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七百六十三章 滕家父子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五天以后,放眼望去,眼前全是一片冰霜,高山蒙上了一层雪白,既美丽又雄伟,天气十分的寒冷,就连宁川也不得不凝聚天地元力来保暖。

    正如宁川所知道的那样,雪城常年被冰雪覆盖,半天以后,他已经踏入了雪城。

    雪城坐落在大山之下,城池后面的大山,远远望去,就像是一个巨人,在保护着整个雪城,即便宁川见过了南岭中的不少的城池,此时站在雪城外,也不由得震惊了。

    上天的鬼斧神工是最为绝妙的东西,你永远都无法想象,它会赋予人世间多么宏大的东西。

    “兄弟,第一次来雪城?”

    正仰望着高山,一道声音传了过来,循声望去,宁川发现了一个身穿棉袄,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的青年在笑着看着他。

    笑了笑,宁川点头说道:“是啊,听说这边常年被冰雪覆盖,美丽无比,便来看看,想不到,这后面的大山才是雪城中最美丽的景色!”

    “来吧,我请你喝酒,暖暖身子,同时也好好的向你介绍一下雪城!”

    青年手一招,十分的热情,宁擦混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既来之则安之,如今他的实力不弱了,也不需要惧怕太多,而且眼前的青年,实力还不如他呢。

    两人随便找了一个酒馆,青年随便叫了两壶酒以后,介绍道:“我叫滕常青,是这里的居民,我们雪城虽然偏远了一点,但是来这里旅游,悟道的人十分多,所以这边比上南岭的其他一流城池虽然不及,但是也不是十分的落魄。”

    的确,刚才在城门前的时候,便有不少人相继进入雪城中,实力强大的修者更是不少。

    一般遇到瓶颈的修者,想要突破,都会找一处安静的地方修身养性,感悟天地,而这雪城,显然就是不错的选择。

    “客观,您慢用!”

    滕常青在滔滔不绝的说着,掌柜的酒却已经上来了,一叠花生,两壶烈酒,看着人来人往的路人,倒也算是惬意。

    “来,试试我们雪城中的烈酒,二锅头!”

    这样说着,滕常青率先喝了一口,宁川也拿起酒壶。

    烈酒入肚,一股热辣辣的感觉自喉咙中传来,紧接着那股感觉便传遍全身,本觉得有些寒冷的宁川,此时却觉得无比的温暖。

    这种酒没有什么香气,唯一的感觉别是火辣,在冰天雪地中,喝上一口,竟然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好酒!”

    待那种火辣的感觉散去以后,宁川赞叹了一句,再次喝了一口。

    “当然了,这可是我们雪城之中,最为刚烈的酒,一般人根本酒无法承受,即便是修者,也无法承受其酒劲……”

    滕常青一边说,一边笑,说道最后,他脸上的笑容尤为灿烂,他的话仿佛有着特殊的魔力一般,宁川竟然觉得头越来越沉,竟然有一种想要晕过去的冲动。

    “不好!”

    暗道一声不妙,还想说什么,眼皮却像是千斤重一样,再也无法承受,“噗通”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睡吧!睡吧!睡一觉起来,你就会发现惊喜了。”

    迷迷糊糊中,宁川听到了滕常青的声音,再往后,便什么也听不到了。

    当他恢复意识的时候,身处一片黑暗,双手双脚都被捆绑着,想要运转元力,却发现根本就没有办法调动,体内的元力仿佛被他隔绝了一般,没有任何的反应。

    “呃啊!”

    脑袋昏昏沉沉,不用说也知道,这是被人暗算了,宁川心中后悔不已,难得相信别人一次,却落得如此下场。

    眼睁睁的数着时间过,头痛也逐渐减弱,大约半个时辰以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打开,一束光被照了进来。

    不多时,一老一少站在了宁川的眼前,老的宁川并不认识,但是嫩的,宁川却是认识,正是那个“好心人”滕常青!

    “你!暗算我?”

    两眼快要瞪出火一样,宁川挣扎着想要跑出去,但是滕常青却丝毫不放在心上,依然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正式的介绍一下,我是雪城滕家的公子,滕常青,这是我爹,滕天运!”

    “为什么暗算我!?”

    咬紧牙关,宁川也冷静了下来,他知道现在是阶下囚看,根本就没有谈判的资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搞清楚什么状况。

    “你太难抓了,自然只能用暗算了!”

    滕天运微微一笑,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无冤无仇,按道理来说,我是不会抓你的,但是听说,你身上有不少宝物,是吗?”

    “没有!”

