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八百八十九章 长发逃了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倒飞出去的宁川,看着舞动长鞭的夏炎炎,这一刻,夏炎炎的气势完全变了,变得十分凌厉,特别是她手中的长鞭!

    方才和长发人战斗的时候,夏炎炎手中的长鞭是毒蛇,但是现在,简直就是一条巨龙一般,竟然的气势让冲过来的长发人都忍不住心惊。

    箭已离弦,不得不发,此时的长发已经没有了退路,即便无法杀了宁川,也要解决眼前的长鞭!

    停住脚步,两手快速的掐动印决,一个个印决落入镰刀之中,这一刻,天地变色,高空之上的明月被乌云所掩盖,天地之间,出现了孤魂野鬼的哀鸣声。

    而宁川的面色,则是变了!

    这种气息,宁川绝对没有见过,这是魔道邪修的气息!

    “炎炎,留下他,不要让他跑了!”

    魔道邪修关乎着风雪衣的下落,宁川已经很久没有听过风雪衣的消息了,如今突然出现一个魔道邪修,他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龙魂之怒!”

    夏炎炎自然是听到了宁川的怒吼,她没有犹豫,此时手中长鞭的气势已经达到了极点,轻斥一声,龙吟声再次响起,一条巨龙的虚影自鞭子中飞了出来,朝着黑衣人席卷而去。

    远远看去,宁川仿佛看到了真龙一样,狂傲,放荡,还带着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

    “咕噜!”

    这气势,和神农大帝身上那种气息,完全不同,唯一相同的,便是有着同样震慑世间一切敌的气息。

    “锁魂镰刀舞天殇!”

    黑衣人同样没有闪避,他是天堂的杀手,擅长刺杀,但是这并不说明他的真正实力会弱。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他手中的镰刀脱手而出,飞上了半空之中,不断的吞噬着天空中的乌云,不,准确的来说,是天空中的孤魂!

    “嘶……”

    在镰刀之后,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没有人看到他的面容,但是却能感受到如炼狱一般的气息!

    死神!

    没有人告诉宁川,半空中的那个虚影是谁,但是这一刻,在宁川的脑海中,却浮现出了这两个字。

    镰刀快速的飞舞着,随着黑袍男子伸手一握,镰刀停了下来,轻轻一挥,空间轰然崩塌,在高空之上惊慌失措的飞鸟,更是不断的掉落了下来!

    那些飞鸟的生命力,显然被死神的镰刀,吸掉了生命,成为了一缕孤魂。

    “哼,如此肮脏的力量,又怎能和我相比?”

    可是,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击,夏炎炎冰没有惧怕,冷哼一声以后,再次掐动印决,一个个华丽的印决融入了巨龙之中。

    “嗷!”

    龙啸声响彻天地,天下世间万物,为之颤抖,巨龙张开着血盘大口,一团龙息自口中喷了出来,朝着半空中的死神镰刀,席卷而去!

    这里本是夜空,但是这一刻,却被龙息照的通亮,仿若傍晚时分的火烧云一般美丽,如此壮观的景象,让人惊叹。

    “轰!”

    龙息卷过死神,长发人却是面色一变,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在彤红色龙息的照耀之下,他的面色却苍白得可怕!

    连连倒退好几步,镰刀也缓缓跌落,可是夏炎炎却不准备放过长发,怒斥一声,龙尾直接将镰刀绞成粉碎,同时巨龙化作了一道残影,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

    消失了,一切都消失了,半空之中的龙息消失,怒吼的冤魂消失,巨龙也消失了,而夏炎炎依然长鞭在握,她虽然喘着粗气,但是却没有受到伤害。

    “噗通!”

    黑衣人跪倒在地上,口中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在他的后背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肠子内脏横流,极为恶心,如果不是他的实力强大,恐怕早已经死去多时了。

    “知不知道风雪衣的消息?如果说出来,我还能饶你一命!”

    重伤到了这种地步,长发人已经没有了任何攻击力,宁川也彻底放下心来,大声的说道。

    “要杀便杀,说那么多作甚?”

    黑衣人受伤过重,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宁川却听到了,差点把他气的吐出一口鲜血。

    他虽然装得一副不怕死的样子,但是刚才被镰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可是心脏都快要跳出来的,眼前这人,胸前已经破了这么大一个洞口,竟然真的不惧怕死亡,这份勇气,的确值得看让人敬佩。

    可惜,宁川现在要的是关于风雪衣的情报!

    “炎炎,杀了他吧,他不会说的了!”

