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八百九十章 半个月命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说句实在话,当宁川快要死在长发人手下,夏炎炎出现的时候,宁川心里的确有着感动,但是这种感动却不包含男女之间的情感。

    夏炎炎和上官怀梦的情况不同,在宁川的眼中,夏炎炎就真的只是他的朋友,战友而已。

    说着说着,夏炎炎的声音也停了下来,轻叹一声,幽幽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已经有了风雪衣,又有了上官怀梦,容不下我,但是我的心里只有你,即便天宇比你再好,也比不上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既然你知道,又何须如此呢?”

    这个时候,宁川自然是不敢说什么的,只是在心中,忍不住暗自说上了一句。

    顿了一下,夏炎炎又继续说了下去:“无论你怎么想推我出去,我都不会离开的,即便你离,我亦不弃!”

    说完以后,夏炎炎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宁川,也没有再说下去,转身离开了这里,留下宁川在房间里休息。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啊!”

    看着夏炎炎逐渐消失的身影,宁川轻叹了一声,轻声的说道。

    再说夏炎炎,离开了房屋以后,来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眼眸中的泪水已经如断线的珠子一般落了下来。

    和天宇分别以后,她落入了一处险境之中,在里面有着无数危险,好几次都差点死了过去,如果不是想着宁川,靠着心中的意念,恐怕她早已经死了。

    不过,所谓祸福相依,正因为度过了最为艰难的那一段时间,她才会得到宝物,实力突飞猛进。

    “总有一天,我会用我的诚信来感动你的,我就不信我夏炎炎还没有办法撩到你!”

    眼中的阴霾一扫而光,夏炎炎本就是一个乐天派的人,心中下定决心以后,紧握拳头,眼中全是坚定。

    早在她喜欢上宁川的时候,她便知道,宁川不可能轻易接受她的感情,毕竟早在宁川的心中,已经有了风雪衣,现在也算是在锻炼他的抗击打能力了。

    眨眼之间便过了三天,这三天的时间里,宁川胸前的伤口已经彻底痊愈,但是困扰着宁川的事情,却依然是无法动弹。

    这三天时间里面,他每一天都在跳动着体内的力量,冲击体内那层束缚,可惜,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妈的,这修罗堂还真是很毒,如今即便他们没有杀了我,我也和一个废人一样了!”

    躺在床上,宁川苦笑着说道,这一刻他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等死,如果让他的余生就这样等待着死亡,那应该是他最为恐惧的事情。

    夏炎炎也感受到了事情的不一般,没有了一开始时候的玩笑神色,同样变得十分凝重。

    她现在虽然没有办法,但是也必须要安慰宁川,只能开口说道:“不要担心,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我怎么能不担心,如果我继续留在这里,恐怕用不了多久,修罗堂便会再次杀来了!”

    轻叹一声,宁川严肃的说道,这才是他最为担心的事情。

    修罗堂的刺客杀手,只要接了雇主的任务,便是不死不休的战争,长发人失败了,下一次必定还会出现什么短发人,蒙面人。

    夏炎炎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面对防不胜防的刺客杀手,还是要小心一点。

    “踢踏踢踏!”

    两人正说着,在门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抬头望去,一个身穿绿色大袍的中年人,已经站在了门口处,在他的腰间,还挎着一个黑木盒子。

    “你是……”

    夏炎炎疑惑的问道,她在这小城镇中,也有几天了,只是很少在小镇中闲逛,对于这小城的人,也不太熟悉。

    “我是小城中的郎中而已,听说牛大娘家的客人染上了顽疾,便过来看看!”

    那中年人笑了起来,让人如沐春风,但是宁川和夏炎炎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不是她们不相信人性本善,而是他们在南岭中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本能的对于不熟悉的人,都会带着一份戒心,更别说眼前的人,直接闯了进来,说是要给他疗伤了。

    “谢谢先生好意,但是我这疾病,恐怕你无法医治,就不劳先生费心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至起码,现在这个绿袍中年人,并没有什么恶意,即便是拒绝,也应该礼貌一点。

    “唔……好吧!既然小友不相信我,那我也就不勉强了!”

    中年人倒也干脆,宁川拒绝了以后,没有停留,直接转身离去,走出三五步以后,又回头说道:“别怪我不提醒你,如果不医治,你最多只剩下半个月性命而已!”