    冷冷的回应了一声,眉头紧皱,心中快速的思考着。

    情报是天楚明给他的,宁川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天楚明出卖了他,可是他并不愿意相信,毕竟天宇是天楚明的儿子,又给了天楚明足够的好处,按道理来说,他没有任何理由让人算计他。

    他的名号在南岭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一点的确不假,但是滕常青如此准确的找到他,显然中间有着他不知道的事情。

    “没有?”

    滕常青打来牢门,父子二人走了进来,滕天运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条鞭子,附上三分元力以后,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这一鞭抽打在宁川的后背之上,清脆的声音传来,后背之上瞬间便出现了一条血痕,血肉翻飞。

    可是宁川根本就没有丝毫反应,什么样的疼痛他没有见识过,这点皮肉之伤,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嘴还挺硬!”

    冷笑一声,滕天运冷笑连连,折磨人,他有的是手段,根本就不怕宁川不松口!

    “我说,兄弟,你有什么宝物,还是乖乖的拿出来吧,不然的话,等下我可就帮不了你了!”

    这父子二人唱双簧,特别是滕常青的嘴脸,在宁川的眼中实在是恶心,冷哼一声,傲然说道:“要杀便杀,说那么多作甚?”

    如今落入他人手中,遭受一点苦难,宁川会记在心中,他日若果有机会,定然会一一清算。

    一直以来,宁川便是如此,有仇必报,而且顺着滕常青父子二人,说不定还能够找到有关仇飘断等人的消息!

    “啪!”

    鞭子一鞭接着一鞭抽打在宁川的身上,每一鞭的力量都u不断小,宁川咬着牙关,身上条条青筋暴现,愣是没有哼一声。

    足足一刻钟,数百鞭落下,宁川的后背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那样子就像是一堆烂肉一样,看上去极为恶心。

    或者是因为累了,滕常青停了下来,抹掉脸上的汗水,忍不住骂了一句:“妈的,真是块硬骨头,叫都不叫一声!”

    “能够得到楚项王青睐的,又岂是泛泛之辈,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倒是滕天运,静静的在一旁看着,依然一副淡定的模样,淡淡的说着。

    紧接着,他手一翻,一个通体乌黑的小瓶子出现在他的手上,他来到宁川面前,笑眯眯的跟他说:“这里面装的是千年寒雪虫,进入你的身体以后,你只有十天,十天以后,无论你的实力如何,就只有死路一条!”

    从他的神情里,宁川看不到任何玩笑,这疼长运,是真的想要取了他性命,而且他敢保证,即便交出了宝物,滕天运也不会放过他!

    要宝物,更要他的性命!

    “尽管来吧!我就不信,你还能杀了我不成!”

    冷哼一声,宁川不屑的说道,即便知道这一次有可能要死,但是他还是不能低头。

    交不交宝物都是死,宁川又何必多此一举?

    “哼!”

    冷哼一声,滕天运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揭开了瓶盖,一条雪白的虫子缓缓从瓶子中爬出来。

    本来爬的十分慵懒的雪白虫子,在闻到献血的味道以后,瞬间便精神了起来,在它光滑的身子上,生出了一双斑斓的翅膀,振翅一挥,瞬间便飞到了宁川的后背之上。

    “撕!”

    一声细小的声音传来,宁川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自后背传来,那千年寒雪虫,正在吞噬着他的血肉和精血,阵阵刺痛让他倒抽了一口冷气。

    可惜,让滕家父子二人期待已久的叫喊声并没有传来,宁川依然是咬紧牙关,即便后背上传来疼痛,他也丝毫不在乎。

    求饶,哀嚎,只会满足这父子二人的愿望,宁川偏偏不如他们所愿,身体可以不斗争,但是心理,却不得不斗争!

    他宁川虽然不是什么绝世强者,但是却绝对不会因为落人手中而跪下求饶。

    很久以前,他是一个小修者的时候,便不会跪地求饶,如今同样!

    “冥顽不灵!”

    宁川终于激怒了滕天运,他冷哼一声,一道元力打入了千年寒雪虫之上,下一秒,千年寒雪虫化作一缕蓝光,融入了宁川的后背。

    只觉得浑身冰冷,经脉似乎都在慢慢结冰,一阵寒冷的感觉自灵魂中传来,终是让宁川闷哼了一声。

    “千年寒雪虫在十天之内,会不断的吞噬你的精血,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我劝你还是早点说出来,免收皮肉之苦,不然的话,死的时候恐怕也只有一具干尸体!”

    千年寒雪虫入体,滕常青也不再假惺惺,冷哼一声以后,父子二人缓缓走出了牢房,这里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中。
小说推荐