    宁川轻叹一声,他知道,这些人在刀尖上舔血,淡漠了生死,即便再逼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倒不如让他死得痛快一点。

    点了点头,夏炎炎再次舞动手中的长鞭,一步步朝着长发人走去,此时,她手中的长鞭变得犹如一枚尖刺一样,只要落在他的头上,必死无疑。

    “再见了,我甚至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夏炎炎轻轻的说了一句以后,手中的长鞭朝着长发的喉咙刺了出去,没有丝毫的犹豫,速度十分之快!

    “噗!”

    鞭子插入了长发人的喉咙之上,但是却没有惨叫声,而且,夏炎炎还感受到了一种软绵绵的感觉!

    “嗤啦!”

    在地上的尸体,化作了一片烟雾,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衣衫都没有看到,而地上除了一些鲜血,更是什么都没有留下。

    “这……这怎么回事?”

    夏炎炎收起长鞭,不解的问道,刚才她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撕裂空间的气息,显然,长发人也没有逃走,但是如果说人死了,只剩下一滩血这样的话,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轻叹一声,宁川知道长发人并没有死,缓缓说道:“应该是遁术,修罗堂中杀手的一种逃生技能!”

    对于这遁术,宁川也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识过,想不到今天竟然涨了见识。

    即便他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说,这遁术的确十分强大,无声无息,甚至比上他鬼舞,还要强大几分,毕竟鬼舞只要他身上有几分伤势,便会出现破绽。

    “你怎么样,没事吧?”

    长发人走了以后,夏炎炎倒是没有,毕竟她和长发没有什么仇怨,她来到宁川身边,蹲下身来,关心的问道。

    “死不去,就是我现在动不了,麻烦夏侠女见义勇为了!”

    宁川调笑了一声以后,两人相视一笑,爽朗的笑了出来。

    这便是故友,今天晚上,如果没有夏炎炎的出现,他便死在这里了,正因为他和夏炎炎之间的关系十分的好,所以宁川才没有说谢谢这些客套话。

    有事情,不用说心中也会知道。

    “一段时间不见,怎么嘴皮子都变得利索了?”

    夏炎炎白了一眼宁川,但是心中却是极为高兴,也不说什么,背着宁川缓缓飞了起来。

    这个时候,东方已经泛起了一抹鱼肚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而夏炎炎则是在之前宁川停留的那个村子里,找到了一村农户,暂时休息了下来。

    帮宁川包扎好身体一会,夏炎炎再次询问宁川的伤口,宁川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我整个身子一点感觉都没有,也不知道那个长发人用的是什么毒药!”

    说来也奇怪,那毒药让宁川全身麻痹,不能动弹,甚至还封锁了宁川体内的力量,但是却对宁川的经脉和肉身,没有丝毫的损伤。

    不过,正因为如此,宁川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虽然他现在的情况十分糟糕,但是最起码,他的性命算是保住了。

    “你不是炼丹师么?你不是名震南岭了么?拿点丹药出来为自己治病啊!”

    知道宁川没事了以后,夏炎炎忍不住挖苦了几句宁川,看着宁川现在不能动弹的样子,心中还真是畅快。

    以前她看到的宁川,都是霸气凌然,即便泰山崩于眼前,也不会变色的七尺男人,现在画风突变,她自然要将这一幕,存于她的脑海中。

    “少要在这里说我了,我现在一丝元力都不能动用,即便我想沟通储物戒指也不行,你以为我想像个废人一样躺在这里吗!”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绝世医师,救治世人,临老之时,却没有办法救治自己一样悲凉,这个时候,宁川在心中暗自发誓,等他恢复过来,他一定要将一些丹药放在身上,而不是一股脑的塞入储物戒指中。

    “想不到,威震南岭的六品丹药师宁川,竟然要在深山密林中,成为一个废人了!”

    坐在床沿之上,夏炎炎的眼眸突然变得极为申请,语气一转,温柔的说道:“不过不用担心,我会在这里照顾你一辈子的!”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这已经不是夏炎炎第一次对宁川吐露心意了,但是却是第一次在孤男寡女的情况之下对他说这样的话,毫无防备的宁川,一时之间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炎炎,你知道……”

    良久,宁川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开口。

    可是他刚说到一半,便被夏炎炎再次开口打断了,即便宁川看到了她眼眸中闪过的失落:“切,谁稀罕你啊!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看把你紧张的!想想天宇师兄多好,又帅气,家里又是四大家族之一,我一个弱女子,当然要好好的粘着他了……”

    看着滔滔不绝的夏炎炎,宁川心中百感交集,只能默默在心里说上一句祝你幸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