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七百六十五章 逃亡遇梦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该死,难道这千年寒雪虫,真的无法将它驱除么?”

    宁川无力的跌倒在地上,狠狠的锤击着地面,有些愤怒的说道。

    这种感觉,和当初在灭绝禁地的时候里差不多,没有生路的感觉,前路一片灰霾。

    他不是没有想到那神秘的绿色汁液,但是绿色汁液没有任何攻击性,宁川猜测,如果服用绿色汁液,恐怕不用四天,一天的时间,千年寒雪虫便会将他榨干!

    这千年寒雪虫,极为罕有,之所以霸道,让世人惧怕,就是以为它以元力为食,同时不断增强,难以杀死!

    天色已经大亮,宁川能够感受到,雪城之内,喧嚣声和叫骂声不断,显然,滕家的父子已经发现了他,如今正在全力搜刮着,而拿来更看门的修者,早已经被滕家父子杀了!

    他们担心的,不仅仅是要面对宁川的复仇,还要一个愿意,那就是千年寒雪虫若果死了,必定会寻找下一个宿主,继续吞噬其他人。

    只要超过半个月没有他们父子二人的鲜血加持,那么便会失控,那时候,等待雪城的,便是一场血粼粼的屠杀!

    观察了一下周围,宁川没有在逗留,而是慢慢爬上了雪山,在庙宇中,始终都会被发现,爬上雪山,找个洞穴说不能还能藏匿下来。

    现在的他,绝对不能和滕家父子硬碰硬,不然就只有死路一条,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将体内的千年寒雪虫逼出来,恢复伤势!

    没有元力的支撑,宁川也只能算是一个普通人,又被千年寒雪虫折磨了这么长的时间,就连体能也不如之前了,刚爬上三四百米,便已经气喘吁吁。

    寒风冷冽,但是他却没有停下来的理由,依然一步步的向上攀登着。

    “扑通!”

    山路崎岖,宁川脚下一个打滑,瞬间便跌倒在地上,那尖利的石头在宁川的身上划开了无数道伤口,瞬间便鲜血淋漓,特别是他的双手,血肉模糊。

    “妈的!”

    即便宁川素质再好,此时也忍不住骂了一句,一失足成千古恨,说的就是他现在的状态。

    如果他没有轻信滕常青,用天地之息检查一次,那么他今天就更不会落得如此地步。

    不过,让宁川更奇怪的,是什么人在滕家的背后,将自己的行踪告诉了滕家?

    再次爬上了几百米,温度更加冷了,宁川看着下方飘雪的雪城,冷的簌簌发抖,偏偏他体内没有任何厚衣服,只能任由冷风摧残着他的身体。

    以前宁川想的事情十分多,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会失去元力,这次来雪城,倒是让他再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寒冷。

    “咕噜噜……”

    还想既往向上攀爬,可是肚子上却传来了一阵打鼓声,没有元力,不能吸收天地灵气,就连肚子也发出抗议了。

    “还好意思叫,要不是贪两杯,我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地步啊!”

    摸了摸肚子,宁川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最喝酒误事。

    饥寒交迫,又重伤在身,宁川知道现在没有任何办法继续往上爬了,不远处,有着要给山洞,咬了咬牙,宁川缓缓的挪了过去。

    “嘭!”

    半个时辰以后,宁川入院来到了洞穴里,瞬间便趴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有元力的时候,两三公里也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但是没有元力,靠一双腿来爬山,竟然是如此的劳累,这种感觉,宁川觉得以前炼体的时候,也没有那么累了。

    暂时安全以后,宁川的状态终于承受不了,体内的疼痛似乎麻木了一般,竟然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在洞穴中,他还看到了另一个人,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

    “雪衣!?”

    女子背对着她,宁川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轻声的问道。

    可惜,女子并没有转脸,而是轻叹了一声,显得有几分落寞。

    声音虽然好听,但是宁川却听出来了,眼前的女子,并不是风雪衣,但是在雪城中,他又不认识其他人,谁会来救他?

    而且,醒来以后,他发现千年寒雪虫的力量减弱了几分,那种蚀骨的疼痛,也变得不痛不痒起来。

    就在宁川猜测着白衣女子的身份的时候,她缓缓转身,眼眸内全是黯然之色,宁川却愣住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的人,竟然是上官家族的大小姐,上官怀梦!

    看着她落寞的神色,宁川不由得有些自责,只得连忙转移话题:“怀梦,你怎么会在这里?”

