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言不合就杀人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接下来的日子,宁川就在况家中暂时住了下来,一边恢复着伤体,一边知道况昊修炼。

    不得不说,在经过之前宁川对他的锤炼以后,他对于战斗方式的领悟,进步了许多,现在的他,比前几个月的时候,实力不知道增长了多少。

    现在的他,也逐渐的意识到境界并不是最重要的,真正实力,也不一定需要境界来衡量。

    一直以来,况昊都以为自己的根基已经十分的浑厚了,但是在宁川的教导之下,他才知道什么叫做根基牢固。

    眨眼之间便是十天过去了,十天以后,宁川彻底恢复,想想,也是应该准备离去了。

    这天,他找到了况雷烈,说明情况以后,况雷烈也没有留宁川,他知道,宁川是草原上的一匹野马,想要留住他,根本不可能。

    “有空的时候,可以回雪城玩玩,况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

    况雷烈热情的说道,短短时间的相处,让他更加确定了宁川的以后的前途,必然是一片光明,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对于况家来说,绝对是有好处的。

    或者,他会承受其他几大家族的压力,但是这些压力再大,那有如何?

    他们雪城偏于一角,也不越界,在雪城中发展,即便那几个家族再强大,也不会对他们动手,顶多就是一些资源被掠夺了而已。

    不过这些对于况雷烈来说,都不重要,反正他们已经是雪城的老大,资源怎么也会比当初的时候要多的。

    拿少一点资源,换来一个天才修者的交好,这对于况雷烈来说,是绝对值得的。

    “好,如果有空,我会回来看望况叔叔的!”

    宁川微微一笑,也不介意,在况雷烈父子二人的送别之后,离开了况家,走出了雪城。

    雪城终年被冰雪所覆盖,此时雪却是越下越大,宁川一步步走在街头之上,很快便来到了雪城之外。

    经过那个破败的小档口,宁川又想到了滕常青蒙骗他的情景,不禁为之一笑。

    短短前后两个多月的时间,滕家便已经在雪城中除名,仅仅是因为惹了宁川而已。

    如果说宁川一个人想要将滕家除掉,必然不会是这么简单,但是况家早已经虎视眈眈,这才给了宁川机会而已。

    “可惜啊,想杀我的封山雪,还有风雪衣,上官怀梦的事情都没有任何线索,不然的话,这一次来雪城,就是大丰收了!”

    轻叹了一声,宁川微微摇了摇头。

    清除滕家以后,况家给了很大一部分财物宁川带走,这对于宁川来说,绝对是一笔横财,元晶,武学,灵药,法宝,每一样都是极为宝贵的东西,即便宁川不炼丹,他储物戒指中的东西,都够他挥霍许久了。

    “啪!”

    正在思索着,一块石头朝着宁川扔了过来,宁川一转身,大手猛地一甩,飞来的石头直接在他手中化作一堆尘土。

    放眼过去,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头发凌乱,衣着单薄,正在怒气冲冲的看着宁川,小小年纪,眼眸中却充满了仇恨。

    宁川刚想说话,一个妇人跑了过来,连忙将小孩抱在了怀中,看了宁川一眼,眼神中有着几分恐惧之意,连忙跑了出去。

    “娘亲,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他,为爹报仇!”

    小孩子眼眸中噙着泪水,因为天气寒冷,小脸被冻的发紫,唯一没有办法掩盖的,便是他眼眸中对宁川的恨意。

    “站住!”

    眉头微微一皱,林天豪沉声的说道,那妇人却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更加快速的冲了出去。

    可是,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妇女而已,怎么可能从宁川的眼皮底下溜走,两脚一踏,宁川已经挡在了他们的眼前。

    “不要杀他!要杀就杀我吧!”

    宁川还没有开口,那妇女便跪了下来,簌簌发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因为惧怕宁川。

    “抬起头来,看着我!”

    见妇人如此,宁川将一丝元力融入了声音中,以一种不容反抗的语气说道。

    那妇人不想看宁川,但是此时却不由自主的抬起了头,两人相隔如此之近,宁川也看清了妇人的容貌。

    她身上穿的虽然是粗衣麻布,但是皮肤却十分的白皙,容貌同样不俗,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妇女。

    “你是滕家的人?”

    心里一叹,宁川又再开口,可是那妇人听了以后,更加慌张,一把便抱住了宁川的双腿,哭喊着让宁川放了他们一条性命。

    显然,他们是滕家的人,怕宁川把他们杀了,妇人才会如此的紧张。

    “娘,我们不用求他,就算是死,我也要和娘在一起,不死的话,长大了我一定会替爹爹报仇的!”

