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九百三十九章 我要洗个澡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看着在他眼前抱头鼠窜的洛彦,宁川心中充满了冷意,他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将洛彦杀了,不然的话,他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他和洛家已经有了不可调节的矛盾,虽说洛彦是他的表哥,但是宁川也知道,如果不抓住机会杀了他,往后想要杀他,便没有机会了。

    他和洛彦接触的次数不多,但是凭借着天地之息,宁川自然能够感受到这洛彦定然是心狠手辣,睚眦必报的人,这样的敌人留着,一不留神便会吃亏,宁川更不会放过他!

    宁川的心思在快速的飞转着,但是下方看戏的修者却是瞪大了眼睛。

    原本他们都是一边倒的情景,如今却被宁川狠狠的打脸了,再看那洛彦,哪里还有往日意气风发的情景,急急如丧家之犬,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

    “想走是不可能的了!”

    冷哼一声,宁川陡然睁开了眼眸,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破空而去,瞬间便融入了紫色光芒之中!

    这一道寒光,可以说是宁川的杀意,更可以说是宁川的一年,下一刻,紫光的速度快速提升,随后慢慢消散,融入了那剑刃知之内。

    原本白色的的剑刃,在融入了环生木的紫光之后,逐渐变成了紫色,而速度也越来越快,比上洛彦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

    “救公子!”

    洛家的修者见势不妙,连忙大声的叫喊着,四五人朝着洛彦的方向飞了过去,而两三人,则是朝着宁川攻了过来。

    对于这些前来进攻的修者,宁川并不理会,陆常笙和坦森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也恢复了过来,两人相视一眼,挡在了宁川的面前,让宁川用尽全力去追击洛彦!

    “给我去死!”

    眼看着那剑刃快要落在洛彦身上,宁川压抑着仇恨的心,此时也忍不住释放了出来,怒喝一声,声音席卷天地,回响在八方之间,仿佛是一头怒兽在嘶吼一样!

    “啊!”

    爆炸声响起,惨叫声传来,不过这惨叫声并不是洛彦的,而是那些冲上去的洛家修者的!

    在最后一刹那,那几个洛家修者挡在了洛彦的身前,硬生生用血肉之躯,挡住了最为凌厉的一击,直接将他们拦腰截断,上身和下身直接分离。

    饶是这样,躲在后方的洛彦也被砍伤了,在他的后背之上,一道长长的血痕正如涌泉般流着鲜血。

    “快……快走……”

    一个修者低头看着已经向着下方跌落下去的下身,又抬头看了一眼洛彦以后,艰难的说了一句,还没有说完便闭上了眼眸。

    简简单单的一刀,却是斩杀了好几个入虚境的强者,这种手段在仙神战场中,那简直就是无敌!

    那两个和坦森缠斗的修者,看到远方竟然是如此情景,根本就不敢恋战,强行承受了坦森二人一击以后,快速的朝着洛彦飞去。

    他们来到这仙神战场中的主要目的,便是保护洛彦,如果洛彦有什么阴差阳错,那么他们同样是死路一条。

    “公子,快走!”

    强大的力量在撕裂着洛彦的身体,他仿佛被眼前的情景吓坏了,竟然没有任何动弹,连逃跑都是那两个修者一左一右的搀扶着他!

    “川哥,还追吗?”

    坦森沉声的问道,只要宁川点头,他定然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可是,宁川却摇了摇头,看了一眼下方的修者以后,手一抖,将紫色棺椁收入了储物戒指之中。

    “我们走!”

    淡淡的说了一句以后,宁川并没有再理会一些不相关的修者,径直朝着远方,缓缓飞了出去。

    面对宁川的巨鼎,坦森也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跟在了宁川的身后,慢慢离开了这一片是非之地。

    陆常笙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但是很快他便恢复了过来,跟了上去。

    以他对宁川的了解,宁川绝对不是那种放任敌人离去的人,唯一的可能性,便是宁川在忌惮着什么!

    看着三人逐渐消失于远方,下方的不少修者想了想,还是没有追上来。

    对于宁川手中的棺椁,他们自然十分眼红,但是刚才宁川的那一手,却让他们感受到了压力,掂量掂量,为了自己的性命,终究是放弃了!

    大约飞行了半天的时间,终于找到了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宁川落下来,面色一白,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口中已经喷出了一口鲜血。

    “川哥!你怎么了!”

