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七百七十九章 无奈之下的拖鞋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哼!”

    滕天运冷哼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况雷烈大获全胜,下令将滕家的所有修者都集了起来以后,众人便浩浩荡荡的打道回府了。

    而他的儿子况昊,则是带着一队人马,对滕家进行了抄家。

    “宁川,这次能够一举将滕家拿下,多亏了你啊!”

    回到况家,况雷烈,宁川,还有滕天运三人集在大厅,况雷烈一脸笑意的对宁川表示了谢意。

    况雷烈能够从流寇走到如今这个地步,有一个特别大的优点,那是知道巴结什么人!

    特别是这一战以后,他对宁川可以说是刮目相看,心暗暗下定了决心,这种人,只能跟他做朋友,永远不能成为敌人,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帮助一下宁川。

    试想一下,面对刚才滕天运那必杀的一招,宁川竟然能够避开,而且以最小的代价化解了,这种实力,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归元境期修者能够做到的。

    “不全是我的功劳,我不过是做诱饵而已!”

    摆了摆手,宁川十分的谦虚,停了一下,他又继续说道:“不知道况家主可不可以让我单独问他几句话呢?”

    “这个自然可以!”

    如今的滕天运已经是他们砧板的鱼肉,况雷烈也知道两人的不快,十分大方,退出去的时候还顺便关了门。

    “这个况雷烈,不简单啊!”

    等到况雷烈离开了以后,宁川才轻声的说了一句。

    如今的况雷烈,可是雪城的主宰者了,但是刚才却主动退了出去,还顺带关了门,这个动作虽然没有什么,但是却显然是在向宁川示好了。

    “哼,当初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现在,还不是落在了他的手!”

    滕天运冷哼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直到现在,他才真真正正看清楚况雷烈的真面目,这绝对是一个枭雄,今晚的事情,更是蓄谋已久。

    刚才战斗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他那个被称为废物的儿子,已经是归元境初期,即便放在整个南岭,都算是天才之辈了,他的儿子,还要更胜一筹!

    不过,现在即便后悔都已经迟了,败了是败了,说再多也是徒劳无功。

    “我不会说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宁川刚想要开口,滕天运便知道宁川想要问什么,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宁川。

    “我知道你不会说,我也没想过你会说!”

    嘴角微微一扬,宁川冷笑着说道,随即,他从储物戒指拿出了玉瓶,在他手扬了扬,继续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么?这是当初你打入我体内的千年寒雪虫,他吞噬了我不少精血,强大了不少,如今落入你的体内,恐怕不出十天,你便会死了!”

    “你……你收复了它?”

    听完以后,滕天运面色巨变,再也没有了此前的镇定,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

    这千年寒雪虫是什么东西,他太过清楚了,但是他更加不明白的,是宁川能够收复他!

    “不是一条破虫子么?有什么好惊讶的!”

    撇了撇嘴,宁川漫不经心的说道,的确,他收复千年寒雪虫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的阻碍,仅仅是依靠官怀梦的一个小瓶子,便收复了。

    “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人指示你这么做的?风雪衣?还是另有他人?”

    轻轻一拉盘龙丝,滕天运身又不断的涌出鲜血,强烈的疼痛让他不由得一阵龇牙咧嘴。

    仅仅是这一点伤害,他便如此,如果真的让千年寒雪虫侵入他的身体内,难以想象他将痛到什么表情。

    “你还是痛痛快快的杀了我吧!”

    强忍着疼痛,滕天运一咬牙,依然不愿意松口,横竖都是一个死字,他又何必说出来?

    “不说?也好!”

    坐下来,宁川缓缓开口:“我不知道你和那个人有什么交易,但是你却因为他,赔了你儿子的性命,赔了自己的性命,更是赔了你们整个滕家,滕家被灭门,也有他的一笔功劳吧?”

    “你不说,和你做交易的人,逍遥法外,我的线索也断了,你说了,我定然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们,也算是帮你报了仇!怎么做,看你的了!”

    能够打动人的永远是利益,宁川十分清楚这一点,他没有说其他虚无缥缈的,仅仅是将其的实情说了出来而已。

    听了宁川的话以后,滕天运陷入了沉思,显然,他心里在坐着斗争,宁川也没有催促,静静的在一旁等待着。

    良久,滕天运抬起头来,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告诉你!”

