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八百九十一章 医术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可是,这次睡梦却依然不安稳,各种噩梦缠身,以往的一幕幕都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只是解决和现实中发生的,并不一样,全是他被人斩杀于刀下。

    万般折磨之下,宁川再次醒来,才发现他脸上已经全是冷汗,这样的梦境,实在太真实了,在梦中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毒素!绝对是长发人在我体内留下的毒素!”

    宁川不是愚钝之人,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已经让他意识到了什么,同时,一直压抑在他心底的李天郎中的话,也在此时如潮水一样涌了出来。

    “炎炎!炎炎!”

    躺在床上大声的叫着,很快夏炎炎便破门而入,眼眸中带着几分紧张,她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宁川便已经开口:“去把那个郎中招来吧!我没有时间等下去了,继续等下去,恐怕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在一开始受到伤害的时候,宁川不是没有想过离开这里,但是既然修罗堂已经开始对他下杀手了,如果他回到大城池之中,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如此一来,他的性命将会更加危险,所以他才决定要留在这里。

    “他,能行么?”

    夏炎炎有些惊讶宁川的决定,毕竟连她都不相信李天能够解决宁川身上的问题。

    沉吟了一下,宁川才开口说道:“没有办法了,只能放手一搏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他不能动,不能调动体内的元力,那么他现在能够做的,就是相信李天。

    夏炎炎知道宁川心意已决,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不多时,李天便出现在房门中。

    他依然一袭青衣,脸上带着微微笑容,见到宁川以后,缓缓开口:“年轻人,你终究是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宁愿死在这里,也不需要我一届凡夫俗子出手相救!”

    “李前辈,实在是抱歉,我应该相信你的!”

    看着李天赤诚的目光,宁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的确,当初是他拒绝别人的,如今却又主动找上门来,这是赤裸裸的打脸。

    “没关系,既然你知道错了,我也不会计较什么,医者父母心嘛!”

    李天笑了笑,缓缓走了过来,坐在床沿之上,将手搭在了宁川的脉搏之上,继续说道:“现在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吧?”

    “嗯!昨天晚上的时候便出现了……”

    宁川的心逐渐放松了下来,将昨天晚上在梦境中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既然他选择了相信李天,那么宁川便不会有所顾忌,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便是这个道理,倒是在一旁的夏炎炎,显得极为紧张,毕竟宁川的小命,可都落在李天的手上。

    “小姑娘,放心吧,我不过是一届农夫而已,如果我有什么歹念,你也能够及时止住!”

    仿佛看出了夏炎炎心中的紧张,李天缓缓说了一句以后,逐渐打开了腰间的黑色盒子。

    本来夏炎炎的心情快要平息下去了,但是当他看到黑色木盒里面装的东西的时候,却立马不淡定了!

    “这么长的针,插在他身上,不死也会死吧?”

    看着那黑色木盒子,夏炎炎惴惴不安的说道。

    再看那黑色木盒,装着的全都是二十厘米长,又细又锋利的银针,散发着闪闪寒光。

    也难怪夏炎炎会担心,毕竟这么长的银针,谁都害怕。

    “咕噜!”

    宁川瞥见以后,同样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他虽然不说,但是他的动作已经出卖了他心中的不安,这些银针落在他身上,就像夏炎炎所说的,不死也会死吧?

    可是,李天却并没有停止,他小心翼翼的将银针取了出来,看着银针的目光,十分的柔和,轻声的说道:“这些都是祖传的手艺,救人无数,没有这些银针,你就是真的死翘翘了!”

    “那拜托了,李前辈!”

    事到如今,除了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李天的身上,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放心吧!我既然胆敢来找你,就有一定的把握!”

    李天微微一笑,又将手伸进了袖间,摸出了一个小玉瓶,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随后,他转过头来,对夏炎炎说道:“我现在要帮他脱衣服,你确定要留在这里么?”

    “这……”

    这倒是夏炎炎没有想过的,自古以来,男女授受不亲,但是如果她退出去,林天豪的性命,谁来保证?

    她将目光放在宁川身上,显然,是想要宁川帮她做这个决定,可惜的是,这种事情宁川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抉择!

    “如果你想要留在这里就留吧,毕竟你们的世界,我不是很懂!”