    坦森大惊失色,宁川的状态一直都十分的好,怎么说喷血便喷血了,倒是陆常笙,一副早有准备的模样。

    “咳咳……”

    连连咳出好几口鲜血以后,宁川才沉声的说道:“在刚才的比拼中,我受到了伤害,现在我需要疗伤,你们替我护法!”

    紫色棺椁固然强大,但是这也是紫色棺椁,和洛彦的对拼中,他依然吃了亏,只是他顾虑到下方还有其他人在虎视眈眈,根本不敢表露出丝毫疲态。

    而如今安全了,宁川再也无法压制体内的伤势,彻底爆发了开来。

    一日之内,连续受到了两次重伤,此前一次虽然恢复了一大半,但是一些经脉也不过是初愈,根本不能发挥百分百的实力,如今二次受伤,即便宁川有丹药也无法治好了。

    二人相视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给宁川让出了一片地方,一左一右盘坐下来,两手缓缓的结着印决,将方圆五公里的地方封印了起来。

    “谢谢!”

    轻轻说了一句以后,宁川也不再矫情,双腿盘坐着,闭上了眼眸,将心神沉醉于体内。

    “还真是严重啊!”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连宁川都没有想到,这次受伤竟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了几分。

    经脉虽然没断裂,但是却有很多经脉之上,伤痕累累,还积压着不少淤血在其中,如果不处理,单单靠丹药的话,那么即便他恢复过来,实力也会大打折扣。

    这些淤血,现在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凝聚在经脉之中,阻挡着元力的运行,那时候,即便再强大的肉身,也无法调动,要沦为废物也不为过!

    深呼吸一口气,宁川缓缓将体内的元力调动了起来,在四肢百骸之间游走着。

    “呃啊!”

    或者是因为他的元力受到了破天诀的影响,变得无比的霸道,如今宁川脆弱的经脉,根本就没有办法承受得住,一接触到经脉,便传来了阵阵刺痛,差点让宁川停下来。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开始,那就没有放弃的道理,咬紧牙关,宁川收起了一丝元力,继续驱除着经脉中的淤血。

    这一次,身上的疼痛感的确弱了许多,但是宁川却发现,元力太过孱弱,根本就没有办法驱除那些淤血,换言之,就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妈的,还真是一刻都不让我好过!”

    忍不住暗骂了一声,宁川心念一动,不得不将元力加强了几分,那种刺痛再次传来。

    不是某一个地方刺痛,而是浑身上下都在疼痛着,这种疼痛就就像是被针扎一样,不但肉身疼痛,而且还直接传入宁川的识海之中。

    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来,宁川的身上渗出了无数汗水,短短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他浑身上下便已经湿透。

    不过,承受如此大的代价,自然是有一定的效果的,堵在经脉中的鲜血,也缓缓被他催动了起来,通过毛孔排了出来。

    慢慢的,宁川也习惯了那种疼痛,脸上的表情也逐渐施展了开来,而随着他体内的淤血排出来,他的伤势也逐步稳定了下来。

    时间一秒的过去了,三天以后,宁川彻底痊愈,张开口吐出一口淤血以后,一阵神清气爽。

    可是,在他的身上,却是一阵猩红,如此邋遢的情景,他都不知道多久没有遇到了。

    看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宁川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还好我演戏够厉害,不然的话,那些人追上来,恐怕真的要死了!”

    从踏入仙神战场的时候,宁川便知道其中的凶险,不是他谨慎,而是他知道,那时候必须要那样做,才能活下来。

    “川哥,你好了!”

    看到宁川醒过来了,坦森二人也跑了过来,看见宁川一次次的为他们受伤,心里还真是有点过意不去。

    “好了,三天的时间,即便是重伤也足够时间了!”

    宁川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微笑着说道。

    事实上,昨天他便已经痊愈了,只是后来他又巩固了一番修为,如今已经到了要突破的境界。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去找那洛彦的麻烦吗?”

    坦森一脸的兴奋,洛彦三番四次来找宁川的麻烦,他对洛彦已经起了杀心。

    宁川是他大哥,一声大哥,一辈子都是大哥,胆敢对自己大哥动手,那么便是对他动手。

    前几天如果不是要帮宁川抵抗那些洛家的修者,他早就冲上去趁着洛彦重伤,直接斩杀他了。

    “我现在想洗个澡!”

    看着坦森一脸兴奋,宁川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每一次都是出生入死,现在他刚恢复过来,又要拉他去战斗,这样的事情,他实在是不想干了。

    “呃……”

    坦森被宁川这么一说,讪讪一笑,和陆常笙两人远远的退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