    “唬谁呢!不就是不能动么,也不至于要死吧!”

    等中年人走远以后,夏炎炎不满的嘟哝了一声,但是宁川却是将这句话记在了心中。

    看到宁川出神的模样,夏炎炎便开口说道:“别听他瞎说,这小城镇中的郎中,又怎么能治疗修罗堂刺客杀手身上的毒药呢?”

    “嗯!”

    因为对中年人心中的怀疑,宁川倒也没有说什么,轻轻嗯了一句以后,不再说话,也闭上了眼眸。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眨眼之间已经过去了七天,这七天里面,除了不能动弹之外,其他倒是没有什么异样发生,那中年男子也没有再出现过。

    听牛大娘说,这中年人,名为李天,的确是城镇中的郎中,德高望重,十分受人爱戴,还埋怨宁川拒绝了他的医治请求。

    “难道真的是我的戒心太过重了?”

    回想着李天出现的时候,宁川并没有发现他身上有任何修者的气息,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不起眼。

    不让李天治疗,有两个原因。

    一是因为不了解,宁川现在相当于一个废人,一个普通人便能杀了他,如果他是修罗堂的杀手刺客,要了宁川的性命,简直就轻而易举。

    二则是因为即便对方没有任何恶意,宁川也认为,一个普通人,并没有能力解决他现在的问题。

    眨眼之间便是一天,夜晚时分,宁川进入了梦想,可是这一夜,并不平静。

    睡梦中,宁川仿佛回到了天空之城,见到洛雨离以后,执意要将洛雨离带走,奈何实力不够强大,洛家主的手穿透了他的心脏,直接将他斩杀,鲜血飞溅!

    画面一转,宁川眼前的人儿,是风雪衣,可是此时的风雪衣,却已经不是那个恬静的女子,而是浑身充满了暴戾气息的魔女,她挥动着白纱吗,缠住了宁川的脖颈,让宁川没有办法呼吸。

    最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上官怀梦,她被镇压在佛门金塔之下,饱受着佛法的折磨。梨花带雨中,她仿佛看到了宁川,四目相对,说着:“宁川,我恨你!”

    “嘶!”

    一幕幕场景,宁川再也无法承受,倒抽一口凉气以后,睁开了眼眸,却发现了整个房间是一片片的空荡。

    眼睛一瞥,在他床边趴着睡着的,是夏炎炎。

    事实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的确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修罗堂的人前来刺杀宁川,毫无反抗之力的宁川,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抗。

    “唉……”

    看着熟睡中的夏炎炎,宁川轻叹,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勉强,他之所以接受上官怀梦,是因为在他内心,和上官怀梦有着那种感觉。

    “你跑不掉的,宁川,修罗堂要杀你,没有人能够帮的了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落入了宁川的脑海中,瞬间宁川身上的汗毛便炸裂了起来,警惕的用神识扫视着四周,冷声的说道:“谁!”

    “怎么了……”

    可是,没有人回答宁川的话,宁川的声音逐渐被黑暗吞噬,倒是将沉睡中的夏炎炎惊醒,她揉着朦胧的睡眼,迷迷糊糊的问道。

    “有人!”

    刚才那一瞬间,宁川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个声音,但是却不知道为何,在他神识覆盖范围之内,无法搜寻到那人的气息。

    “有人!?”

    夏炎炎听到宁川的话以后,也是睡意全消,将鞭子握在了手中,警惕的看着四周。

    事实上,在她睡觉的时候,她都有将神识释放出去,观察着周围的情景,如今宁川说有人,她才会特别紧张!

    毕竟,能够在她神识探测范围之内,进入这里的,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良久,黑夜中没有出现任何情况,夏炎炎也将方圆上百里的地方搜查了一番以后,才说道:“宁川,你是不是太过紧张了?”

    虽然这几天以来,宁川没有说什么,但是夏炎炎知道,两人的心中,都在向着李天郎中的话,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两人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或者吧……”

    宁川的心也稍稍松了下来,环视了一下四周以后,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他不是没有经历过紧张的时候,但是刚才的声音十分之真切,他不可能听错,而且梦境中发生的一切,仿佛历历在目,就像是真正经历过一样。

    被这么一闹,宁川和夏炎炎也没有了睡意,两人心不在焉的说这着话,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大亮了,确定没有危险以后,宁川才沉沉睡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