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九百七十二章 邪修自爆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随着老者身上的力量在涌动,他的周围显得更为阴森,而自他的身体之内,也逐渐显露出了一丝丝黑气!

    “魔道邪修!”

    毫无征兆的,在宁川的体内的寂灭决在一瞬间便运转了起来,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老者身上传来那股摄人的气息。

    也就是这气息,让那些疯狂的修者暂时冷静了下来,远远的退了出去,诧异的看着那老者。

    魔道邪修,一直以来,全然没有任何声息的魔道邪修,再次出现在宁川的眼前,第一时间宁川想到的,便是风雪衣。

    “仇飘断在哪里?你是不是认识他!”

    暗自运转寂灭决于双手之上,宁川的声音深入骨髓般冰冷。

    这是他的底线,更是他的逆鳞,当初风雪衣被掳走,宁川便和她分隔两地,甚至风雪衣还丧失了记忆,变得冷酷无情,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仇飘断。

    如今,风雪衣在北域,这个消息已经确定,那么宁川唯一想要杀的人,便是仇飘断!

    “仇飘断?你是说,那个圣女的引道者么?或者现在,他在北域中,正享受着至高无上的荣誉呢!”

    既然已经表露了身份,那么老者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而且,他胆敢这么说,是因为他有自信要将宁川的性命从这个世界带走,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多说。

    “哼,老狗!”

    宁川忍不住骂了一句,如果仇飘断敢出现在他面前,宁川保证他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切成十八段,即便是死一万次,他也不会原谅仇飘断所做的一切。

    抛开别的不说,当初那个小宗门,便是被仇飘断给抹杀的,单单这一点,宁川便觉得他根本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间之上。

    “好了,该说的也说给你听了,现在你可以安心的死去了?”

    老者枯瘦的身躯宛如死人一般,在他方圆四五百米之内,全是一片冰寒,这种寒冷,连修者都没有办法抵抗,直入灵魂深入,让人心惊。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摆了摆手,宁川冷声的问道:“你是梅家的修者,那么梅家是否和魔道邪修有着联系!”

    “所有的事情都于梅家无关,不过是我自己作茧自缚而已!”

    说到这里,老者身上魔道邪修的气息也彻底的散发了出来,而自他周围,也升起了一层白白的迷雾。

    “呵呵……说得比唱得还好听,谁知道你们梅家是不是还有你这等魔道呢?”

    冷冷一笑,宁川手中已经被灰色所笼罩,抬了抬手,继续说道:“知道这是什么么?这是专门为了斩杀魔道邪修而生的武学,寂灭决!”

    换做是平常时候,灰色的寂灭决对于魔道邪修的力量,自然是有无比强大的震慑力,但是这一次,老者却依然在冷笑着,毫不在意的回应着宁川的嚣张:“或者以往可以,但是这一刻,不行!”

    说着,老者缓缓升上了高空之中,身上那一股寒冷犹如冬日一样,向着四周蔓延而去,不多时候,整个城镇都在弥漫着寒冷的气息,而老者身上的气势,还在不断的攀升着。

    目不转睛的看着半空中的老者,宁川眉头紧皱,沉声的说道:“快走,这老家伙疯了,他要丹田自爆,将我们全部都灭杀在这里!”

    听到宁川这句话,不单单是坦森两人,一些对宁川怀有敌意的修者都立刻转身离去。

    修炼魔道邪修的人,都是一些疯子,不要命起来比一些正统的修者还要疯狂,而且丹田自爆的力量强大,能够将这些人全都灭杀于此,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想跑,不可能了!”

    一些人刚动起来,半空中老者犹如炼狱中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下一刻,那冰冷的气息逐渐凝结成冰,结在那些修者的身上,不断渗入他们的血脉。

    “怎么会这样!我动不了了!”

    一些比较弱小的修者,再接触到这股力量的时候,心惊的发现,他们竟然无法转身离去,而其他的一些修者,行动也被那寒冷的气息影响着,寸步难行。

    “哈哈哈……以我毕生修为,斩你们所有人,我这一生,也算是光荣了!”

    老者在仰天大笑,可是这声音就像是世人的索命声一样,让他们充满了恐惧。

    “这老家伙,还真是狠!”

    宁川面色一变,他没想到这老者竟然如此的卖命,而且还心狠手辣。

    灰色元力覆盖于身体之上,那些寒冷的气息并没有办法进入宁川的身体之内,但是坦森和陆常笙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们都被冷得簌簌发抖,面色发白。

    举目四望,整个城镇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人,或者就是宁川了。

    “还真是好笑,这些人本来是来杀我的,想不到到最后还要我来拯救他们!”

