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七百七十四章 又是小纸条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站住!”

    大约走出四五百米,滕天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一样,大喝了一声的同时,瞬间便冲了出去。

    可是,已经迟了!

    在声音响起以后,宁川已经扭动着罗烟步,在小巷子里来回穿梭,不多时便将滕天运抛开。

    一旦给予机会宁川逃走,想要追回来,难上加难!

    “啊!”

    滕天运的声音在雪城中回响着,可是宁川却像没有听到一样,找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缓缓修复着体内的伤势。

    这一战大获成功,看他并没有受到重伤,身上的伤痕,不过是皮外伤而已,在宁川可以催动元力以后,半个时辰便已经结痂脱落,恢复如初了。

    “滕天运,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以后还有的玩!”

    冷笑一声以后,宁川朝着上官怀梦的位置飞了过去。

    正面硬憾,他不会是滕天运的对手,先不说滕家强者不少,单单是一个滕天运,足以斩杀他,这一次能够大获成功,不过是利用了滕天运的大意而已。

    他仗着自己的实力强大,又有无数强者助阵,宁川必定会是他的瓮中之鳖,可是他不知道,宁川变换了容貌,混入人群中,飘然离去。

    有时候战斗就是这样,失去了最好的时机,就再也没有办法把握住。

    强大的人总会掉以轻心,而宁川作为他们眼中的蝼蚁,每一步都经过深思熟虑,所以才能一次次的在猛虎的手下逃脱,仅此而已。

    “没事吧?”

    看到宁川完好无损的回来,上官怀梦的心也放了下来,微微一笑,轻声的问道。

    “谢谢你,怀梦!”

    摇了摇头,宁川轻轻的搂住了上官怀梦,感受着她身上的芳香。

    这一次能够以这么小的代价,取得这么大的胜利,上官怀梦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否则,即便他不死,也要掉一层皮。

    “说什么呢,你我之间,又怎么分彼此!”

    犹如小女人一般贴在了宁川的肩头上,上官怀梦缓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想,我可能要返回佛门了,等我将佛门的事情处理好,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可是,这里被滕天运封锁了,你要怎么走?”

    对于上官怀梦的离去,宁川并不感到意外,她虽然不说,但是在一起的时候,宁川却能够感受到她心中始终有着一股顾虑。

    佛门众人,本应该清心寡欲,却在此风花雪月,这已经是犯了大忌,不愿意抱着这种心思和宁川一直下去,所以上官怀梦才会决定离开。

    轻叹了一声,上官怀梦再次开口:“你倒是不用担心我,倒是你,留在着雪城中,万一有什么意外……不如,你和我一同离去好了!”

    “我还不能离去,我要看看滕家背后的人是谁,还有雪衣的事情,我也必须要查清楚!”

    即便知道提起风雪衣,上官怀梦会不高兴,但是宁川还是如实说了出来,因为他觉得,他们之间不需要欺骗。

    “只要你活着,心里有我,那就足够了!”

    抬起头来,上官怀梦主动吻上了宁川,良久以后,两人才分开。上官怀梦没有逗留,拿出了佛杖,轻而易举的撕裂虚空以后,被一束佛光包围着,离开了雪城。

    佛门众人不参与世俗纷争,这是一个规矩,所在在滕常青和刚才的战斗中,上官怀梦都没有下杀手,留在这里,只会成为宁川的负累,倒不如趁早离开,解决佛教中的事情,再返回来,帮助宁川。

    等到上官怀梦离开以后,宁川迅速将神识覆盖了出去,在滕天运的搜查之下,东躲西藏,顺利的躲过了一晚,最后落脚在一个破败的院落中。

    这个院落早已经没有任何人居住,全是灰尘,为了不暴露踪迹,宁川也没有打扫,找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盘坐在半空中,缓缓恢复着消耗的元力。

    破天诀凝聚成盾,这同样是宁川对破天诀的一种运用,虽然防御力不错,但是其消耗的元力,却十分庞大,并不完善,所以现在宁川才需要吸收天地灵力。

    半天以后,宁川恢复过来,睁开眼却发现有人闯了进来,瞬间便将鬼舞施展出来,将身形藏匿好,静静的等待着他们的搜查。

    “这宁川,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方法,竟然这么轻易就消失在雪城?不可能!”

    一个修者口中不满的嘟哝着,平时他们的生活多美好,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

    可是自从宁川出现了以后,他们就没有一天的时间好过,无形之中,他们对于宁川的恨意也增加了几分。

    “谁知道他藏在哪里了,不过这宁川也的确强大,连家主都没有办法杀了他!”

