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九百九十九章 打猎的老头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宁川以前也是修罗堂的杀手,他知道如何杀人才能一刀致命,而刚才的那一刀,落在烈火的胸膛之上,可谓是分毫不差,甚至让他感受不到痛苦,便已经快速的死亡了。

    将他埋在这个废墟的小城镇里面,也算是对他最后的一点恩赐了,埋没好以后,宁川的眉头并没有舒展开来,相反,他看上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川哥,这人都杀了,你还在顾虑什么?”

    坦森来到宁川身边,轻声的问道。

    摇了摇头,宁川沉声的说道:“杀一个烈火已经如此艰难了,这以后,还会有十个,一百个烈火出来杀我,我们能够侥幸杀得了一个,但是这么多的刺客杀手,说真的,我没有什么把握。”

    “连最有名的烈火都让我们给杀了,即便是修罗堂,恐怕也没有我们应该顾忌的杀手了吧?”

    凌少辉同样不解,烈火的名号,他自然是听说过的,而且在他的印象里面,烈火已经是最厉害的刺客了。

    刺杀宁川的任务,连烈火都失败了,还因此丢了性命,聪明的修罗堂难道还不懂得收手么?

    可是,宁川却依然是摇头苦笑:“烈火不过是比较有名的一个刺客杀手而已,我相信,凭借着修罗堂让整个南岭的修者都忌惮的实力,他绝对不止我们眼睛前所看到的这么一丁半点的实力!”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宁川对于修罗堂,比对其余三个家族的追杀,还要紧张,毕竟那三个家族,即便是追杀,也是大张旗鼓,而不会在你睡觉的时候,突然把刀子捅进脖子里。

    “管那么多作甚,不管是谁,只要敢来惹我们的,统统杀了!”

    凌少辉霸气的回应着宁川的话,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事实上,他同样知道这一趟的危险,他这样做,无非是在告诉宁川,无论怎么样,他都会站在宁川的身后。

    他能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修着,成长到如今这幅模样,这其中,其大部分是宁川的功劳,如果他在宁川危难的时候,抛下宁川,那么他有什么资格接受身上的传承?

    他算不上是一个义薄云天的人,但是至起码,他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少辉说得对,不就是麻烦么?解决了便是!”

    坦森也表示赞同,反正只要宁川解决了这边的事情,他们便会离开南岭,前往北域,那时候,这些追杀他的人,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走吧!这里我们不能逗留了,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用不了多久,消息便会传出去了!”

    收起心中的忧虑,宁川微微一笑,缓缓向着城外的方向离去,其余两人也跟了上来。

    ……

    时间静悄悄的过去了,宁川三人行走在偏僻的小道上,人烟罕至,一连三四天,除了碰见几个在路上放牛的老农,倒也没有看见什么人,这种安静的环境,让他们觉得脱离了世间的纷纷扰扰。

    他们在享受着,可是却不知道在烈火死了以后,三大家族还有楚家,鬼市,修罗堂的人,都在疯狂的搜刮三人。、

    而鬼市寻找宁川,则是因为枯枝叶知道了黑铁块在他身上,而宁川却欺骗了他。

    而其他的几个家族,自然就是不愿意就此看见宁川继续强大下去,不然的话,宁川将会成为他们的障碍。

    天家被宁川这么一闹,实力大不如以前,三大家族想要杀了宁川,断绝后患,继而重新平分南岭,如果能杀了宁川的话,有天空之城的帮助,定然能够分到最大的地盘。

    所以,现在南岭中的势力,矛头全都指向了宁川。

    浪荡在荒山野林中,已经是第五天了,这一天,宁川在密林中,发现了一个正在打猎的老者,他正在全神贯注的看着不远处的猎物。

    原本前行的三人,在看到眼前老者的时候,都停了下来。

    老者大约六十多岁,聚精会神,他的眼眸没有丝毫的浑浊之色,反而偶尔有着寒光在开合。

    如果是在外面,宁川一定以为这种眼神是一代强者才拥有的眼神,但是眼前的老者却不是,他身上并没有丝毫修者的气息,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大约过了十个呼吸的时间,老者眼中闪过了一道寒芒,随后他猛地将手中的弓箭拉成了满月,手一松,弓箭离开了弦,带着呼啸的风声,穿过树叶,直接插在不远处一头野鹿的前腿之上。

    一声哀鸣,野鹿感受到了危险的到来,但是却因为前脚受伤,无法离去,只能躺在地上,惊慌失措的叫着。

    老者一把丢开弓箭,在山间野林中奔跑着,来到野鹿的跟前,一掌打在了它的脖颈之上,野鹿瞬间便晕了过去。

    到了这个时候,老者才将野鹿前腿上的箭矢拔出来,同时从衣服上撕下一条碎布,将其包裹起来,把他抱在了怀中,缓缓走了回来。

    “啪啪啪!”