    相比于妇人的紧张,那个七八岁的小孩却十分镇定,他稚嫩的声音回响在风扇中,坚定无比。

    微微一笑,宁川用一股元力将妇人托了起来,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

    说完以后,宁川缓缓向前踏出了一部,来到了那小孩面前,蹲下身来,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滕青缺!”

    站在宁川面前,小孩没有一点惧怕,眼眸冷冷的看着宁川,一字一顿的说道:“宁川,给我十五年的时间,我必定斩你,为我爹报仇!”

    “唉!”

    在心中轻叹了一声,宁川有些无奈。

    滕家一战过后,况家的人,将滕家的嫡系全都斩杀了,老弱妇孺则是放生了。

    这样的抉择看似十分仁慈,但是看到这一幕以后,宁川却觉得有些残忍。

    这些老弱妇孺,没有一点的生存能力,在这雪城中想要生存下去都艰难,这母子两人,恐怕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

    这便是修者的世界,他们快意恩仇,但是到最后,受苦的却是他们的妻儿。

    一时之间,宁川心中也未免有些愧疚。

    “宁川,我知道你强大,但是不要杀他好吗?”

    看到宁川不言不语,那妇人却是吓呆了,泪水不停的自脸上滑落,急声说道。

    她不是小孩子,自然知道什么叫做成王败寇,对于她丈夫的命运,她无法改变,但是眼前的儿子,却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现在出来苦苦哀求宁川放他们母子二人一条生路,恐怕也没有别的方法了。

    “我不杀你们!”

    站起来,宁川将这个小孩子记在了脑海中,转身来到妇人面前,拿出了一枚储物戒指,里面装着几部入门功法,还有几十万元晶,递到妇人的面前。

    “这些东西,你收下吧,你想用来培养滕青缺,还是用来安度余生都可以,如果他将来还想要找我报仇的话,随他来吧!”

    将戒指放到妇人的手中,宁川身形一闪,已经出了雪城。

    他不是要强装好人,而是他觉得滕家的事情已经了结,一切都是因为滕天运而起,剩下的对错,已经和他们无关了,这样的罪孽,不应该由他们来承受。

    正如况雷烈所说,如果滕家的后人真的要来报仇的话,那就来吧!

    回过头去,看着被冰雪覆盖的雪城,宁川不由得摇了摇头,转身大步踏入了风雪中,脚印很快便被冰雪覆盖,而宁川也很快消失在风雪衣里。

    三天以后,他来到了一个小城,城中的人,并不知道宁川和佛门发生争执的事情,但是滕家被灭,却在这里传的沸沸扬扬。

    “掌柜的,来几个小菜!”

    坐在一件酒馆内,宁川随意点了几个小菜,声音一出,打断了周围食客的议论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宁川的身上。

    此时的宁川,并没有掩盖真容,一下字便被人认了出来,但是却没有人敢再议论滕家的事情,纷纷结账离去,不多时便结账离开了酒馆,本来热闹的酒馆,却因为宁川的到来,瞬间便变得清冷了起来。

    “我有这么可怕么?”

    看着空荡荡的酒馆,宁川不由得苦笑,论实力,他不过是一个归元境后期而已,面前来说,算是南岭中的高手。

    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多人见着他,就像是见了鬼一样躲吧?

    “宁公子,你是不知道,现在整个南岭都将你当成了梅家主呢!”

    上酒菜的小厮倒是不害怕,打趣的说了一声,宁川连忙叫停了他,问道:“为什么他们要将我当成梅家主?”

    “这个……小的不敢说!”

    小厮这时候却犹豫了一下,毕竟在他眼前的宁川,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人,在他手下,恐怕自己一招都撑不下来便已经歇菜了。

    “放心吧!我又不杀你!”

    微微一笑,宁川自然看出了小厮心中的顾虑。

    现在难得清净,了解一下外面的人议论他,倒也是一件不错的趣事。

    以前的他,在中州的时候便被人说成了是滥杀无辜,疯狂弑杀的妖魔,难不成现在的议论,比那时候的还要可怕?

    “因为你和梅家主一样,一言不合就要杀人啊!”

    小厮说了以后,生怕宁川动手,脖子一缩,脚底抹油,远远的退了出去。

    “一言不合便杀人……这个形容,还真不太恰当!”

    仰头喝了一口酒以后,宁川无奈的笑了笑。

    滕家父子都想要了他的性命,他不反击,难道就这样白白的吃亏了不成么?不过,他也不放在心上,毕竟这些议论又不会伤害到他的性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