    李天没有再理会夏炎炎,而是将宁川抱了起来,翻了个身,将宁川后背调转了过来。

    “你所中的毒,乃是蚀骨散,这毒药,一开始的时候除了麻痹,不会有任何的感觉,但是随着毒素的深入,会出现幻觉,幻听,到最后甚至会身处于幻境之中,最后的死相,多数是饱受折磨而死。”

    将宁川后背的衣服撕裂,漏出了一大片的肌肤,但是这皮肤,除了以往战斗留下来的伤痕之外,还有一种单单的绿色。

    不用说也知道,这绿色的东西,便是宁川体内中的毒——蚀骨散。

    “前辈,你看他模样,还有得救么?”

    看着背部青了一块的宁川,夏炎炎也忘记了男女授受不亲这个说法,担心的问道。

    李天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姑娘不要急,既然我李天来了这里,便不会让这位小友有事!如果是在外面,这蚀骨散已经深入膏肓,的确是无可救药,但是在我手里,可就不一定了!”

    说着,李天将一旁的小瓶子解开,一股清香自瓶中蔓延开来,让人神清气爽,宁川脑海中浑浑噩噩的感觉,也随之迎来了一丝清明。

    “嗤啦!”

    自那小瓶子中,流出了一丝液体,液体落入宁川的后背之上,瞬间便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声音,于此同时,在房间之中,还蔓延着一股让人作呕的气味。

    “呃啊!”

    夏炎炎和李天顶着恶臭,但是宁川却有着不一样的感受,此刻的他,后背之上就像是着火了一样,让人忍不住伸手去扑灭那种炙热的感觉。

    可惜,他现在根本就不能动弹。

    “忍着点,这谁乃是清血露,可以暂时抑制你体内毒素的蔓延,这样,才能继续疗伤!”

    李天在说着的时候,在宁川后背上的液体果然如他所说,慢慢被吸收着,但是宁川却是越来越疼痛,无奈之下,只能咬紧牙关,默默的忍受着。

    想当初比这更为眼中的疼痛他都经受过,现在这点疼痛,对于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随着清血露融入宁川的身体,一直没有什么动作的蚀骨散,此时却是动了起来,犹如崩腾的江河一样,拼命的抵抗着清血露的侵蚀。

    可惜,这清血露,仿佛就是为了对付蚀骨散而生的一样,在清血露的霸道之下,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很快,宁川已经能够感受到了一丝元力,只是无法调动起来而已。

    “有效果了!”

    宁川忍不住欢喜的叫了一声,看到了希望,也就说明了他不用就这样憋屈的死在这里。

    “呵呵,这些东西刻都是祖传的,自然是有效果!”

    对这一切,李天并不觉得意外,如果没有一点本事,他又怎么会前来请缨疗伤?

    半个时辰以后,清血露完全融入了宁川的身体之上,而李天也将一旁的银针取了出来,语气有了几分沉凝,缓缓开口说道:“不要乱动了,否则扎错一个地方,便有可能失败!”

    “前辈,我现在哪里能动啊!”

    宁川苦笑着回答着,对于宁川的话,李天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仔细的拿着银针,李天这一刻仿佛变成了一个女人儿一样,另一只手在宁川的背部上不断的摸索着,连连拍击着宁川的后背。

    舒服!

    此刻的宁川,在心中就只有一个想法,不得不说,这李天的手法,实在是太神奇了,每一次落下,都仿佛击中了他的穴道一样,让他忍不住呻吟两声。

    “你这身体,全是隐疾,还能如此强壮,你们的世界,果然不是我们这等凡夫俗子能够理解得了的!”

    在一旁的夏炎炎,看着李天的动作,足足一百零八道指法落下以后,他在慢慢的说道。

    而做完这一切,他已经是汗如雨下,脸上都布满了汗水,这一套动作对于他来说,有着一定的难度,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夏炎炎连忙递上一条毛巾,说道:“你是说,宁川的身体有隐疾?这不可能吧?如果有隐疾,他的实力不可能增长得这么快!”

    夏炎炎说的,正是宁川想要说的,毕竟他一直以来,对于肉身都十分重视,有什么隐疾,第一时间他会修复过来。

    可是,现在竟然有一个普通的郎中告诉他,他的身体有隐疾,这种事情,宁川怎么可能相信?

    “我知道你们不信,但是不要紧,很快你们便会相信了,现在还是来解决蚀骨散的问题吧!”

    擦掉脸上的汗水以后,李天的表情开始变得认真了起来,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都不要说话,我必须要全神贯注,不然的话,不单单是我,这位小友都有危险!”

    “放心吧!前辈!”

    夏炎炎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颅,答应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