    “说吧!”

    早已经想到这个结果的宁川,并没有太多意外,淡淡的回应道。

    滕天运和当初的孤一行差不多,爱子如命,如今他说愿意帮他报仇,妥协也是情理之的事情。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如今家族灭亡,剩下的便是为子报仇了。

    “唉……”

    长叹了一声,滕天运摇了摇头,一脸的落魄,再也没有了之前意气风发的模样,缓缓的说道:“叫我杀你的人,是一个叫做封山雪的人,他的实力十分强大,应该是隐世家族的人,而报仇,是杀了你以后,让我可以成为南岭的第五大家族!”

    “这么显浅的骗局,你也相信?”

    宁川不由得愕然,能够当家主的,绝对不会是泛泛之辈,傻子早已经死了,这些家主,绝对是人精。

    “这不是骗局!”

    无奈一笑,滕天运继续说了下去:“其实在南岭,四大家族背后都有隐世家族的影子,只是你还没有接触到罢了!”

    “如此……那封山雪,是那个隐世家族的人?”

    眉头轻皱,宁川疑惑的问道。

    他连隐世家族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会有隐世家族的人想要杀他?

    而且,他唯一一次听说过隐世家族的事情,是在鬼市听华成天说的,难道这两者之间,还有什么联系不成?

    “洛家!”

    缓缓吐出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却像是平地惊雷一般落在了宁川的心头之!

    洛家!洛雨离!

    他母亲所在的家族!竟然有人要来杀他!

    “嘶……”

    倒抽了一口凉气以后,宁川缓缓恢复了平静,继续问道:“那你知道……洛家所在何处么?”

    “不知道!隐世家族隐世不出,即便偶尔出世一次,也无人得知他们所在何处!”

    摇了摇头,滕天运没有继续说话,他知道的,已经全都告诉了宁川。

    “看来……要有所准备了!”

    在心思索着,宁川推开了门,将滕天运带到了况雷烈眼前,转身返回了住处。

    剩下的事情,况雷烈自然会搞定,不需要他搅和了。

    滕家已除,宁川也暂时松了一口气,将房间封印了以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或者有人觉得,他现在最需要考虑的,是怎么找到洛家,但是对于宁川来说,并不是,现在他最需要的,是补充一下睡眠。

    滕家不解决,像是一块石头压在他的心头之,如今轻松了,他自然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第二天,滕天运被处死,还有一些滕家的嫡系子弟,也被杀了,况雷烈倒也不是个滥杀无辜之徒,对于那些老弱妇孺,他还是放走了他们。

    对于这件事,雪城的不少修者都议论纷纷,有人说他应该斩草除根,但是况雷烈却大方的对外界宣城——只要滕家的弟子以后有实力,可以随时夺回雪城。

    这样,雪城历经了一场大换血,最大家族从滕家变成了况家。

    而宁川,在休息了几天以后,滕家的事情也处理得差不多了,便准备离开了。

    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如今他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南岭的家族,还有那神秘的隐世家族。

    “宁公子,我劝你不要离去这么快!”

    这天,况雷烈找到了宁川,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况家主有什么意见?”

    宁川不解,他们两人的合作,可以说已经结束了,况雷烈根本没有了留他的必要。

    而且,世谁人不知道宁川是个危险人物,继续留在况家,那几大家族恐怕都会来找况家的麻烦。

    自怀掏出一枚玉简,放入宁川的手,况雷烈呵呵一笑,说道:“我知道你有不少的事情要做,这是一步天级品的武学,相信能够帮助你不少,而且我觉得,现在你最是适合突破了!”

    “哦?难道况家主还有什么宝地推荐?”

    眼眸一亮,宁川连忙问道。

    现在他的确到了突破的时候,他要面对更强大的敌人,最需要的便是将境界提升去,不然的话,即便逆天又如何,先天已经吃了亏,战斗起来十分的不划算。

    “雪山之!”

    微微一笑,况雷烈轻轻吐出了两个字,然后又继续说道:“雪山之有一处宝地,十分适合修炼,而且……实不相瞒,我是想宁公子指点一下我家的犬子!”

    都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宁川不仅拿了况雷烈的一部武学,况雷烈还提供了一处宝地,怎么说宁川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看到宁川出现了犹豫之色,况雷烈又连忙说道:“如果宁公子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毕竟你的事情更重要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