    如今的宁川,见多识广,早已经不是懵懂的少年,他又怎么会不明白怀梦的心思呢?

    而且,他知道,怀梦带发修行,就是在默默等待宁川将她拉出空门,可惜,宁川心里装的全是风雪衣,又哪里还容的下别人。

    “我很早就来到中州了,这些天,在雪山之上修行,却不成想,碰到了你!”

    上官怀梦永远都是宠辱不惊,很快她便收起了心中的落寞,轻声的回答着宁川。

    看到宁川欲言又止的模样,又继续说道:“你来这里,是为了寻找风雪衣么?她走了!”

    “她走了?去哪里了?”

    宁川的心一下便紧张了起来,上官怀梦如此说,这就是说明风雪衣是真的来过雪城,天楚明给他的情报没有假。

    “不知道,前两天走的,或者,是听到了你的惨叫声吧!?”

    顿了一下,上官怀梦终究没有忍住:“宁川,难道再次见到我,你就没有一点欣喜么?”

    “怀梦,不是的!”

    宁川连忙解释,可是说到一般,却又不知道如何解释。

    或者在敌人面前,他可以张狂,霸道,杀伐果断,但是面对上官怀梦,他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自他独自闯天涯开始,上官怀梦就仿佛是他的守护神一般,出现在他最危难的关头,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上官怀梦,他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可是,就是如此痴情,让宁川不应该如何处理,更不敢直接了当的告诉上官怀梦。

    “唉,我明白你的心思,或者要等一个机会,才能让我彻底忘记你吧!”

    轻叹一声,风雪衣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过身去,纵身一跃,向着雪山之下而去,一滴清泪自脸颊中划过,化作飘飘雪花,和凡尘融在一起,心如刀割,却口不能言。

    张了张嘴,宁川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说的再多,又有何用呢?

    轻叹一声,宁川看着逐渐远去的风雪衣,不再理会,盘坐了下来,继续观察着体内的千年寒雪虫。

    这千年寒雪虫依然扎根在他心脏之上,但是却仿佛沉睡了一般,没有再撕咬他的精血和元力。

    但是当宁川试图调动一丝元力的时候,那千年寒雪虫立刻便警觉了起来,一双翅膀光芒闪闪,让宁川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难道就这样等死么?”

    毫无办法之下,宁川犹如一个泄气的皮球一样坐在了地上,一脸无奈。

    即便千年寒雪虫一直沉睡不醒,但是无法调动元力,宁川就像是废人一样,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两个时辰以后,上官怀梦去而复返,手中拿着一包药,看到宁川颓废的模样,自然明白是什么回事:“轻易放弃,可不是你宁川的风格,难道这千年寒雪虫,都将你以往的斗志都磨灭了么?”

    上官怀梦和宁川也算是出生入死了,可是无论是在什么时候,上官怀梦所看到的宁川,都是充满了斗志和不屈的人,这样的宁川,她的确没有见过.

    “没有元力,丹药无用,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心烦的挠了挠头发,宁川的确是泄气了,又或者说,是见到上官怀梦以后,他泄气了。

    或者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在心底里,隐隐之间,对于上官怀梦有一种小小的依赖,潜意识里,总觉得上官怀梦会为他搞定千年寒雪虫。

    他累了,一个人闯荡,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表示过软弱,但是上官怀梦默默在身后看着他,让他忍不住将心底的软弱流露了出来。

    “千年寒雪虫并不是没有办法从你体内逼出来的,我用丹药让它沉睡了,你还有一天的时间将他逼出来,等它苏醒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办法将它逼出来了!”

    上官怀梦缓缓解释:“千年寒雪虫乃是至阴之物,你要用你体内最霸道的力量将其逼出来,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失败,身死道消!”

    “最霸道的力量?”

    眉头轻皱,宁川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雷电和火焰。

    蓝色姬火现在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毫无疑问,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雷电!

    如果说世间最为强大的雷电,莫过于天雷,而恰好,在宁川的胸膛之上,有着皇骨,能够催动天道劫雷,这,便是他活下去的希望!

    “靠你了,兄弟!”

    摸了摸胸膛上的皇骨,宁川轻声说了一句以后,没有废话,直接盘坐在地,谨守本心,进入修炼状态中。

    “加油!”

    看着进入修炼状态的宁川,上官怀梦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心底里,默默的为宁川打气,随即,她也盘坐了下来,在宁川的周围,结出了一个法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