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九百零八章 你没有选择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进来吧!”

    那阴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将宁川从万千想法中拉了回来,整理了一下衣衫以后,深吸了一口气,宁川大步大步的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哐当的一声,他刚踏入那破落的院子里面,身后的大门便被紧紧的关闭了起来,吓了宁川一大跳。

    停住脚步,宁川环视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于是便一步步朝着那大厅走了进去。

    当他一脚踏在大厅上的时候,他却觉得着里面出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吸力,让他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下落了下去!

    “啊!”

    惊叫声从宁川的口中传出来,他仿佛坠入了一个无底深渊一样,那种感觉是失去了重心之后的慌张感,而且他还发现,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催动体内的元力飞起来。

    “醒来吧!”

    脑海中传来一道声音,却仿佛是一汪清泉流入宁川心底一样,逐渐让他平息了下来。

    当他回过神来,却发现,这哪里是什么破败的小院子,全然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地方,而在不远处的大椅之上,坐着一个皮包骨一样的老者,眼神浑浊,如果不是他身上散发出来若有若无的气息,恐怕宁川都要认为这是一个死人了。

    “这个……便是鬼市的主人么?”

    宁川疑惑的看着那老者,在心底轻声说了一句,他没有动弹,因为他不知道,这个老者让雪狼兵团去找他的目的是什么,至少从雪狼兵团对他的态度来说,不能百分百肯定是好事。

    “坐吧!”

    老者开口,眼神黯淡无光,宁川依然没有动弹,稳定了一下心神以后,缓缓说道:“坐就不必了,说说你是哪位,找我来这里,有何贵干?”

    或者对于别人来说,看着眼前的老头心中会有恭敬,但是宁川却不会。

    如今他在这里,已经说明了他不能动弹,是生是死还不知道,宁川又何须恭敬?

    “呵呵……”

    老者呵呵一笑,牵动着脸上的肌肉,但是宁川看着他硬挤出来的笑容,心中更是一凛,不由得想说一声,让他还是不要笑,不然该吓着人了。

    老者并不知道宁川此时的想法,他继续说了下去:“老朽枯枝叶,乃是这鬼市中的掌控者,仅此而已,这一次让宁川小友前来,并无恶意,还请小友见谅!”

    “见谅?你特么叫了一百多个入虚境的强者去捉我,分分钟将我杀了,还说没有恶意?真当我是傻逼么?”

    宁川一下便跳了起来,指着老者的鼻子破口大骂,他可不相信着老家伙的废话,雪狼兵团出动一百多个入虚境以上的修者来杀他,每一个都足以将他斩杀,这样的阵容,还没有恶意?

    “这……”

    枯枝叶被宁川这么一骂,也愣住了,他没想到宁川竟然这么大的反应,更为让他惊讶的,是他已经告诉了宁川,他是鬼市的掌控者,宁川却依然敢跳上来破口大骂。

    这么多年了,即便他很少在南岭中活动,但是当世人听到鬼市枯枝叶的时候,又有多少个人不心存畏惧的?

    此刻,在枯枝叶的脑海中,就只有一句话——初生牛犊不怕虎!

    不过,枯枝叶倒也是老怪物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继续说道:“小友息怒,这的确不是老朽的本意,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将刚才那帮人,全都抹杀了!”

    枯枝叶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上突然冒出了一股极为强大的气势,这股气势,让宁川一个趔趄,不由得连连后退了几步。

    但是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一瞬间枯枝叶便将这一股气息收敛了起来,便会了垂垂老矣的老人,和普通的老者没有任何的区别。

    “妈的!还真是老狐狸!”

    深深吸了一口气,宁川的心情平静了几分,在心中暗骂了一声以后,他也恢复了平静。

    这枯枝叶,如果是真的想要杀了雪狼兵团,那么他刚才就不会对宁川释放那股让人窒息的气息——一个绝强的强者,无法收敛自身的气息,说出去恐怕连小孩子都不会相信。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老家伙在指桑骂槐,他想要警告的,是宁川。

    “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好好玩一玩!”

    心中冷笑一声,宁川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主意,他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呐呐的说道:“杀了这么多人,倒是不必,那个为首的陆常笙,倒是挺嚣张的,不如你就杀了他吧!”

    “好!”

    或者是没有预料到宁川竟然真的打蛇随棍上,枯枝叶愣了一下,沉声的答应了下来,浑浊的眼眸更是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但是他的双手却是没有停止,在宽松的大袍之下,伸出了枯瘦的大掌,虚空一阵抖动,下一刻,陆常笙已经跌落在大厅之内!

