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七百七十六章 合作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谁!”

    本是春意绵绵的两人,此时却被吓了一跳,看了看四周,况昊沉声的喝道。

    缓缓显露出身形,宁川快速的将房间封锁以后,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人,也不说话。

    在茶楼的时候,况昊一脸嚣张,放在现在,同样没有任何的收敛,也不穿好衣服,立刻跳了起来,口大声的叫骂着:“妈了个靶子,竟然敢打扰本大爷的性质,我看你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说着,轮动着硕大的拳头朝宁川砸了过来,可是他的速度在宁川的眼,实在是太过满了。

    一摆大袍,一道劲风自手打出去,直接落在况昊的小腹之,瞬间他便倒飞了出去,口嗷嗷大叫。

    “你!来人!来人!”

    终于意识到宁川不是他可以战胜的敌人以后,反应过来的况昊扯开嗓子叫喊了起来,宁川也不阻止,只是在静静的看着。

    直到声音都嘶哑了,况昊才停下来,沉声的问道:“你想要什么?想要钱,我可以给你!”

    他虽然是纨绔子弟,但是却不傻,宁川没有第一时间杀了他,显然不是来取他性命的,单单是这一点,对他来说,便已经足够了。

    不是来取命的,那是来谋财的,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嘭!”

    一巴掌将他身边的红尘女子打晕,冷静下来的况昊坐了起来,灌了一口酒以后,继续说道:“有什么要求,你说吧!”

    “我想见你父亲!”

    况昊的反应远远超出了宁川的意料,而且他发现眼前的况昊,并不是如整个雪城的人说的那般废物。

    “见我父亲?你以为我父亲是你相见见的么?”

    冷笑一声,况昊毫不在意的说道,看着这个年男子,眼全是讥笑。

    区区一个归元境期修者,可以随便见到他父亲的话,那么他父亲一天到底有多忙?

    “带我去,或者死!”

    身形一闪,宁川已经来到了况昊的身后,手架在他的脖子,声音冰冷。

    “想要见我父亲,你也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况昊没有丝毫的紧张,即便宁川身的杀意已经笼罩着他,却依然镇定自若,单单这一点,况昊滕常青要强太多了。

    对于况昊的心理素质,宁川再次意外,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窃喜,因为这更加说明他计划的可行性。

    “宁川,这个名字,足够了么?”

    松开手,宁川揭下了脸的昼刻面具,看到宁川的容貌以后,况昊也是愣了一下。

    他猜测过眼前之人的身份,但是却绝对没有想过这个人便是整个雪城都在通缉的宁川。

    试想一下,他杀了滕常青,又和滕天运大战了一场,留在雪城,危机重重,换做是别人,早已经销声匿迹了,偏偏宁川还大摇大摆的走在街道,而且在滕家门前的茶楼喝茶。

    单单是这一份胆量,便没有几人能够拥有。

    “带我去,或者死!”

    重新戴面具,宁川再一次重复了他的话,况昊没有说话,他正低着头沉思着,良久,抬起头来,点了点头,说道:“我带你去!但是,我却必须绑着你!”

    “绑着我?”

    眉头一皱,宁川并不愿意被人束缚着,一旦发生什么意外,他可是会陷入死地的,想都没想,宁川直接便拒绝了!

    “去不去由你,只是掩人耳目而已,难道你还想要挟持我进去?还是我乖乖带你进去?滕家的人,可不是傻子!”

    将一条普通的绳子丢在宁川眼前,况昊毫不在意,想了想,宁川还是将自己绑了起来。

    “那暂且委屈一下你了!”

    况昊说完以后,一脚踢在宁川的胸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宁川,已经破开窗口,落在了街道之。

    “妈的,还想要报仇?来人,把他带回去,老子今晚把他头都给剁了!”

    落在地的况昊又恢复了往日的嚣张跋扈,不少人看了这边一眼以后,习以为常,没有再理会。

    很快,他的那些随从都站了过来,将宁川控制住以后,大摇大摆的朝着况家走了过去。

    期间,有两个小修者想要加固宁川手的绳子,但是却被宁川动用元力将其震开了。

    一路并没有什么人理会况昊这个纨绔子弟,和几个滕家的修者擦肩而过,他们也没有发现宁川。

    不过一刻钟,宁川便被带到了况家,松开手的绳索以后,宁川暗自将天地之息释放了出来。

    况家是敌是友,尚未清楚,会不会出卖他,告诉滕家,这还是一个未知数,宁川是绝对不会掉以轻心的。

    “你这么有自信,不怕我们将消息告诉滕家么?”