    无奈的摇了摇头,宁川冲天而起,寂灭之掌也施展了起来,灰色元力如同涌泉一样喷薄而出。

    这灰色元力似乎太久没有发泄过,如今遇到了魔道邪修,显得特别兴奋一般,战斗力大大的增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宁川这一击寂灭之掌,如果是落在一般的入虚境中期修者身上,即便不死,恐怕也会重伤不治。

    但是,丹田的潜能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老者大袍一甩,一道劲风自虚空中产生,犹如刀刃般落下,直接便将宁川的寂灭之掌扑灭!

    风刃扑灭寂灭之掌,让宁川受到了反噬之力,瞬间宁川便是面色一白。

    不仅如此,那风刃来势汹汹,带着一股冰冷的气息,疾驰而下,而他的目标,便是宁川的头颅。

    一些被冰冻住的修者,恨不得风刃就这样削了宁川的脑袋,这样,他们就不用成为宁川的陪葬品了。

    可惜,宁川终究是宁川,能够在这茫茫南岭中,依靠着自己一双手打下赫赫威名的宁川,又怎么会这么轻易被他斩杀于此?

    一个侧身,刀刃略过发丝,削去了几缕黑发,宁川堪堪避开了这致命的一记攻击。

    面对这种情况,将入微之境施展出来,随心而动,果然就是最好的选择。

    “完了,这一切都完了!”

    就在宁川想要再次发动攻击的时候,那老者再次说话,宁川抬头看去的时候,他也正好睥睨着下方,他灰白的眼眸中,没有蕴含丝毫的人类情感。

    如果有,那便是虐杀蝼蚁般的自豪。

    “轰!”

    宁川还没有冲上去,老者便彻底的爆炸,他丹田内蕴藏的力量,此时如同一枚炮弹一样炸开,仅仅是眨眼的功夫,便将整个城池给淹没了。

    而在被爆炸声淹没的最后一刹那,宁川能够听到的,便是那些修者惊慌失措的叫声。

    他们,是南岭中不可多得的强者精英,他们来杀宁川,是因为杀了宁川有着足够丰厚的报酬。

    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以一种毫无反抗之力的方式死去,除了尖叫之外,甚至连奔跑都没有办法做到。

    “啊!”

    魔道邪修霸道的力量不断在冲击着宁川,即便宁川拥有着强横的肉身,还有那神秘的寂灭决护体,此时也依然承受着无比剧烈的疼痛。

    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上的血肉正在逐渐的腐烂着,在爆炸中被碾成肉碎,甚至他有一种感觉,他的身体会在下一刻彻底爆炸,而后永远消散于天地之间。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无数人被埋没在爆炸中,当爆炸逐渐停歇下来的时候,整个小城镇也变成了如同鬼城一般的枯寂。

    店铺,街道,客栈,城池中所拥有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不见,方圆五十里之内,全数化作一片废墟,甚至连街头卖糖葫芦的老者,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或者早已经在刚才的爆炸中被轰成了一堆尘土。

    不过,这里除了一片废墟之外,还有一座座的冰雕,这些冰雕里面,封印的全是那些想要逃跑的修者。

    “呼……”

    一阵风吹过,那些立在废墟中的冰雕齐刷刷的倒在了地上,冰块破裂,而被冰在里面修者的身体,也随之四分五裂,肝脏鲜血流了一地。

    鲜血渗入地面之下,将废墟染成一片片的血红,从高空中看下来,这些血花就像是一朵朵玫瑰花绽放一样,颜色鲜艳,但是代表的却是死亡!

    “呃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低沉的声音在废墟中传来,紧接着,一堆废土之中,一只手缓缓探了出来,满是污迹的手上,还能看到殷红的鲜血。

    慢慢的,慢慢的,一个人影爬了出来,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头发蓬乱,身上更是少了一块块的血肉,有些地方,能够清晰的看到那森森白骨,看上去骇人无比。

    这个人自然就是宁川,他环视了一眼周围的情况,身上的伤势再也难以支撑他,“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无神的眼眸也缓缓的合上。

    “呼呼呼……”

    微风在轻轻的吹着,第二天,坦森也从废墟中爬了出来,和宁川相比,他同样好不了哪里去,但是他看到重伤中的宁川以后,便强忍着疼痛,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纱布,帮宁川稍稍处理好伤势以后,这才晕倒过去。

    所谓患难见真情,这一刻,这一幕,还不足以说明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