    “拜见主上!”

    陆常笙反应过来以后,连忙跪倒在地上,向着上方的枯枝叶叩首,对于枯枝叶,他有着绝对的忠诚,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成为鬼市中,最为忠诚的力量。

    “哼!”

    冷哼一声以后,枯枝叶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形如实质,快到了极点,眼前一道白光闪过,陆常笙的肩头之上,便是一片血肉模糊。

    可是,即便是受到了如此剧烈的疼痛,陆常笙也是跪倒在地上,不敢动弹分毫,任由鲜血染红大厅,额头之上,全是丝丝汗水。

    “陆常笙,你可知罪!”

    枯枝叶开口,陆常笙则是摇了摇头,沉声的说道:“禀告主上,小的不知!”

    “嗖!”

    又是一道寒光闪过,另一边的肩头同样受到了伤害,鲜血染红了他身上破旧的盔甲,看上去十分可怜。

    这是一场苦肉计而已,宁川心中无比的清楚,在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并没有说话。

    而且,在外面的时候,陆常笙如此对待夏炎炎和天宇,这个时候让他吃一点亏,也没有什么好处!

    “主上恕罪!”

    强忍着肩头的疼痛,遭受着无妄之灾,陆常笙心中一阵无语,但是他知道,现在他说什么也是徒劳,只有求饶,才有可能在枯枝叶的手下留下一条性命。

    “知罪了?”

    枯枝叶冷哼一声,身上的气势才收敛起来,坐在大椅上的他,让人无法将刚才那个气势失足的老者联系在一起,就仿佛是两个人一样。

    “我知个毛罪啊!”

    陆常笙心中个郁闷无比,但是宁川在这里,他倒也不是傻子,转过偷来,对宁川说道:“之前多有冒犯,宁丹师,还请见谅!”

    “你们鬼市中的人,都那么喜欢别人不要见谅么?”

    冷笑一声,宁川一副冰冷的样子,无论是华成天,还是眼前的两人,都是用这种手段将他抓来这里,然后有求于他,对他说不要见谅。

    说真的,如果能够宁川的实力足够强大,不见谅那是假的,恐怕宁川会将整个鬼市都拆了。

    “既然你不接受他的道歉,那么现在,就只有杀了他了!”

    枯枝叶冷哼一声,手中用元力凝聚出一道剑光,而后脱手而出,朝着陆常笙的心脏之上插了过去!

    “算了吧,不要在这里假惺惺了!”

    当那剑光快要插在陆常笙的胸膛上的时候,宁川的声音缓缓传了出来,那剑光就停在了半空中。

    单单是这停留的剑光,宁川可以百分百肯定,这就是一场有预谋的苦肉计,按照刚才的速度,若果没有准备,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瞬间停下来的。

    “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吧!”

    宁川再次开口,而停留在半空中的剑光,化作点点星光,消散于大厅之中,而陆常笙则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艰难的开口:“谢谢你!”

    陆常笙不是宁川,他对眼前的主上,有着更为深厚的了解,他知道,如果宁川没有叫停,那一刀落在他的心脏之上,是绝对有可能的事情。

    “退下吧!”

    枯枝叶大手一摆,空间一阵抖动,将陆常笙送了出去,场中只剩下两人,地上的鲜血在昭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这一次枯前辈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

    不愉快的插曲已经过去了,宁川没有废话,直接便进入了正题,和第一次见华成天的时候,宁川对枯枝叶没有任何好感。

    “为了宝藏!”

    枯枝叶的眼眸神光灼灼,那种浑浊呆滞的神色,一扫而空,在这种目光中,他还看到了一种疯狂。

    “宝藏?有宝藏你还让我来?别开玩笑了!”

    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这个道理,宁川实在是太清楚了,现在枯枝叶跟他说起宝藏这两个字,让他想到的,不是宝藏,而是陷阱。

    “呵呵呵……当然了,那是一个宝藏和危险并存的地方,只要你有实力,在里面突破到入虚境,绝对不是问题!”

    能够打动人的,永远只有利益,枯枝叶知道这一点,所以他直接将宁川现在最需要的东西说了出来,不得不说,这句话的确让宁川心中动了一下。

    “现在整个南岭都在追杀你,除了去拿个地方,你没有任何选择!”

    看着低头沉思的宁川,枯枝叶再次开口,他的声音仿佛带着一股奇异的魔力一样,让宁川缓缓沉醉于其中,心中竟然有了几分要答应下来的念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