    况昊并没有去找他父亲,轻笑着问道。

    整个雪城的人都知道,即便是他们况家,依然是滕家的下属家族而已,理论来说,他们是应该将宁川的出现报告给况昊。

    “怕,你也可以选择告诉他们!”

    微微一笑,宁海攒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滕常青要聪明太多了,应该不会这么做!”

    “哦?外面的人都说我是虫,他是龙,你却说我他聪明?”

    饶有兴致的看着宁川,宁川也没有否认,继续说了下去:“至少,你没有告诉滕家,保住了性命,这一点便十分聪明。”

    “哈哈哈……这位便是威震整个圣元大陆的天才少年宁川啊,久闻其名,今日终于得见其人了!”

    正说着,一个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循声望去,一个满头白发,但是却精神抖擞的老者,正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他步步生风,宛行虎步一般。

    这个,便是况家的家主,况雷烈,虽是流寇出声,但是身居高位已久,早已经没有了其流寇的气质,反而多了几分的威严,却又没有失去流寇的豪爽。

    “况家主见笑了!”

    微微点头,宁川倒也十分谦虚。

    三人并肩而行,况雷烈将宁川迎到了大厅之,面色一变,眼眸如烈火一般,定定的看着宁川,问道:“你这么肯定我不会告诉滕家?”

    轻抿一口茶,感受着茶水传来的芳香,宁川缓缓的说到:“隔墙有耳,不怕有些什么事情,被外人听去了么?”

    “无妨!”

    况雷烈手一摆,十分的自信。

    而宁川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说明了来意——合作!

    “合作?宁川小友,你别逗老夫了,你是整个雪城的敌人,我又怎么敢和你合作,如果不是你手里捏着我儿子的性命,恐怕我早将你的事情告诉滕家了!”

    顿了一下,况雷烈又继续说道:“今日的事情,算了吧,你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我当没有见过你,如何?”

    “你知道我口所说的合作是什么意思,这是你们况家的机会,如果没有兴趣,尽管去通知滕家!”

    说完以后,宁川站了起来,径直离开了况家大厅。

    这是一场心理战,宁川并没有乞求况家,走的干脆利落,如果况雷烈下定决定,是定然不会让他这么轻易走了的!

    “宁川小友,你且留步!”

    当宁川快要踏出况家大厅的时候,况雷烈的声音传传了过来,缓缓的转过头去,似笑非笑的看着况雷烈。

    “你真是个会谈判的感受!”

    一个眼神示意,况昊退了出去,在退出去的时候,还将整个大厅的封印了起来,接下里的事情,已经不是他能够参与的了。

    “况家客气了,我宁川不过是一介散修,为自己争取些许的权益而已!”

    好的开始等于成功了一半,坐下来,宁川并没有主动开口,他要将主动权握在手,毕竟,这个计划是他想出来的。

    一时之间,大厅之内寂静无,况雷烈喝完手的茶水以后,才问道:“可不可以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合作?”

    “我帮你除掉滕天运,以后雪城是你们况家的了,足够了么?”

    况雷烈将他叫回来,显然是有意要合作了,宁川也不再遮掩,直接一针见血的说了出来。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接下这一桩买卖?”

    或者是多年的家主之位,让况雷烈失去了往年的血性,他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反而十分的谨慎,依然在打探着宁川话语的虚假。

    饭要一口一口吃,宁川也没有着急,笑了笑,说道:“第一,你没有通知疼家主,第二,你把我叫回来,支开了你儿子,第三,你是一代枭雄,不甘心屈居滕家之下!这三点,足够了么?”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心思如此缜密,说吧,你有什么计划?”

    轻轻的拍着手掌,况雷烈已经彻底相信了宁川,呵呵一笑,不再相互试探。

    “你觉得,你们能够做什么?令公子甘愿被整个雪城的人骂废物,我想,况家主一点都没有准备吧?”

    似笑非笑的看着况雷烈,宁川笑的意味深长。

    况昊绝对不是废物,这一点从他遇到宁川的时候的反应,宁川便才猜测到一些了,后来,况昊又将他轰下街道,大吵大闹,和他在烟翠楼里面的模样,丝毫不同,这更加确信了宁川心的想法。

    都说况家是滕家的走狗,但是宁川却不这么认为,况家绝对是滕家养的一条凶犬,一条不想被主人掌握,随时都会反咬一口的凶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