了,他的声音有几分颤抖,抑或说是惊恐。

    在修者世界里,他的三寸银针算是比较独特的攻击武器了,但是在这些独特武器里面,还有一个知名的人,那便是琴魔。

    不过,关于琴魔的传闻,最早的都是百年之前了,这一百年以来,再也没有人听说过琴魔的消息,据说,他是被人杀了。

    宿一不确定,一是因为没有人知道琴魔长什么样,因为见过他的人,都已经死了,二则是不相信,大名鼎鼎的琴魔,竟然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

    “想不到还有人记得琴魔,他乃是小女子的家师,旧友托他取宁川性命,他不想沾染凡尘俗世,只能让他不成器的徒儿代劳了,还请各位成全!”

    白衣女子十分有理,丝毫让人联想不到,她说的这一番话,是想要了宁川的性命。

    不过,宁川也可以毫不夸张的保证,如果她的这一番话是对普通人说的,那么那些普通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献出自己的性命,因为眼前这女子的声音,实在是太过魅惑人了。

    可是,宁川可不会让人三言两语便取了性命,他冷哼一声,面色深沉如水,在他周围的温度也随之降了下来。

    随后,宁川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既然不想理会凡尘俗事,那便不理会的好,以免误了自己性命!”

    琴魔的名号,他也略有耳闻,毕竟在南岭中已经闯荡了一段时间,但是宁川并不会惧怕,他说这话,就是在警告眼前的女子,更是在警告他身后的琴魔——既然这么久没有出世了,那便不要出来瞎掺和,不然的话,把你斩了!

    “好生猖狂!”

    白衣女子娇斥一声,语气终于不是一成不变的清脆,反而带上了几分冷冽,就像是寒风中的冰雪一样,落在人身上,让人心神一震。

    在她的心中,琴魔便是最强的人,眼前这些人,全都不如她师尊,宁川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资格来评论她的师尊,这一刻,白衣女子一直隐藏着的本性也显露了出来,随之暴露的,还有她的杀心。

    “你会为你这句话付出代价的!”

    白衣女子说完以后,一甩身上的白袍,两手一拍琴弦,她便浮上了半空之中,这个时候,在她的身上,依然找不到任何元力的波动。

    “这也太奇怪了,没有天地元力的支持,她怎么可能漂浮在半空中?”

    看着半空中的女子,宁川啧啧称奇,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未免有几分惊讶。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琵琶和女子一样,悬浮在半空之中,她的一双手,却是在琵琶之上快速的波动着,灵活无比,其速度也快到了极点。

    她身上明明没有任何的元力波动,但是双手动起来的时候,却让人眼花缭乱,根本没有办法看清楚!

    随着琴弦声响起,宁川周围的气氛也变得沉闷了起来,他能够感受到,有一个股杀意正在包裹着他,压迫着他而且无论他如何想要摆脱,都没有办法摆脱,必须要默默的承受着。

    这种感觉,就好像死神在你眼前,你不得不去面对一样难受。

    “宁川,小心后面!”

    屠娇娘等人已经退了出去,此时她大叫一声,因为她看到,在宁川的后面,空气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凝聚出一柄白色的刀刃,此时,正朝着宁川的后背砍去。

    琴魔的一手琵琶葬曲,让天下人为之震惊,这也是屠娇娘害怕宁川吃亏,大声提醒宁川的重要原因,毕竟这种诡异的攻击方式,可不是谁都能够应付过来的。

    不然也不会见过琴魔的人,全都死了!

    宁川的反应速度十分之快,后方刮起一道微风,他便已经知道,攻击来自后方!

    猛地一个转身,宁川拳头之上闪烁着暗金色的光芒,没有丝毫的犹豫,更没有丝毫的退缩,宁川朝着那白色的刀刃,便是一拳轰了下去!

    宁川的好胜心极强,琴魔的攻击方式十分奇特,他的徒弟,宁川自然想要见识一番,而且,这女子身上没有任何的元力波动,宁川倒是想感受一下,他到底是是用什么力量来进行攻击的!

    “呼……”

    可是,宁川的拳头轰在那白色刀刃之上,却打了一个空,宁川身形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上,而他更是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真笨啊!”

    半空中的白衣女子缓缓停手,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宁川,犹如看傻子一样,耐人寻味。

    刚才的曲子,纯粹是曲子而已,她不过是想要试探一下宁川的反应,想不到他竟然如此的傻,真的相信了,这种戏耍他人的感觉,简直是妙不可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