    “别废话,赶紧找!”

    院落并不大,他们搜查一番,发现并没有人以后,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院落,一直偷听他们说话的宁川,如果不是强行压制住,恐怕早已经笑出声了。

    恢复好元力以后,宁川依然没有显露身形,非但没有离去,反而朝着滕家的方向走了过去,在一间茶楼坐了下来。

    这间茶楼的视野非常开阔,而且靠在窗边的位置,可以直接看到滕家的大门,宁川时时刻刻都可以看到滕家的动作。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恐怕滕天运怎么也不会想到,宁川会这么大胆,直接出现在他的门前。

    “客观,你的茶!”

    小厮将茶放下以后,转身离去,端起茶杯的时候,宁川却发现了在茶杯底下,留着一条小纸条。

    “又是小纸条?”

    心中一沉,宁川对于小纸条的感觉并不怎么好,因为这小纸条,实在是太过邪乎,仿佛总会知道下一步发生的事情一样,而宁川对于这种感觉,十分的讨厌。

    看了看周围,所有人都在谈论着他,根本就没有人注意他,悄悄打开纸条,四个小字落入了他的眼中——雪山之上。

    在四个小字之下,还画着一条黑边。

    看了以后,宁川将手中的纸条碾碎,抿了一口茶以后,继续观察着滕家的情况。

    滕家中的修者不断的出入,真是虽然大,但是每一个修者的脸上,都带着不耐烦的神色,显然,没有找到宁川,已经让他们急躁了。

    天色很快便暗了下来,结账以后,宁川踏出了茶楼,没有继续下一步的动作,而是直接朝着雪山的方向而去。

    那条纸条,和平常的纸条不同,如果依然是简单的几个字,宁川是绝对不会去的,但是那一条黑线,却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算不上是故人的故人。

    拥有元力,宁川的速度并不慢,半个时辰以后,他已经站在了雪山的山顶之上,寒风如刀,吹得身上的大袍猎猎作响,雪花飘飘,目之所及,一片雪白,倒是美丽无比。

    “出来吧!”

    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宁川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寒风继续吹,大约一刻钟以后,宁川似乎没有了耐性,转身就要离去。

    “嗖!”

    一丝细小的破空之声传来,宁川嘴角微微一挑,心中的想法更加坚定了,大袍一甩,一股轻柔的力量在他手中旋转着,将那暗器接在了手中,随之轻轻一弹,落在了不远处的雪地。

    “都将武器暴露出来了,还不现身么?”

    宁川再次开口,这次很快便有人应答他了:“小弟弟,这么久不见了,你就不想我么?”

    随之,黑暗中,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逐渐走了出来,一头波浪长发飘飘,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挑逗般的看着宁川。

    这个人,便是当初在流云城,哄骗他入修罗堂的女杀手,血玫瑰,而刚才袭击宁川的,自然就是银针了。

    虽然心中早已经有了准备,但是看到血玫瑰以后,宁川心中还是有些震惊的。

    血玫瑰大步来到宁川身前,两手搭在肩膀之上,胸前的大白兔紧紧的贴着宁川,吐气如兰:“小弟弟,有没有想姐姐啊?”

    眉头轻轻一皱,宁川推开来血玫瑰,脸色微红,深吸一口气以后,沉声的说道:“说吧,将我找来这里,有什么事?”

    他承认,对于血玫瑰,他没有一点心思,但是贴的如此紧密,血玫瑰又是一个火辣性感的美妇人,一些本能的冲动,还是有的。

    “哟,小弟弟都嫌弃我了,我可是听说,前几天还在和佛教众人,在下面的山洞里缠绵呢!”

    血玫瑰丝毫不理会宁川严肃的模样,调笑着说道。

    她知道,宁川是不会对他出手的,看一个整个南岭都拿他没有办法的天才,在她手下吃瘪,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爽了。

    “哦?难道你还吃醋不成?”

    眉头一挑,宁川似笑非笑的回答着,他也看出了血玫瑰的想法,此时心中的好胜之心被逼了出来,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以后,准备反击。

    “当然了!我可是好久没有尝过男人的味道了……”

    说着,血玫瑰还舔了舔嘴唇,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宁川已经一把搂住了她的身姿,“深情”的看着血玫瑰,缓缓的说道:“要不,现在就让你试试?”

    说着,也不理会血玫瑰是怎么想的,宁川的手,直接在她的后背之上抚摸了起来,而且,还一直的往下探索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