    宁川拍着手掌,缓缓从远处走了过来,来到老者的面前,竖起了大拇指说道:“阿伯老当益壮,健步如飞,箭法入神,厉害厉害!”

    看到宁川几人,老者显然有几分惊讶,不过看到几人眉目慈善以后,倒也没有太过多的防范之心。

    收起脸上的惊讶,他笑着说道:“老当益壮,健步如飞倒是说不上,只是一辈子钻研箭法,倒是有几分自信!”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一句话放在哪里都是不变的真理,在听到宁川夸他箭法,老者眼中闪过的自信更是丝毫没有隐藏。

    “可是,小子有一事不明白,以阿伯的箭法,一箭毙命也是可以的,为何却偏偏要射他的腿,而且还帮他包扎呢?”

    宁川笑了笑,将他心中的疑惑给说了出来。

    事实上,打猎不就是要猎杀猎物么,将其打伤,又施以救助,这样的假好心,也未免太过虚伪了一点。

    “这么问题嘛……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你们就跟着来吧,我想,你们会找到想要的答案的!”

    说完,老者便将弓箭背在了身上,向着另一个方向走了出去,宁川三人相视一眼以后,也就跟了上去。

    龙潭虎穴他们都去过了,更别说是眼前一个普通的老者了,他们自然不惧怕。

    山路陡峭,宁川几人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老者同样不喘气,他扛着上百斤的野鹿,脚步沉稳娴熟,显然是在这一片地方奔跑,才会练就如此强壮的体格。

    南岭天地灵力浓郁,一些凡人虽然不修炼,但是常年锻炼的话,活个一百岁,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对于这一点,宁川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

    跟随着老者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原本杂乱无章的乱草丛,逐渐变得井井有序了,脚下也不再是一块块的石头,反而是一条小路,平坦光滑。

    “这个地方,用来修养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

    鸟语花香,阳光明媚,这里的景色的确十分漂亮,宁川看了以后,不由得轻声的感叹了一声。

    在这样的地方生活,闲暇的时候打打猎,晒晒阳光,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呵呵……休养这种事情,还不是你们现在可以考虑的!”

    兴许是走的有些累了,老者回过头来,将肩头上的野鹿转了一圈,搭在另一边肩膀之上,笑呵呵的继续说道:“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现在的你们,就好比初升起来的太阳,还有更多的光芒等着你们绽放,现在修养,岂不是浪费了?”

    想不到老者竟然会说出如此的一番道理,宁川三人都听愣了,醒悟过来以后,宁川也说道:“阿伯说得的确有道理,只是在这世间之中,经历得多了,不由得有些向往!”

    “走吧,不远处就到了!”

    老者继续向着前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小子啊,老夫虽然是一介凡人,但是也能看出你们的不凡!既然上天给了你们这个机会,去让你们变得不平凡,那就不要辜负上天的旨意,尽量去让自己变得不凡吧,以后的你,一定会感激现在奋斗的自己的!”

    ……

    老者似乎很健谈,一路走,一路说,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山间的小路也终于来到了尽头,而在路的尽头,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木屋,还没进入小院,在外面便已经传来了阵阵清香,让一直赶路的三人,心旷神怡。

    “这里便是寒舍了,许久没有人来这地方了,随便坐,当是自己的家一样就好!”

    老者推开围栏,将三人迎了进去,而他则是抱着野鹿,向着后面屋子走了过去。

    宁川几人也跟着上去,眼前的情景,却让他们为之一呆。

    在老者的后院,简直就是一个动物园,各式各样的动物,一见到老者的归来,便兴奋的叫了起来,只是见到宁川几个陌生人以后,却又不敢靠近。

    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小木屋的后院,因为这里的动物种类实在是太多了,孔雀,松鼠,鹦鹉,猴子……

    “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打猎,却又不伤及他们的性命了吧!”

    老者将怀中的野鹿放了下来,轻轻的抚摸着它的毛发,不多时那野鹿便苏醒了过来,看到老者几个人类以后,又是一阵紧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